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枭雄帝少撩妻有瘾

第一百二十章 被救

枭雄帝少撩妻有瘾 幻实者 4083 2020-04-19 02:49

  接二连三的同伴倒下,而且还是自己压根就没有看清对手是怎么出手的,而自己的同伴则是死不瞑目的离开了这个世界,只能惊恐的看着前面这个危险男人的手中的留着血的刀子,仿佛下一秒,自己就是刀子之下的一缕亡魂了,几乎是对于强者天生的恐惧一般,野人们倒是下意识的后退了好几步,看着赢天的高大的身影又是警惕又是惊恐万分。

  赢天冷笑的看着身边的野人自觉的后退,不过已经晚了,现在就是他们跪在自己面前,卑微的祈求放过,自己也不会放过了,赢天的笑意更加的阴森了,像是从地狱里面走出来的阎罗一般的让人感觉到恐惧。

  只见赢天的身子如鬼魅一般的在野人的周身穿梭,鲜血像是不要钱似的直接喷走在也野人面前,然后是看到一具具倒下的尸体,快准狠。

  伶伶妤看着那些野人围着赢天,还是打从心眼里面为他捉急的,但是看着那些快速倒下的野人尸体,看着那鲜血似乎快要染红了自己的眼睛,心里倒是不害怕了,相反的莫名的松了一口气,因为自己清楚的知道,这些野人的下场都是自取灭忙的,因为自己此刻悲哀的发现,如果我们这边落败了,相信倒在地上是自己这群人,所以此刻伶伶妤的心冷硬的丝毫的同情不来这些野人。

  那些野人虽然忌惮赢天,但是那些野人像是铁了心一般的和自己这伙人过不去,嗷呜之声还在继续,纵使赢天等人再有本事也抵不过这些像野兽的人的人多势众。

  要不是之前上树的保镖,在捅出了一片天空之后,接连都下来增加力量,恐怕自己身边的这些保镖早已折损殆尽了吧。

  杀戮还在继续,两方人马的战斗已经快要进入白热化阶段了,赢天等人虽然厉害,但是在对方的人多的压力之下,渐渐的趋于下方。

  而保镖也在野人持续攻击之下,已经折损大半,而且死相亦是非常的恐怖,看着就特别的让人心惊胆战,伶伶妤感觉自己鼻子里面弥漫的都是浓浓的血腥味,这片林子此时已经完全的被染红了,目光所到之处,都是尸体,而且在日光的照耀下,恶心的异常的让人想要作呕。

  由于自己身边的这些保镖因为时刻的保护着自己和赢月两兄妹,几乎是处处受限,死的也异常的快,身边这些专门保护的保镖几乎是倒下一个,就会有另外一个的补充上来。而野人似乎也知道了点眉目,有意识的攻击自己这边,所以自己身旁目前就只剩下两个保镖了,正在和野人疯狂的搏斗着,而野人还在发动这剧烈的攻击,那些保镖也都已经自顾不暇了,根本就没有可能补上来,而其中的一个野人更是直直的拿着钢叉朝着自己的身上戳来。

  “自己会死吗?”伶伶妤这一刻清楚的意识到这个问题,耳边响起赢天的大叫声,余光则是刀光一闪,而手中的枪更是被自己用双手握在手中,然后扣动扳机,几乎是在一瞬间,自己的世界像是倒塌了,脑海之中就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自己刚刚杀人了,而被自己杀掉的那个人则是睁着死不瞑目的眼睛,注视着自己,伶伶妤感觉自己像是疯掉了一般,手更是颤抖着松开了手中枪,甚至连带着精神有点失控踢了好几下那个枪。

  “伶伶妤,你怎么了?”赢月看着此时的伶伶妤,她像是丢了魂一般的让人捉急,估计是被自己刚刚杀人的举动给吓着了吧,赢月看着此时的伶伶妤,心里倒是有些感触,她终究是平民家的孩子,恐怕到死都不会相信,她自己会有杀人的一天,但是目前的处境就是这个样子,自己不杀别人,别人就会杀自己的。

  “伶伶妤,你做的对,这些野物其实只是野兽,你不杀他,那么他就会杀你的”赢月认真的安慰着旁边的伶伶妤,希望她能够想通下,不要自己给自己太大的心里阴影。

  “嗯”这一声闷哼几乎是立马的让赢月惨白着脸,只见她像是天神一般的赢哥哥,竟然生生的被那些野人扎到肩膀之上,赢哥哥的匕首呢!

