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枭雄帝少撩妻有瘾

第一章 阴差阳错撞上妖孽男

枭雄帝少撩妻有瘾 幻实者 5772 2020-04-19 02:49

  湖潇本是一座美丽的小镇,这里四季分明,山水环绕,景色宜人,一条天然湖湾为这座宜人的小镇插上腾飞的翅膀,一座座高山被移平,摩天大楼拔地而起。甚是壮观和巍峨!

  从此这个城市只有夏季和冬季,这不,一轮烈日高高悬挂,松柏路几乎都可以冒然,热气一波随着一波烘烤着这个城市的人们。

  此时,湖潇公寓的某间房间的床上,呈大字型的躺着一个肤白如玉的女人,细看这个娇娃一般的女人,只见她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着,一张一合,像是翩翩起舞的蝴蝶般灵动,紧闭着的双眸像是神秘而又美丽的贝壳,白皙无瑕的皮肤透出淡淡红粉,红唇如玫瑰花瓣娇嫩欲滴。

  “伶伶总监,不好了,我们要出口给宾需的物品被船老大贪墨了”烈日下,炸开这么个爆炸性的事件,睡梦中的伶伶妤彻底的清醒了,睁开眼睛的她有着清澈明亮的瞳孔,水灵闪亮似乎会说话的大眼睛,

  女人暗沉:“这一船货物那可是特别的重要,光是销售金额就已经超出了一亿美金。”

  “怎么回事?”伶伶妤连忙问道,红唇微启,吐露出世间最温婉的甜美音符。

  “你过来海港再说,现在和你说不清楚理由。”那边急的像是要哭了的挂掉了电话。

  只见她柔若无骨的纤细身子,一个鲤鱼打挺的起床。拿起床边的一件粉红色露脐短装T恤和一条牛仔裙,穿好衣服之后,脚上套上一双韩式的板鞋,上面全是韩文字符,式样新潮――一看就是直接从韩国买来的,而不是西单的那种进口货或者仿制品。

  “被冰雪的的船老大贪墨了”伶伶妤边穿衣服边想着,穿戴好自己之后,她驾车就匆匆忙的朝着海港驶去,脑海中唯一的念头,就是这船货不能有任何的闪失,

  大约一个小时候之后,伶伶妤到了海港,老远就看到冰雪旗飘荡在上空,动作利落的停车,看都没看清前面是否有人,一个跳步就跳到了船夹板上面。只是她还未站稳,就感觉身子一颤,脚下不自觉的因为拉力而滑行了。

  “你是谁啊?干嘛要拉着我?”伶伶妤看着轻松拉着自己的某个面容帅得掉渣的男人,只见他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鬼斧神工,五官精致到极点,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丹凤眼,充满了邪魅与勾人,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薄唇这时上扬漾着令人目眩的笑容。

  真是该死的魅惑和性感!伶伶妤顿时不自觉的咕隆一声咽了咽口水。也正是这个咽口水的感觉拉回她的神志,看着自己轻松被他撩起的模样,顿时伶伶妤感觉自己的头脑已经转不过来了,自己没有认识他吧,为何他的表现感觉和自己很熟络的样子?

  “我是船老大,你,自动送上来的货物!”赢天邪笑的道,又是一个勾魂摄魄的笑容,伶伶妤努力的摒弃被他蛊惑的神志。

  “额,你是船老大?”想起自己之前的货物被他给贪墨了,自己就郁闷!随意的看了一下船上,听相关的人员回报,说自己的物品被冰雪的船老大贪墨了,虽然自己听得不太清,但是这艘巨大的轮船上面,明显的插了一个冰雪旗,那就是他们干的无疑了,此时旗子上面一片冰天雪地,而且这个旗子却是棱角分明的巨型雪花模样,看着是挺巍峨的!

  “你也太不讲究道理了吧!我要求控告你”伶伶妤恶狠狠地道,她还不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天理了!现在可是法制社会,他还敢逃了法不成?

