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整容三次的我

17.第十九章

整容三次的我 圈圈圈圈酱 7462 2020-04-17 05:15

  第十九章

  林茜茜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有效的打破空气里一瞬间的尴尬。

  她匆匆掏出手机, 只见屏幕上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 您好?”

  在她接起电话的同时,秦出已经擦过她的肩膀,走进了电梯里。林茜茜转过身去,看见的也只是电梯门沉重的个在她眼前合了起来。

  “你的声音听起来可不太精神, 是店里的工作太累了吗?”

  手机另一端传来温雅声音, 林茜茜僵了僵。

  “时先生?”

  时逢生轻笑了一声。

  “你一定露出了十分惊讶的表情。”他像是亲眼看到了林茜茜似的,不紧不慢道,“我听到了电梯的声音。我猜你大概站在电梯前, 呆呆的举着手机,猜测我怎么会知道的你的手机号码。”他再次低低的笑出声, “真可爱。”

  林茜茜猜到了是朱声声给他的号码, 笑了笑, 故作别扭道:“不,您一定觉得我不够可爱。”

  “嗯?为什么这么说?”

  林茜茜走到电梯前, 按下向下的按钮。

  “因为您已经好几天没来店里了。我每天都在等,但您好像把那顿饭给忘了。”

  时逢生似乎是惊讶于她话语里的埋怨,顿了顿,忽然柔声道:“你想见我吗,倩倩?”

  电梯正在从下往上, 逐层上升。

  林茜茜面无表情, 声音里却充满了克制不住的愉悦:“可以吗?时先生应该很忙, 我担心给您添麻烦。”

  “是你, 所以我不会觉得麻烦。”

  时逢生说完以后,报了一个地址。

  “我跟声声说一声,你今天不用上班。到这里来找我吧。”

  电梯到了,林茜茜挂断了电话。她快速的在地图上搜索了一下对方留下的地址,发现那是川城郊区一个不怎么有名的湿地公园。人烟稀少,离市中心也有很长一段距离。

  这一次,他是想对自己动手?

  还是……

  “状况3,四十分钟以后,红路湾湿地公园。”

  两条信息,林茜茜分别编辑发送给了赵西屿和罗浮。

  手机响了响声,是两个人的回应。

  “收到。”

  林茜茜迅速删除。

  ********

  “杜欣欣,二十六岁,富士康女工,长期租住在这间小区里。因为连续两天未请假不去上班,同厂女工来这里找她,发现门没锁。推门进来以后在地上发现了大滩血迹,杜欣欣本人不知所踪。这栋小区治安一向不好,摄像头没有拍到有可疑人物进来。”

  “女工呢?”

  “正在接受询问。”

  小吴汇报完情况以后,把手里的笔记本阖上了,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秦出。

  秦出没作反应,他转头去看刑警队长赵信然,只见他单手叉腰,另一只手不停地在脸上扇着风。

  “这屋子里什么味儿啊,甜腻腻的。”

  说着就绕过地上的血迹,走到了阳台上去通风。

  小吴抽抽鼻子:“好像是草莓味儿的糖果,不算甜吧,挺香的啊。”

  秦出依然没说话,他走到赵信然身边,推开他的肩膀往外看,只见四野空旷一片,正好可以看见不远处的学校。

  “老秦,怎么了?”

  秦出摇头,反身看向徐溶溶:“血迹情况?”

  徐溶溶道:“初步估计失血2000毫升以上,这人凶多吉少。”

  赵信然没憋住,骂了句脏话,转头对忙活着的鉴证科道:“赶紧的,没听见很可能出人命吗?血迹指纹毛发,该提取的都提取了,动快点。”转头看见认真翻阅着笔记本的小吴,想说她两句,看了眼秦出又把话硬咽了回去,转而再次低声道:“这味道太甜了,熏得我头晕。”

  小吴见他似乎很在意这味道,四处看了看,在电视柜旁边找到了一大滩粘粘的液体。她走过去研究了一下:“赵队,您说的甜味儿,估计是这个吧。”

  赵信然也走过去,皱着眉头:“这什么玩意儿?”

  小吴认真跟他解释道:“初步估计,是草莓味儿的棉花糖,因为天气太热所以融化了。”

  赵信然嫌弃的退了一步。

  在退后的时候他往电视旁边瞟了一眼,只是一眼,他就站住了。

  赵信然推开小吴,拿起了电视旁的相框。在徐溶溶询问的目光下,他把相框打开,取出表面上的艺术照,一张叠得整整齐齐的画纸落在了台面上。

  小吴见赵信然还拿着相框,犹豫了一下,主动将画纸捡了起来,展开了。

  那是一张栩栩如生的写真,落叶缤纷,人面娇俏,画的正是失踪的杜欣欣。在画纸的左下角,签着前天的日期,和一个时间的时字。

  “时?是画家的名字?”

