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枭雄帝少撩妻有瘾

第一百零九章 两个男人正式见面

枭雄帝少撩妻有瘾 幻实者 4966 2020-04-19 02:49

  “嗯,好的,伶伶妤快些过来,那边的花儿开的好极了”赢月像只欢快的蝴蝶一般在花间翩翩而过。

  “嗯,好的”伶伶妤微笑的把刚采到的花朵放到了自己的竹质的篮子里面,连忙的跟上赢月的脚步。

  这边,赢月悠悠的转醒,手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身旁的位置,空的?赢天则是快速的睁开了他朦胧的睡眼,忙不迭的爬起身子,有神的眼神扫视了屋子一周,没人?

  “她又去哪里玩了?”赢天孤疑的穿起自己的鞋子,淡淡的想着,随手拿出手机刚要给她打电话,但是眼尖的看到沙发之上的手机,一把按掉,手快速的拨打着赢月的号码。

  “月儿,伶伶妤是不是在你的身边?”赢天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嗯”这旁的赢月失笑的回复着。

  “地址”赢天倒是不含蓄,直接刀枪直入。

  “我在插花礼仪馆,一分钟之内我把地址发到你的手机上面”赢月则是快速的回复着,同时像只蝴蝶一般快速的走近保镖,简单的和保镖说了些,保镖则是动作利落的在赢月的手机之上按动着。

  宋寒域进来的时候,目光很自然的被伶伶妤吸引而去,他的身子慢慢的朝着里面走去。

  “先生,您是来插花的吗?”一个像是花仙子造型的美女服务员微笑而又礼貌的问道,眼神里面掩饰不了的桃心在跳动。

  “是”宋寒域淡淡的回复,眼神专注的看着伶伶妤的身影,看都没有看此时站在他旁边的美女。

  “先生,请先随我办理手续”美女倒是不气馁,依然礼貌有加的淡淡的在前面领路。

  “嗯”宋寒域淡淡的道。交钱之后的宋寒域淡淡的朝着一旁的空位走去,看着邻桌之上的东西,想必这些就是她们的吧,宋寒域目光扫视了一下四周,他倒是没有那么的讲究,慢条斯理的从一旁花朵区找来一些鲜艳欲滴的花朵,淡淡的捧着一个清秀的花瓶重新坐定。

  动作优雅有加,他像是一个贵公子一般矗立在插花礼仪馆里面,美女服务员看到宋寒域的插花杰作,顿时也不由得佩服,想不到他不仅外貌超群,气质一流,而且内修也是非常的棒,让美女服务员心花怒放。

  “伶伶妤,看来这里也有一个插花高手”赢月突然凑近伶伶妤,附耳在她的耳边道。

  “谁?”手提篮子的伶伶妤孤疑的问道。她怎么看不出来。

  “喏。那位呢”赢月用眼神示意宋寒域所在的位置,说完,赢月倒是认真的观摩起宋寒域的容貌来,虽然和赢哥哥比差点,但是总体来说还凑合,赢月眼毒的给出了评论,然后颇有大家之风的坐了下来。

  “他”伶伶妤随着赢月的视线看去,而此时他正好也抬起头来和伶伶妤探究的视线对的正着,伶伶妤看到他的一瞬间,感觉他非常的熟悉,到底像谁呢?明明是第一次见面的。伶伶妤不由自主的摸了摸的头发,然后边看着他边兀自想着。

  “伶伶妤小心”赢月看着伶伶妤坐下来,而她的篮子则是凑巧的砸到了她精选的瓶子之上,眼看着瓶子就要跌倒砸到她了,赢月不免着急的叫到。而站在一旁的陈婶倒是脸色有点白,而伶伶妤则是丝毫的察觉都没有。

  就在此时。一个快速靠近的人影,稳稳的扶住了瓶子。宋寒域此时已经近在自己的眼前,伶伶妤近距离的看着他,越加感觉道熟悉,一种感觉像是呼之欲出。耳边响起他充满磁性的声音。“你没事吧!”

  “我没事,谢谢你,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伶伶妤孤疑的问道,现在她一副嫣然要想起他到底是谁来的架势。

  “你叫伶伶妤?”宋寒域压下心中的急切,用他惯有的冷静淡淡的问道。

  “嗯,怎么了?”伶伶妤看着宋寒域问道。

  “我是宋寒域”宋寒域认真的盯着伶伶妤,等待着她的反应。

  果然,某个女人大骇,恁恁的重复道:“你是宋寒域?”