  “请便”赢天不屑的道!当今社会谁敢动自己!赢天狂傲的冷嗤!同时脚下的步伐没有丝毫的停留!他都有多少天没有吃“肉”了。

  “什么?请便?”伶伶妤一副被气急的样子,这个人怎么这样的油烟不进呢?而且自己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他腿间的异样,在自己的挣扎中,它竟然越变越大,立马明白那是什么,感觉自己的小脸有点微热,这个坏分子,既然敢光天化日之下就想对本姑娘非礼,他怕是无法无天了吧!当我这个“爱之都出来的老娘是吃素的!”在不自救更待何时!

  只听见伶伶妤用她无法尖锐的声音喊道“救命啊,有人耍流氓”伶伶妤看着夹板上面的人压根对于自己的呼喊不敢兴趣,不是吧,这么的冷漠!看着抱着自己的“妖孽男”,而且他正鄙视的看着自己!

  一阵海风吹过,吹乱了伶伶妤的头发,但是吹不走伶伶妤此时心中的躁动和紧张!

  “我去,这都什么眼神!”伶伶妤感觉自己被打败了。想起现在这个社会的人性冷漠,而且大家都在他的船上所有才不敢造次吧,怕被石沉大海?伶伶妤这样想着,她的心里一阵的害怕,他不会真的杀过人吧!

  “啊,着火了”伶伶妤心里虽然害怕,但是自己可不想就这样被他给正法了,虽然自己是营销成人需用品的,平时也看过一些教育片,但是自己可是纯正的雏儿,可不能就这样被他这么个邋遢的男人给霍霍了!

  现在的办法就是尽量的吸引各方的注意,这样自己才能有可能脱身,只要有人附和自己,自己就能够凭着自己的“二皮脸”闯出一片天地来,经过细看前面是有建筑物的,凭着自己的水性是完全的可以自救的。

  果然伶伶妤一说着火了,里面的人都跑出来了,即使是几百米的夹板,也都热闹起来了,“哪里着火了!哪里着火了”大家都在议论,顿时一行人相当于保安的人员迅速有序的将那些人隔离开来,赢天邪笑的看着被自己拉着走的小丫头“看不出来,你还挺能造!等本少爷完事了,就赏你个三姨太吧!”

  “你这个超级种马”伶伶妤羞红着脸愤愤的道!努力挣扎的伶伶妤看到自己手臂上面的红点,这个红点还是昨天吃的芒果起的小红点疙瘩,真是天无绝人之路,红点在这里恰到好处,忽然一记记上心头。

  “等一下,我要和你商量下你的生命安全的问题,你知道我是谁?我的职业是什么吗?其实我的职业相当于古时候的老鸨”伶伶妤悲切的道:而那副忧伤的神容就好像是为了别人的健康问题不惜将自己的问题暴露在人前的样子。

  “哦,你不要说你有艾滋病”赢天好笑的道,其实他压根就不相信她的话,只是逗着她玩的。

  “这个……,你丫…”在赢天迫人的视线中,伶伶妤只能咽下骂他的话,悲催的改口“丫头们得那种病还差不多,我这个做老鸨的,当然要讲究一点”

  “老鸨,你说你是做老鸨的!”赢天好笑的看着怀中的这个崩腾的小丫头。

  “看你的气质不像啊,倒是很符合做我的三姨太?”赢天好笑的道。

  那些站在夹板一侧的保安们,都感觉这天是要下红雨了,老大这次竟然说出了这么和谐的话语,而且语气还那么的轻松,如果老大以后都这样嬉笑的和我们说话,我们估计都要感谢耶稣了。

  不过出于长期被训练的人,分寸还是知道的,所以还是静静的站在这里,静静的听着老大和这位小丫头的对话,说真的,这个小丫头,还是挺好玩的。如果真的成为老大的女人,那么寒宫应该不会太冷的。