  赵信然还在皱眉研究,却听小吴忽然开了口:“这个时,我好像知道是谁。”

  所有人都看向她。

  小吴看了眼秦出,又看了眼徐溶溶,好像有点心虚似的:“我问过服务生赵小姐,miangas的店长就姓时,而且他正好也是个街头画家。”小吴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前天我下班经过迷芒街,他好像一整天都在那里画画。”

  赵信然看着她,张了张嘴,又把嘴巴闭上了。

  他看向一边正在茶几上提取指纹的秦出:“老秦,你怎么看?”

  秦出没抬眼,淡淡的说了另一件事情:“这间屋子里没有指纹。”

  赵信然楞了一下。

  徐溶溶和鉴证科的其他同事也对他点头,间接符合了秦出的话。

  在赵信然运转大脑思考下去之前,秦出对小吴道:“除了糖,你有没有闻到其他的味道?”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了小吴,这还是小吴第一次受到这种待遇,她咽了口唾沫,吸吸鼻子。

  “糖……香水,水果,好像还有别的什么。”

  “什么?”

  小吴忽然用力拍了下自己的大腿,顿时痛得龇牙咧嘴:“还有洗洁精!洗洁精的味儿。”

  秦出点头。

  赵信然很快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你是说,这犯人约摸没什么作案经验,作案的时候很可能没有带手套,所以才会在从这里带走杜欣欣之前,专门擦去指纹,打扫房间?”

  秦出点头,看向徐溶溶。徐溶溶没说话的站在一边,安安静静的盯着他看。

  秦出道:“厨房垃圾桶里丢了双用过的厨房用手套,去检查手套内侧。如果运气好的话,可能会留下指纹。”

  徐溶溶对他弯了弯唇角,转身进了厨房。

  赵信然点点头,又打了个电话给正在执勤的刑警:“喂,小张?平时你们经常去的那家米,mi什么的餐厅,对,miangas。现在就去,把他们老板给我盯死了。去了哪儿,做了些什么事,晚上向我汇报。”

  ********

  林茜茜打了个车,赶到了湿地公园。

  她迈出车门的那一刻,有成片的白色的鸟从芦苇荡里惊起,飞向天空。

  车子开走了,只剩下林茜茜一个人站在原地。茂盛清香的芦苇荡远远望去和天空连接在了一起,像是淡绿色的柔软的云。

  林茜茜这才发现,网上了解到的信息的确不算客观。这并不是人烟稀少,是压根儿就没有人烟。她一个人站在原地半天,才慢慢的往里走去。

  走了好几圈也没能找到一个人,反而是四周的芦苇将路都挡住了,这些比林茜茜还高的芦苇让她看不见远方,但她却并不是很害怕。

  胸口上的定位装置运转正常,只要她出一点问题,赵西屿和他的朋友们就能立刻找到她。

  太安静了,林茜茜甚至能听见风吹过芦苇时发出的沙沙声。

  她拿出手机,给时逢生打了过去。

  手机通了,嘟,嘟。

  也就在同时,林茜茜听见一阵轻快的钢琴声,从芦苇丛的深处传了出来。像是离她很远,远在天边,又像是离她很近,近在咫尺。

  “喂?”

  手机铃声停止了,芦苇丛和手机里同时传来时逢生温柔的声音,伴着芦苇和风,像湿地里的虫子爬过林茜茜的心脏。

  背后传来一阵芦苇晃动的沙沙声,林茜茜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

  她猛地颤抖了一下,却听背后的人轻声笑了。

  林茜茜浑身发冷,却仍然控制着浑身的战栗,转过身去。

  时逢生穿着黑色的衬衫,衬衫上沾了些泥,却无损他的温文尔雅。他意味深长的冲林茜茜扬扬唇角:“别怕。是我。”

  林茜茜缄默片刻,露出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时先生,您为什么要我来这里啊?这里到处都没有人,我有点害怕。”

  时逢生笑着摇摇头,分开来时的芦苇,又走了回去。

  “你陪我画完这幅作品,我请你尝试附近的一家餐厅。”

  林茜茜犹豫了一下,跟了上去。

  她这才发现这是一条木质的小路,顺着这条小路,走进深处能看见一座用来歇息的小亭子。只是这些芦苇太高,将亭子遮掩得严严实实,所以才会被她忽略。

  时逢生的画板就架在亭子中央,三面芦苇,只有一面能够看见遥远的地方。芦苇荡里自由的飞鸟翱翔又落下,最终囿于时逢生的画纸。

  “请坐。”

  时逢生对林茜茜示意了一旁的凳子,林茜茜安静的坐下,看着他在纸上尽情发挥。

  过了一会儿,他忽然开口问道:“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你会无聊吗?”

  林茜茜不知道他想听什么,但她很清楚自己在这时候应该说什么。

  “不会。”她盯着时逢生的背脊,“看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比我自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可有意思多了。”

  下一刻,时逢生却否决了她的话:“倩倩,我现在正在做的,并不是自己想做的事情。”

  林茜茜微怔:“嗯?”

  “我在这里等你,是想和你谈一场没有人打扰的恋爱。画画即使再有意思,也远比不上你鲜活有趣。可惜……”

  时逢生的画笔停在纸上,他低眸笑了。

  “有人不解风情,跟过来打扰我们的独处时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