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整容三次的我

27.第三十章

整容三次的我 圈圈圈圈酱 5927 2020-04-17 05:15

  ,最快更新整容三次的我最新章节!

   七十二小时后见。

   她不自觉的有些不服气, 却又收敛起情绪, 站在路边等着他走到自己身边,才对他笑了笑。

   “怎么了, 东西忘拿了?”

   秦出没出声,只是摇头。

   徐溶溶意料之中的点点头, 和他并排走了几步,十分突然的开口道:“一年了。”

   等秦出带着疑问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她转头对他伸出一根手指:“距离林茜茜甩了你失踪以后,已经整整一年了。”

   这句话一出口, 徐溶溶亲眼见证了一个冷得像冰一样的眼神从秦出眼眸里酝酿到形成的全过程。

   她明明清楚的,却还是忍不住觉得他这表情十分碍眼。

   她不意外的笑了一声。

   “干嘛呀, 你这个表情,像是甩了你的人变成了我似的。”

   秦出沉下脸色,伸手叫停了一辆出租车。徐溶溶看着他坐进去顺手就要关上车门,冷笑了一声干脆的把自己整条手臂塞进了半阖的车门之间。司机从后视镜里愕然的看着两个人,徐溶溶却面不改色。

   “我还以为你会跟漂亮女孩儿搭讪, 代表你已经清醒过来了。结果你还是听不懂人话是吧?你连服务生都可以放在心上,为什么就不可以多看我一眼?你的前女友林茜茜, 一年前就把你给甩了。你以为你还住在那小区里就能等到她?你找同事帮忙找人的时候我看到了她给你的留言,上面不是说得很清楚吗?她说不想再见到你, 正因为你住在里面,所以她才从不回家, 这很难理解吗?”

   走在前面的同事看见两个人的争执, 正在快步往回走。

   司机开口询问徐溶溶到底上不上车。

   徐溶溶冷冷的看着秦出, 恨不得一巴掌把他给打醒。她徐溶溶哪里差,只要他说得出来,她就可以改得了。她不要他一直是现在这个样子,像个被工作侵蚀了灵魂的行尸走肉。

   在同事们近到已经几乎可以听见两个人争吵内容的时候,秦出抬起手,覆在了徐溶溶的手腕上。徐溶溶动了动嘴唇,听见血液流回心脏的声音。

   她慢慢的露出一个微笑:“老秦,你……”

   下一秒,秦出拽着她的手,离开了车门。

   他没有看她僵在脸上的笑容,没有和她继续说话的欲望,甚至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只是略显冷淡的开口道:“不要以为你很了解我。”

   徐溶溶如坠冰窖。

   车门“啪”的一声关上,出租车在同事们终于赶到徐溶溶身边时,绝尘而去。

   ********

   暑假前,林茜茜收到了周云深送的两张电影票。

   她在第一时间就已经拒绝过,但对方却认真的对她说道:“一倩姐,我不是在追求你,我知道我还小,什么都给不了你。我现在只是想尽可能的对你好。”

   “可是……”

   “不要说可是,我没有要求跟你约会。我只是希望……这两张电影票能让你和你朋友的周末过得充实一点。”

   “但是……”

   “也不要说但是。放假了,我即将过上很久都见不到你的日子,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你就收下吧。”

   “……”然而她没有朋友啊。

   唯一能够陪她看电影的赵西屿,周六也已经去了庆城参加研讨会。

   更何况以她现在的状况根本看不进去电影,但一时的心软,和不知道为什么点了一下的头,终于导致她不得不一个人带着两张电影票走进了电影院。变成赵一倩的时间并不算短,但林茜茜在走进电影院的那一刻,才终于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孤独。

   她一个人排队检票,一个人找到位置坐下,一个人看完电影。

   电影索然无味,林茜茜看完以后还顺手上APP评了个三星。

   走出电影院的时候已经下午六点了。

   她本来打算采购一些食物再回家,但走了半条街又觉得自己什么也吃不下,赵西屿现在不在他身边,一个人实在什么意思。

   画像摊就是在这时候出现在了她的面前。郁郁葱葱的树叶笼罩在画摊的上方,一个男人穿拿着一支铅笔在画板上勾勒着什么。一个穿白裙子的女孩儿就坐在他的对面,偶尔会有一两片黄叶落在她的头顶,但她怔怔的盯着男人,一动也没有动过。

   林茜茜停下了脚步,和围观的人们一起,猜想着画板遮挡后面会是一张什么样的面孔。

   不知道过了多久,画板后传来一道似乎含着笑的声音。

   “好了。”

