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枭雄帝少撩妻有瘾

第一百一十三章 招标风云

枭雄帝少撩妻有瘾 幻实者 7336 2020-04-19 02:49

  到了外面的时候,保镖们则是尊敬的等着,赢月和赢绝两姐妹闷闷不乐的出来了。

  “赢月,怎么了”伶伶妤友好的问道。

  “唉,别提了,看了一部悲剧”赢月伤心极了,而旁边的赢绝也是一副伤心的样子,看来她们姐弟俩入戏太深了。伶,伶伶妤和赢天对视一眼,然后默不作声。

  众人很快的上车,车队行驶在马路之上,很快就到了至尊酒店。

  吃完饭之后,伶伶妤就直接回房了,赢天则是坐在房间里面敲击着电脑,满屋子都是键盘飞速跳动的声音。

  中途赢天还接了个电话,先是警惕的看了下自己,然后才慢慢的接起来。

  “嗯,不错。”赢天淡淡的回复着。然后他又静静的听着对方的话。

  “把这些资料在招标的那天上午发布出去”赢天阴沉的道,眼神之中划过一丝算计的光芒。

  这些天,赢天几乎每天都陪在自己的身边,偶尔会有几个人打电话过来,赢天会淡淡的吩咐几句,日子过的也非常的舒坦,转眼之间,就到了招标的日子。

  这天早上,伶伶妤替赢天娴熟的穿戴好之后,然后她就整理好自己的,等待着一起出门。

  “小奴隶,今天你就和赢月在酒店里面玩,我中午就会回来的”赢天微笑的道,同时轻轻的在伶伶妤的额头处轻吻了一下,然后就出门了。

  “赢月,记得今天不要让她玩手机或者看报纸之类的”赢天出门之后,特意的到了赢月的房间吩咐着。

  “赢哥哥,我知道的,你放心,今天上午,我已经弄来了好多的言情电视和小说”赢月开心的道。

  “嗯,那就好”赢天淡淡的回复道,然后就走到了楼下,蒙放等保镖早已在下面等着了,车队缓缓行进,很快就到了政府设定的招标地点。

  赢天到的时候,众人都已经到齐了,目光巡视了一周,前排的地方看到了宋寒域,目光淡淡的扫过,然后则是直接坐在最前排,无视别人探究的目光,今天来的都是一些土地业的大亨,目光看向坐在前排的赢天,则是各种孤疑,似乎在好奇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很快,政府的相关人员已经就位,简单的做了自我介绍,伶长空宏伟雄厚的声音响起,看着四十多岁的人了,由于多年的政府高级官员的生涯,他就那么一站,就能感觉到他政府要员的风范,赢天听着他些冠冕堂皇的说辞,淡淡的冷笑。

  然后是司仪出现,先是说了一些竞标山的好处,各种宣传,还有哪些优惠的开发政策,这些政策非常的不错,被司仪手的天花乱坠,似乎除了这块山的有色金属,仅仅是开发的福利都可以抬升还几个等级了。

  这块山的起价500万美元,在司仪的高强调之下,大家的热情都被挑起,一个一个的叫价,十分的热闹。转眼价钱已经跳到了起价的一倍了,赢天和宋寒域两人则是丝毫的动静都没有。

  “1000万一次”司仪的重重的敲击着锤子。

  “1500万”宋寒域淡淡的出口,一下子热闹起来,都在感慨他的大手笔,只要他一出口,那些人都识趣的不在说话,谁能和宋公子比财力,那就是完全的鸡蛋碰石头,看来那块山的肥肉要打水漂了。

  “3000万”赢天这时候淡淡开口,薄唇微起,淡淡的吐出一个数字。

  “哇”不知道是谁哇了一声,顿时场面沸腾了起来,司仪则是满脸笑容的听到这个数字,声音大的出奇,兴奋至极。

  “3000万一次”

  “6000万”宋寒域淡淡的举起牌子。

  “2亿”赢天淡淡的道。赢天的话一出,似乎惊到了其他的那些本地的土豪,顿时对赢天只差各种顶礼膜拜了,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呀,这可是一尊活财神呀,年纪轻轻都可以随意的拿着这么雄厚的财力,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路。