  “嗯”宋寒域努力的压制住自己的情绪,他害怕自己失控直接的把她抱在怀中,但是理智告诉自己不能,如果这样的话,会发生很多不可预知的后果。

  “寒域哥哥真的是你”伶伶妤这下直接的把手中的篮子重重的扔到了桌子之上,只见她神色激动,而她脑海中的小男孩和眼前的这位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伶伶妤欣喜的抓着宋寒域的手臂。

  “寒域哥哥,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你怎么在这异国他乡,你过的好吗?”伶伶妤一字一句的道,伶伶妤目光急切丝毫的不顾着在自己身旁的赢月,此时的赢月正用她特有的八卦眼神看着眼前的这一幕。

  “小妤,我过的还好,你过的好不好,我好想你”宋寒域认真的回复道,眼神里面像是蕴藏着很大的情绪,而他的手更是直接的一个用力,想要把伶伶妤拉到自己的怀中,他想要好好的感受着她真真切切的体温。

  “我很好”伶伶妤被他说的一恁,脑海中,不断的浮现他说的那句“我好想你”,此时伶伶妤深刻的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欣喜又纠结,不由得伶伶妤眼神一暗,如果这句话早让自己知道三个月,如果他能够早三个月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也许会有所改变,可惜一切都太迟了,自己对他只能是感觉抱歉,当年的娃娃还在,可惜娃娃亲的话已经是遥遥无期了,伶伶妤看着宋寒域暗自伤神。

  “伶伶妤,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赢月的小小的好奇心作祟着,而且自己明显的感觉到眼前的男人眼神太过于炽热,让自己硬生生的有种感觉他似乎喜欢伶伶妤很多年的感觉,鉴于自己的赢哥哥随时都可能出现,所以自己此时找个话题才是正道。赢月未雨绸缪的想着。

  “她是我小时候玩的最好的朋友,他叫宋寒域”伶伶妤听到赢月的问话,伶伶妤连忙的收起自己的深不见底的感情,漏出一抹淡淡的微笑的,礼貌的介绍道。

  “你好,我叫宋寒域”宋寒域微笑的很有绅士风度的看了下赢月,表面之上他倒是在很好的打招呼,但是认识他的人,知道此时他的语气是不咸不淡的,甚至还有一丝疏离的意味,因为此时的宋寒域看到赢月几乎是立马的就能想起那个人来,那个人自己恨之入骨的男人。

  “你好,宋寒域,我叫赢月,是伶伶妤的朋友”赢月大方的自我介绍道,微笑有礼,一副大家闺秀的派头被她诠释的很好。

  “小妤,寒域哥哥”两人不约而同的问道。

  “你先说”两人又是默契十足的道。两人都是淡淡的一笑,赢月则是一脸担忧的看了下门外,而赢哥哥依然像是天神一般的出现在自己的眼中,但是他的周身像是刮起了狂风聚雨,让人不由自主的被他的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小奴隶,玩的开心吗?”赢天阴测测的出声,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淡淡微笑的两人,一副郎情妾意的感觉被他在脑海中放大了无数次。赢天的脸色阴沉的像是一张巨大的网,一种死都无法逃脱的感觉涌上心头。

  “赢天”伶伶妤听到声音,下意识的朝着发声处看去,只见他的脸色非常的不好,让伶伶妤心里一惊,一时恁在了原地。

  宋寒域则是看着突然出现的赢天,不言不语。只是眸子像是啐了冰一般,阴冷的看着他。

  “他是谁?”赢天明知故问的道,虽然他已经迫切的要爆发了,像是他依然努力的忍着,理智一直紧绷着,他想要听她的解释。

  “他是我儿时的好朋友宋寒域”伶伶妤听到他的问话,几乎是立马的自己的理智回笼,心里则是莫名的出现一抹庆幸,庆幸他没有发脾气。

  “他叫赢天,是我的”伶伶妤突然停顿住,自己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他,而她这一停住,让两人男人都看向她,赢天倒是要看看她敢怎么介绍自己!眸子盯着她一动不动,神情威严。

  伶伶妤突然灵机一动“是我的奴隶主”,两个男人各自变了脸,赢天听到这样的解释当然是怒火中烧,她是不想让她的竹马听到她是自己的女人是吧,自己偏不让她如愿,而宋寒域听到奴隶主,不自觉的替伶伶妤感觉到心疼,他的小妤是自己梦想娶的老婆,结果却被他当成奴隶,让自己如何不心疼难受。

  “你好,宋寒域,我叫赢天,是伶伶妤的男人,更是她肚子里面宝宝的亲生父亲”赢天一字一句的道,同时还不忘绅士的伸出他的手,眼神里面充满了挑衅。

  “哐当”花瓶生脆的响声浮现,宋寒域看着被自己不小心碰到的花瓶,心痛的看了一眼淡然的伶伶妤。

  伶伶妤对于赢天的话,只是淡淡的,他说的不错,也许他的这样的介绍自己,也是帮自己彻底的斩断过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伶伶妤突然有点惆怅的想着。

  “你好”宋寒域慢慢的伸出手和赢天相握。赢天看着宋寒域此时这副样子,他觉得无比的不屑,敢觊觎自己的女人,就该有痛彻心扉的觉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