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枭雄帝少撩妻有瘾

第七十二章 唐古宁醒来

枭雄帝少撩妻有瘾 幻实者 3227 2020-04-19 02:49

  “啪”的一声开灯的声音响起,顿时屋子里面很亮,赢天睁着朦胧的睡眼,看着沙发上面的伶伶妤。

  “小奴隶,你怎么了?不睡觉,干嘛蹲沙发?”赢天问道。

  “我之前做了个噩梦,不敢再睡觉了”伶伶妤声音弱弱的道,同时不着痕迹的擦掉眼睛上面的泪珠,

  “你是不是经常做恶梦?”赢天已经站起身子朝着伶伶妤的方向走了过来。

  “我时不时的会做恶梦”伶伶妤苦笑的道。

  “嗯,不要怕,有本少爷陪着你”赢天把伶伶妤小心的抱在怀中。

  “噩梦其实不可怕的,都是自己的脑海中想象的。”赢天笨拙的安慰着。

  “嗯”伶伶妤轻声的应着。靠在他的怀中,他身上隐约的好闻的香水味道,顿时让自己神奇的轻松了下来。

  “来,今天带你去汉城玩一下吧,明天我们就要启程去巴兰西了”赢天微笑的拉起伶伶妤。

  “巴兰西,那不是在南美洲?”伶伶妤看着他惊讶的道,现在船只还在亚洲来着的,那不是要坐好些天的轮船?

  “嗯,是的,那边的形式稍微复杂一些,寒宫的人马想对投入的多,就有充足的人员保护你们的安全,到时候可以在那边多呆一些天,你可以和赢月他们四处的玩乐一下”赢天微笑的道。

  “嗯,好”伶伶妤回答道,但是心里可不是那么想的,和赢月愉快的玩耍那是多么遥远的事情,自己可没忘记,今天在宾馆门口,自己差点一命呜呼的事情,可见她对自己的成见有多深,虽然自己不知道她为何这么的充满了敌意,不过,自己从今天宾馆门口的事情中得到经典的教训,那就是离赢月那丫头远点儿,那丫头无法无天惯了,没准自己一不小心就成为她无法无天的小老鼠了。

  此时的湖潇,第一医院的某高级病房,唐古宁带着氧气罩,依然昏迷不醒,他的病房里面放满了花朵和果篮,可见来看望他的人多么的多。此时他的病床边坐着一个穿着非常淑女的女孩,此时她正深情的看着唐古宁,不过,仔细的一看,就能看的她的眼睛里面有些温润,好像是刚哭的。

  这名美丽,优雅,淑女的女孩名叫做许淑画,人如其明,淑女的就好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脱尘不俗,精致的五官,配上典雅的气质,这俨然是大家闺秀的派头,她确实是大家闺秀的出声,她是本市市长的独一的千金,从小许市长可没少培养她。

  “我要把我的儿子,带去欧洲治疗,从小就吃了很多的苦,我不能再让他受到病痛的折磨。”说话是一位非常雍容的妇人,是唐古宁的母亲,叫做白丹,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朵绚丽的牡丹花一般。

  “老婆,我又不是不让你把宁儿不带去欧洲,但是你要考虑一下,宁儿的身体状况,虽然他现在是昏迷不醒,但是不是他生理上面的疾病,而是他心里上面的不肯醒来,你这么把他带去欧洲治疗是于事无补的,反而还累着他来回的奔波了”说话的是唐古宁的老爸,叫做唐深,虽然已经年后五十了,但是看起来不过是30多的人,经过岁月的积累,身上的大叔韵味越发的纯正。

  许淑画听到外面的吵声,顿时立马整理好自己的妆容,端坐着。

  白丹刚进门,就看到许淑画,连忙的换上了一副和蔼的模样。

  “小画,累了吧,你先回去休息一会儿!等宁儿醒来了,我吩咐司机过去接你”白丹刚进到病房里面和蔼的问道,她还是很中意许淑画的,文文静静的,而且还没大小姐的脾气,很有礼貌,也很好相处,家室也很好,是湖潇市长的掌上明珠,如果她能够成为自己的儿媳妇,自己是相当乐意的,白丹打着小算盘。

  “白阿姨,那我就先去办点事情,晚些时间再过来”许淑画温柔的道,本来她是一点都不累的,但是想到刚刚他们的对话,他们家里面的家常,自己这个外人还是少听一点为好,所以她现在就先回避,而且她也有要事要做。

  “嗯嗯,好好”白丹满脸堆笑的道,她还真的是玲珑剔透,不愧是市长的千金,是个明白人,白丹在心里给许淑画又多加了几分,已经认定许淑画是她的好儿媳了。

  “那叔叔阿姨,我就先走了”许淑画微笑的道,然后就提着她的lv包走了出去。

  “老公,你觉得我们的儿子,会不会喜欢许淑画?”白丹看着躺着病床上面的唐古宁问着自家老公。

  “这事我说不准,不过生在我们商业世家,他的婚姻是做不了主的,他只能娶能够帮助他的女子为妻,才能更加稳固商业世家的地位,或者更上一层楼”唐深严厉的说着。

  “老公,宁儿小时候吃了那么多的苦,好不容易回到了我们的身边,你可不要因为他的婚事把他逼走了”白丹立马提醒着她的老公。

  “嗯,我知道了,如果他喜欢许淑画的话,是可以考虑的,毕竟她爸爸在湖潇是权利的一把手,对我们在湖潇的商业拓展还是有很大的帮助的”唐深微笑的宽慰着自己的老婆。

  “嗯,那还差不多”白丹微笑的依偎在唐深的怀中。这对老夫老妻还是挺恩爱的。

  “不过,老公,你说宁儿到底是为什么还没有醒来,之前他从湖湾公寓被打之后,我们就去查了那边的情况,我们就只知道他从一个叫做伶伶妤的房中出来,但是被谁打的,怎么就是找不出来?更可恶的是视频早就被破坏掉了”白丹气愤的道。

  唐深听到老婆的话,脑中灵光一闪,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

  “老婆,你说儿子为什么从那个叫做伶伶妤的房中出来?根据各方面的调查,他和伶伶妤只能说是客户和业务的关系,为何会和别人大打出手,而且还被修理的这么的惨!而现在更是自己不愿意醒来,他必然是受到了刺激之类的”唐深意味深长的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