  “3亿”宋寒域淡淡的举牌。

  “大哥”唐新孤疑的出声,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牌子已经举出了。

  “5亿”赢天继续轻轻的举起。

  “5亿”司仪这下激动了,怪叫出声,这可是5亿美元呀,这是自己举行的拍卖会上最贵的一次,看着赢天各种惊喜和震惊,要不是他还要主持,估计他能够飞快的跑下来抱住赢天的大腿了。

  “大哥”唐新出声。如果再举牌下去,可都要动了集团的根基了。

  “又不用我们真出钱”宋寒域淡淡的道。

  “6亿”宋寒域继续举牌,然后淡淡的看了一眼赢天。

  “6亿”司仪大声的说着,同时目光看着赢天这位财神爷。

  赢天只是邪笑的看了一眼宋寒域,然后淡淡的坐在位置之上,拿出手机,满意的看到手机之上的内容。

  “6亿一次,6亿两次,6亿三次”司仪一锤定音。

  “恭喜宋寒域先生获得这块山的招标”司仪充满喜悦的声音响起,众人各种唏嘘,真是人比人气死人,众人纷纷的站起身子,突然外面一阵的轰动,一排穿着警察服装的人走了进来。

  宋寒域则是孤疑的看了下赢天,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这么容易的就拿到了这次的招标,这次招标的是什么,大家心知肚明,那里面的金矿早不是几十个亿可以衡量的,而他竟然这般的拱手相让,似乎不是他的个性。

  要不是暗地里自己派专人秘密探测过,那里的金矿储备优良而至少可以开采一两年,自己还严重以为被他横了一刀!

  赢天只是淡淡的一笑,让宋寒域更是心惊,一种事情似乎远远还没有结束意念席上心头,几乎是立马的看到警察进来了,而对象竟然是自己的爸爸。

  “伶长官,这是拘捕令,请随我们走”一个看着特别威武的警司拿着一张纸,对着伶长空。

  “放肆,你们谁敢动我,什么理由?”伶长空威严的声音响起,同时指着拿警司的鼻子,威严十足。

  “伶长官,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您有话可以到法庭之上陈述”警司则是飞快的打了一个眼神,很快两名警察压住伶长空,把伶长空抓走了。

  “大哥”唐新敏锐的察觉到危险,看着突然的变故,非常的担忧。

  “出去再说”宋寒域阴着脸看了下还优哉游哉坐在椅子之上的赢天,几乎是预感的赢天邪魅的转过身子,眸光不屑的看了下宋寒域,然后优雅的起身。

  “我们走”赢天淡淡的道,说着一行人淡淡的走了出去,那气势,那高贵的姿态,用君临天下这个词来形容都丝毫的不为过。各位在场的大亨,几乎是可以预测到这位突降的财神爷是要搅动巴兰西的风云了,看来巴兰西是要变天了。

  宋寒域淡淡的站起身来,也朝着外面走去。

  “大哥,这次的事情是不是他们策划的,毕竟放眼巴兰西恐怕只有他有这样的能力了”唐新看着众星捧月般的赢天,恨恨的发出声,眸光恨不得直接的把赢天千刀万剐了。俨然他已经知道了赢天到底是个什么样是谁。

  “我们速去查看我们你做山吧,我有种不好的预感”宋寒域冷漠的出声,可见神色非常的不好,几乎是脚步不稳的朝着前面走去。留下还在议论纷纷的众人。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赢天回到了至尊酒店,刚进屋子就看到了伶伶妤和赢月趴在桌子之上,慵懒的看着小说。“小奴隶,吃饭了吗?”赢天脱下身上的西装,顺手挂在架子之上,温柔的问道。

  “嗯,还没呢,赢天你回来了?竞标成功了吗?”伶伶妤微笑的道,同时她的身子也站起来,她像是好几天没有见到丈夫的小媳妇一般,温柔的走到赢天的身边。

  “没有”赢天如实的回答,但是脸上的笑意挂着。

  “咦,你这么财大气粗没有把那块地买下?”伶伶妤打趣道。

  “那块地已经被我开发完全了,当然不值得我花重资了”赢天微笑的道,什么叫做奸商,那就是他这样的,不过他的话不免让伶伶妤敏感了一下。“那么我呢!是不是也快开发完全了”伶伶妤默默的想着,伤感不自觉的席上心头,随即想到自己似乎都没有什么开发价值吧!