  难道刚刚看到的银光一闪,那是赢哥哥用匕首扎中了那个野人的背部,赢月的眼中除了震惊还是震惊,赢哥哥刚刚为了救下伶伶妤,竟然生生的扔掉了自己的唯一的武器。

  伶伶妤也是听到那声闷哼,像是从自己的心窝里面溢出来的一般。苍白着脸连忙的看了下赢天,此时他正一手折断落在他身上的钢叉,同时手收紧,狠狠地卡住对方的脖子,一个用力,那个野人当场毙命,而那野人的尸体更是直接被赢天当成人肉盾牌,挡住了野人的攻击。

  刚刚他的匕首肯定正好扎在吃了自己枪子的那个野人身上,几乎是处于本能,硬是拿起自己的枪,飞速的击倒了靠近自己的野人,而且那两位保镖似乎知道自己的意图,一脚把那个死掉的野人的身子踢翻,一把精致的匕首硬生生的插在他的后背心口位置,伶伶妤心里震惊归震惊,连忙的拔出匕首,利落的扔给了不远处的赢天。

  赢天接过匕首,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一眼,眼神里面埋藏着诸多的情绪,而伶伶妤也是痴痴的看着赢天,他为了救自己,丢下自己的唯一的利器,让他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想到这里,伶伶妤不自然的看了下他的肩膀之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疲惫的战斗还在继续,那些野人虽然没有得到好,估计也就剩下了百来个人吧,但是纵观赢天这边,保镖也就寥寥十个人不到,而且保镖身上大大小小都挂了彩,鲜血和衣服都连成一片了,身上几乎是没有一处好的衣服了,而他们的脸上的倦容也是如何都掩藏不住的,蒙放身上也些许的挂了些彩,此时他正踩到尸堆之上,警惕的看着那些靠近的野人,赢天的身上除了肩膀之上的伤口,手上和腰上也被划开了好几道口子,此时本来是异常狼狈的样子,但是他竟然给人一种凌乱野性和嗜血的感觉,他仿佛是一头充满掠夺性的雄狮一般。似乎要撕毁周遭的一切。

  伶伶妤一把把手中已经没有子弹的枪放到了背包之中,和身旁的赢月对视了一眼,看着赢月乱糟糟的头发,从赢月的瞳孔之中,自己的形象也非常的惨淡,而赢绝则是被我和赢月藏在身后,赢绝毕竟是孩子,面对这种场面还是脸色一片的苍白,想哭又不敢哭的样子,看着特别的让人心疼。

  “嗷呜”之声继续的响起,那些剩下的野人则是动作利落的再次发起了攻击,而且这次的攻击越加的迅速,眼看着那些野人已经杀到了身边,自己和赢月只能拉着赢绝小心的躲避着,但是尽管躲避,速度之上哪里能和那些野人在比,眼看着自己就要惨遭毒手了,就在钢叉快要扎到自己身上的时候,用力的一把把赢月和赢绝推倒一旁的宽敞相对安全的地方。

  咧开自己的苍白的笑容,想要最后看一眼不远处的赢天,但是没有看到他的身影,耳边则是响起来一声闷哼,刺痛没有如期而至,这声闷哼自己清楚不过,眼泪几乎是立马就决堤了,神情激动的回头,果然就看到赢天倒在自己的背后,只见他的肚子被钢叉贯穿,而那个野人则是直接被赢天的匕首一刀锁吼,鲜血直流。

  “少爷”几个保镖脸色一变,则是快速的靠拢,蒙放也是杀红了眼,动作利落的靠近这边,很快,赢天这边的人被野人直接包了饺子,围在中间。

  “赢天,你流血了,你怎么这么傻”伶伶妤哭着脸,摸着他钢叉之处的流血,伶伶妤看着自己手中鲜红的鲜血,泪水更加的凶勇了。“小奴隶,别哭,都快要当妈的人了,还这么的感性,我没事”赢天漏出一抹安心的笑容,同时虚弱的把手伸到伶伶妤的脸颊处,轻轻的替伶伶妤擦掉眼泪。

  “你要挺过来知道吗?你记住你是要当爸爸了”伶伶妤哭丧着脸,眼泪硬是没有止住,在说完这句,伶伶妤的哭声更是止不住一般,撕心裂肺的哭声响彻整个尸气沉沉的林子,紧紧的抱着赢天,有一种誓死也不愿意放开的感觉,而伶伶妤像是沉寂在自己的世界之中,脑海中浮现一种念头,“赢天,今天,如果我们在劫难逃,我们就抱着一起死吧!”

  沉寂在自己世界里面的伶伶妤,耳边听到轰隆之声,然后是炸弹之声。

  “少爷,属下来迟请恕罪”ap直接爬下滑梯,落在了地上,其实在ap直接用飞机之上的炸弹精准的轰炸之后,那些野人已经是尸骸遍野了。

  “来的很及时”赢天虚弱的道,同时他淡淡的闭上了眼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