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整容三次的我

58.第六十三章

整容三次的我 圈圈圈圈酱 6518 2020-04-17 05:15

  在你看盗文的时候, 你心爱的我正饿死在床上(微笑)

  “你的茶, 喝完快走。”

  “你说这话可就坏了交情了。今天下午你剖完尸体就提前下班,不还是我给你兜着的吗?”徐溶溶捧着透明的茶杯,笑得像只吃到蜂蜜的花蝴蝶, “诶, 林小姐呢, 你不给林小姐也倒一杯吗?”

  林茜茜抬头看向秦出,正对上他望着自己的一双黑眸。

  像是继续和她对视就无法克制住自己的某种情绪一般, 他很快的将目光移开,淡然道:“招待客人的茶, 她不爱喝。”

  这句话一出口, 空气顿时沉默了下去。

  林茜茜笑了笑, 抬头对秦出说:“给我倒杯橙汁吧,前两天打折买的那种就行。我有点渴了。”

  徐溶溶转头看着她,眼中情绪晦暗不清。

  林茜茜抬头和她对视,唇角仍然带着淡淡的笑。她讨厌自作聪明到她面前来耀武扬威的人, 这让她感觉到自己最后剩下的东西正在被抢夺。

  一杯橙汁被递到了林茜茜的面前,林茜茜伸手接过来, 喝了一小口。

  “有点冰……”她对秦出低声说道。

  “那就放一会儿再喝。”

  于是杯子重新回到了秦出的手里,他将它放在了茶几上,转而从茶几上拿起一个苹果削了起来。

  徐溶溶讨厌吃苹果,即使庆功的时候局长买了水果请大家吃, 她也绝不碰苹果一下。这在川城刑侦支队并不是什么秘密。

  所以这个苹果理所当然不是削给她吃的。

  手上清香弥漫的热茶好像变得格外的烫手, 徐溶溶“砰”一声将茶杯放下, 拿起一旁的手袋站了起来。

  “行了,茶我喝过了。我先回队里。案子还没破呢,你记得谈完恋爱过来把结案报告交了,董局说还有事情要问你。”

  就像来的时候一样突然,徐溶溶走得也很快。她顺手带走了她的多肉,多肉放过的地方看起来顿时显得空荡荡的。

  门关上的一瞬间,秦出叫了林茜茜的名字。她“嗯”了一声抬起头来,唇角被秦出印上了一个温软的吻。

  那双熟悉的黑眸深处,看不见底的情绪微微波动,打碎了他表面上的平静。

  林茜茜愣了愣,然后微笑着问道:“……怎么了?”秦出还没回答,她自己已经想出了答案,“判决结果出来了,你是担心我,所以才专门跑回来一趟?”

  甚至还买了一束玫瑰花回家……

  “对不起。”

  轻飘飘的三个字,秦出却说得很慢,也很郑重。林茜茜感觉心口又凉又疼,但仍然勉强维持着笑容。

  “本来就不怪你。”

  为什么要怪他呢?他根本无法左右判决结果。

  要怪的是谁,林茜茜比任何人都记得清楚。不是她自己,不是秦出,甚至不是张怀民,而是……

  她无法假装在自己身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也无法对秦出说出真正的想法。

  她知道他一定会想办法帮自己的,但偏偏他有着最不能够出手的身份。她不能为了自己的报复欲,毁了他。

  就像她知道此刻微博与所有的头条都在热议这件事情,这些人都想为她出一份力,但谁也没法真正的帮助到她。她只能靠自己。

  “不怪你,不需要为了我影响工作。”

  林茜茜又重复了一遍,然后看向他手里已经削好的苹果。也不问是不是给她削的,拽着他的袖口就着他的手就咬了一口。

  “嗯,甜!”

  秦出却不像她一样表情轻松,他松开手,让她将苹果拿走了。

  “对不起。”他声音低沉下去,双臂却如铁箍一般,渐渐地收紧,将她圈进怀里,“再等等,我说过,我会帮你的。”

  ********

  赵西屿最近的日子,过得并不算太顺畅。

  他是个容易迷恋上美丽的人,无论是美丽的人,美丽的花朵,还是美丽的动物,都会让他感觉欲罢不能。所以他才会在拿到《医师资格证》和《执业医师证》后,又跑去考取了《医学美容主诊医生资格证》。

  把一个凸嘴大脸的丑女变成一个人见人爱的美人,实在是一种令人享受的过程。

  但很可惜,有的人却并不理解他这种只想创造美,不想囿于其他杂事的想法。

  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在医院里做了三十多处调整,整个人脱胎换骨,却在手术结束以后大闹医院,而且理由奇葩得让赵西屿想笑。

  “我当时是不是跟你们说过?我说了,我是听说赵医生的技术高超,能够把一个人整得完全看不出动过刀子我才来的!结果你们让一个自己都长得丑了吧唧的老男人给我弄,你看看我这双眼皮,就跟卷帘门似的,眨一下眼睛都能听见金属咔嚓咔嚓的声音,你让我怎么出去见人?”