  “我哪里像是做三儿的料啊!”伶伶妤一副好脾气的道。

  “其实,我这个老鸨得的是这行业常见的花柳病,而且还会转染给你的”伶伶妤悲伤的道。

  “花柳病?就算艾滋病,一个套套万事无忧”赢天坏笑的道。

  “不是吧,你随身带着套?你还真是一个种…马?”伶伶妤在心里鄙视了一下,都什么人啊!装备这么的齐全,真真的种马不是盖的。当然那个马字只能自己吞到自己的肚子里面,因为自己看到他的脸色不好,而且自己只要是说一些对他不好的话,他就立马给自己甩脸色,对于他的脸色,自己还真的有点害怕,虽然他笑起来是特别的无害,可是他凶起来,真的是冰火重天。自己的二皮脸感觉都快要撑不住了。

  同时心里有点小纠结,都说自己的笑容很让人放松,自己的二皮脸所向披靡,可是今天在这里怎么完全的行不通呀,为了追回那一船的成人需用品,老娘我容易吗!

  “可是,你仔细的看我身上的这些小点点呀,平时还很痒。”伶伶妤不死心的道,这句话说完,伶伶妤感觉自己的眼一黑,原来自己已经被他带到了船舱,看着被关上的舱门,伶伶妤这下心里真的是紧张又害怕,他不会真的要对自己下毒手吧!

  进到屋子里面的那一刻,伶伶妤感觉到自己一直坚持的“二皮脸”已经彻底的龟裂了,这一刻的伶伶妤感觉自己的世界就要完了。

  伶伶妤看着他将自己扔到床上,然后就慢条斯理的解衣服,可惜此时的伶伶妤已经无心观赏美男脱衣秀了。

  “不要这样好不好,我的那一船货物都归你,只要你肯放我走,条件你开,只要我能办到,我一定会答应的”伶伶妤做着妥协,她自己虽然是个卖成人需用品的人,平时无聊也会看下教育片,那也只是闲时无事,也是更好的推销自己的性用品呀,说到底也是生活所迫。

  “一船的货物,原来这个是你跑到我这个船上的原因”赢天淡淡的道。

  “可是,怎么办,我的船上压根就没有你你的东西,就算是有本少爷随便编个理由,诸如火灾,航行或驾驶船舶失误,天灾等等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将你的货物贪墨”赢天轻描淡写的道。

  伶伶妤气结,这样的人是船老大那不是祸害不穷?虽然他说的都对,自己也是知道一些海运中船老大是可以享受霸王条款的,诸如火灾呀!天灾丫!甚至是船员他们本身的问题,都能够免责,而且法律还允许,这简直是太霸道了,由于法律的保护,有些船老大更是利用法律的方便,霸道的,肆无忌惮贪墨货物。所以自己的货物也时不时的缺斤少两的。考虑到船员这个行业的特殊性,以及法律的维护性,自己也只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倒是你,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如果把我伺候好了之后,好处数之不尽”赢天声音嘶哑的道。

  他的魔音拉回了伶伶妤飘飞的思绪,如果是平时伶伶妤是会好好的欣赏下这么嘶哑好听的声音的,可是在今天看来这样的声音简直很催命的音符还差不多。

  “你的意思…”伶伶妤的话还未说话,她感觉一张凑近的俊脸。

  “女人,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样的甜美,只不过,你这一身的红点真的是有点遗憾,不过嘛,这倒是有点雪中踏梅的兴致”赢天旖旎的道。

  “你是吃草长大的吗?一点肉都没有”此时的赢天正摸着伶伶妤,虽然他的嫌弃伶伶妤的干瘪,不过他倒是没发现,他摸的很随意,有种放不开手的味道。

  伶伶妤奋力的挣扎,但是她知道,不管自己怎么挣扎都是徒劳的,男女之间的力量的重大悬殊在这一刻都放大了无数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