  “不谈这个了,今天上午都在屋子里面看小说了吧!你吃午饭了吗?”赢天亲昵的拦住伶伶妤,轻轻的问道。

  “嗯,这些小说都很好看,都忘记吃午饭了”伶伶妤连忙的打掉他的手,她可没有忘记赢月还在身边呢,他这个当哥的不注意形象,自己还得注意呢!伶伶妤有点尴尬,下意识的看了下赢月,倒是像是个没事人一般,埋头在书名之中。

  “那我们一起去吃午饭吧”赢天温柔的道,看到伶伶妤点点头,这才对着一旁的赢月道:“月儿,该吃午饭了”赢天不忘叫着还窝在沙发之上,像是入迷了一般的赢月。

  “嗯,好”赢月像是机械似的关闭了书本,淡淡的起身。

  到了楼下的时候,大厅之上挂了一个大大的屏幕,那上面正好播报着今天的重大的新闻。

  “蒙放,立马派人关掉屏幕”赢天敏锐的轻声对着身旁的蒙放道。

  “是”几乎不到一分钟,本来还报道的起劲的屏幕。一下子就黑掉了。

  菜肴依然是各种丰盛,伶伶妤淡淡的吃着,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伶伶妤已经吃饱了。

  “小奴隶,今天要去哪里玩?”赢天微笑的问道。

  “我还没有想好,赢月今天下午要去哪里玩?”伶伶妤微笑的对着身旁的赢月问道。

  “我下午不出去玩了,我要在家把那本书看完了”赢月微笑的道。说着她继续优雅的吃着饭。

  “好吧,那我也在酒店里面吧”伶伶妤撇撇嘴,对着身旁的赢天轻声道。

  “嗯,那就在酒店”赢天看了下伶伶妤,然后同意的道。

  饭后,赢天带着伶伶妤回了房,而赢月也跟着进来,说是拿书,然后一溜烟的功夫就走了出去。

  “小奴隶,过几天就可以启辰回总部了”赢天坐在沙发之上,静静的看着伶伶妤道。

  “这么快”伶伶妤则是下意识的道。

  “嗯”赢天目光灼灼的看着伶伶妤,她的反应是不是太过于激烈了点儿,还是说她还想多呆几天,见几个不该见的人。

  “对哦,竟然招标都结束了,应该也没有什么事情了”伶伶妤微笑的道,然后随手拿过一本书。

  “赢天,我有一个事情和你说,之前我不是把赢月的珍藏版言情小说给弄坏了,你是否可以帮我找来二十本好看的珍藏版言情小说给我。”伶伶妤微笑的道。

  “可以”赢天微笑的道。

  “好了,小奴隶,你也别看了,都看了一上午了,你该放眼睛一个假,休息一下吧”赢天随手抽走伶伶妤手中的书本,然后拿起伶伶妤就朝着床铺之上走去。

  “赢天,可是我还不想睡觉耶”伶伶妤可怜兮兮的道,目光看着被赢天放在一旁的小说。

  “不想睡也躺会儿,现在改是午休时间了”赢天温柔的诱哄着,但是声音里面有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那好吧”伶伶妤只能脱掉鞋子,静静的躺在床上,任由赢天从背后抱着自己,很快就感觉困意来袭。

  “大哥,我们花了6亿美金的金矿不翼而飞了”唐新脸色不好的看着这块山,都是一些废铜烂铁,唐新愤愤的踢了下自己脚下的垃圾桶,垃圾桶在他的脚力之下,碰碰作响。很是聒噪。

  “那是什么?”宋寒域则是指着那散发着气味的液体道,同时视线看下不远处的一个明显用废土渣填上的一个大坑,而且大坑像是不稳定一般的,还在往下移动着,漏出赫然大洞,里面真不知道有多深,会不会是个无底洞?

  “大哥,这是王水”唐新汇报着。

  “王水,哈哈,难怪”宋寒域冷笑出声。

  “不好,我们快些出去,这里很危险”宋寒域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几乎是立马的就退了出去,而就在此时不远处发生了巨大的塌陷,轰隆声不绝于耳。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