  “女士,这都是您的心理作用。您可以放心,您的双眼皮看起来是很自然的。”

  “你可拉倒吧,我老公现在都不敢跟我亲嘴,生害怕我眨一下眼睛就把他眉毛给剃没了……”

  女人跟前台纠缠着的时候,赵西屿就懒懒的靠在电梯旁玩手机。眼见一时半会儿是结束不了争论了,他对前台弯弯手指做了个“拜拜”的手势,转身就进了电梯。

  前台很想“诶?”一声,但眼前的女人实在太缠人,她只能看着女人真正要找的“赵医生”消失在了电梯里。

  赵西屿从地下停车场把车子开到了地面上,手机在这时候极富存在感的震动起来。

  余光瞥到上面的“林茜茜”三个字,赵西屿猛地踩下了刹车。

  他拿起手机,点开收到的消息,那是一段语音,足有好几分钟长。

  这人可真有意思,有什么事情都不肯跟他打电话,却发这么长一段录音。难道女人都这么令人难以捉摸?

  赵西屿这样想着,顺手按下了播放键。

  “你好,我的名字是陈映攸……”

  听着听着,赵西屿的神情从一开始的似笑非笑,渐渐地变得面无表情。车内仍然只有他一个人,他的表情却沉重得山雨欲来一般。

  “林茜茜,你他妈的……净给我找事儿。”

  ********

  天好像要下雨了,窗外的乌云被风吹得翻卷着,像是里面即将被榨干的水分正在挣扎抗议。

  林茜茜收起自己的手机,重新看向面前的女人。

  徐溶溶穿着一条白色的裙子,头发比上次见面也长了一些,服帖的的垂在耳边。

  “你拿手机干嘛呢?”她拿起咖啡喝了一口,随口问道。

  林茜茜藏在口罩下的唇角忍不住上扬:“这句话该我问徐小姐吧,我只是出来买个菜,你就说有话想跟我谈,把我拖到咖啡馆里来。”

  “哦……”徐溶溶点点头,“好像还真是我把你拖来的。”她的目光落在林茜茜面前的橙汁上,语气疑惑,“你不是喜欢橙汁吗?我专门给你点的,几十块呢,你不喝?”

  林茜茜并不想跟她浪费时间,拿起自己的包站起来就要走。

  “等等。”

  一直顾左右而言他的徐溶溶忽然伸手拉住了她的袖子,林茜茜回头看着她,却见她抬起头来,直直的盯着自己,目光闪烁。

  “你是不是准备做违法的事情?”

  林茜茜愣住,然后终于忍不住笑出声:你从哪里看出来我准备做违法的事情?我的男朋友可是个警察。”

  徐溶溶顿了顿,慢慢的放开手,重新捧起自己的咖啡。

  “我不知道,我就是有一种感觉……”徐溶溶也笑了,目光却仍然仔仔细细的观察着林茜茜的表情,“你至今不肯接受自己被整过的脸,对你来说,这是一种耻辱,所以你走到哪儿都戴着厚厚的口罩。对于造成你这种耻辱状况的始作俑者,我认为你不可能接受目前的判决结果。”

  林茜茜没说话,只是看着徐溶溶,等着她的下一句话。

  “其实你看得出来我喜欢老秦。”

  “我也看得出来他不喜欢你。”

  徐溶溶继续自顾自道:“我有两个愿望,第一个是做个好警察,第二个是做他的女朋友。五年间我也确实试图取代你的位置,我失败了。事实上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失败,有时候我照镜子看着自己的脸,连自己都想强.奸自己,他怎么就能不动心?用你们经常网上冲浪的人的词汇来说,我大概是个婊里婊气的女人?婊里婊气的我不知道出淤泥而不染的你究竟想做什么,但我可以给你一个忠告。”

  她忽然站起来,平视着林茜茜的双眼。

  “作为一名人民警察,我奉劝你,不要做蠢事。”

  林茜茜平静的问道:“做让自己能够释然的事情,算是蠢事吗?”

  “不算,但你最好不要付诸行动。”

  “你是担心我出事秦出会伤心,还是担心,我连累他?”

  “我担心你毁了自己,也毁了他。”

  徐溶溶看着林茜茜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老秦他,是个好警察。”

  “这五年里,他的确在努力的寻找着你,但也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的工作。累倒住院,饿到犯胃病都是家常便饭。对他来说,法医是他终身热爱的事业。他对你有愧疚感,如果你让他做违法的事情,我相信他就算是丢了饭碗也会帮你去做,但,你真的忍心毁掉自己前途无量的男朋友吗?”

  徐溶溶说完以后,慢慢的闭紧了嘴巴。

  因为她看见脸上一直带着笑的林茜茜,忽然之间面无表情。

  “你不用大义凛然的和我说这些,我早就决定好了。”她说道,“无论我做什么,都是我一个人的事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