   男人抬起头来。细腻白皙的肌肤,幽深的眸光,和漂亮的唇形一起,组成了一张清秀文雅的脸。他戴着一副金丝眼镜,将那双风流的桃花眼中的光芒遮住了几分,看起来却更加令人舒服。

   女人没动,他轻笑出声。

   “你的画像好了。”

   被他画的女人这才如梦初醒,一张脸渐渐涨红。不知道是因为太过害羞还是其他原因,女人接过画塞了钱,连找零也没拿就转身跑走了。

   早就等在一旁的另一个女人立刻就要坐下,却见男人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

   “对不起。”他仍然含着笑耐心解释,“连画了好几幅,我已经有些累了。想见我的话,明天再过来吧。”

   这话在林茜茜听来是带着些讽刺的,但坐下的女人却浑然不觉似的,立刻点头答应。

   男人开始收自己的画具,围观的人也交头接耳,三三两两的散去了。在别人都转身以后,林茜茜亲眼看见男人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他收起所有温存,像是这些人都无法让他提起兴趣一般,变得面无表情。

   似乎察觉到有人在看着他,他抬眼,和林茜茜四目相对。

   林茜茜从那双没有温度的眼眸里,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几乎要透过肌肤奔涌而出的战栗感。她手指微颤,本能性的想转身就走,却又想着要靠近他一点。

   她不是相信自己的直觉,只是急切的想确认一件事情。

   “画像吗?”

   男人的唇角又溢出了微微的笑,那种压迫性的感觉从林茜茜的周身消失了。

   她对男人也笑了笑,走近他:“可你不是已经累了吗?”

   “本来是的。”男人看着她,直到她走到自己面前,才用一种说不清几分真几分假的暧昧语气轻声道,“可当我看见美丽的事物,就会拥有继续创作的动力。”

   说完以后,抬着头笃定的看着她,似乎知道她一定会立刻坐下来,被他创作成为自己的作品。

   林茜茜和他已经站得很近了,她平缓的呼吸着,从他身上嗅到的却只有旷野般的男士香水味。

   林茜茜在一瞬间放松下来。

   在男人意味不明的目光注视下,她拿起了自己的手机,放到了耳朵边。

   “喂?什么?我家的房子着火了?好的,我现在就回来。”

   男人看着她快速的转身离开,挑起眉头微微一笑。当她将手机放到耳边时,草绿色的锁屏界面他看得清清楚楚。

   真有趣。

   他把最后一支笔放进随身的盒子里,从一边拿起倒放着的盒盖,将盒子盖上了。

   盒盖上画着一朵洁白的栀子花。

   ********

   因为太过相信自己的直觉,把时间浪费在了一个街边画家的身上,林茜茜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八点过了。

   她拎着从超市里买到的一袋小米迈出电梯,跟左边住的大婶打了个招呼,接着又看见一直没有人住的右边空房换了防盗门。有些好奇隔壁是什么样的人,但看了眼时间,还是打消了去敲门打招呼的念头。

   林茜茜掏出钥匙开门,在开门之前手机却响了起来。她不得不维持着一手拿钥匙一手拿着购物袋,肩膀夹着手机的姿势接听电话。

   “暗恋成诗先生您好,这里是元亨借贷。无利息贷款您愿意了解一下吗?我们……”

   林茜茜刚想反驳自己并不是什么暗恋成诗,却反应过来这个号码是赵西屿以前用的,估计他用这个号码注册过一个叫暗恋成诗的账号,所以这种骚扰电话才会打到她这里来。

   赵西屿这家伙,满嘴问候别人母亲的脏话,内心还挺文艺。

   林茜茜提高声音打断对方:“抱歉,我不需要。”

   有礼貌的拒绝过后,她立刻挂断了电话,一心一意的开门。只是今天钥匙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怎么也塞不进钥匙孔。林茜茜努力了半天才终于顺利打开门,她还来不及迈进门里,却听隔壁的防盗门咔擦一声打开了。

   “对不起,是不是吵到您了?”

   林茜茜道着歉转过身去,然后在一瞬间呆若木鸡。

   秦出就站在打开的防盗门背后,面色苍白,发丝和衬衫凌领口微微凌乱,手里还拿着一瓶喝了一半的麦卡伦12。

   他像是喝多了,看不清她的脸,醉眼迷蒙的轻声问道:“林茜茜,是你吗?”

   脑子里的想法,和心里闪过的所有画面在这一刹那像幻灯片一样的轮流播放,林茜茜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已经做过了声带整容,平时秦出也都认不出她,现在却能仅凭短短的几个字叫出她的名字。她很想回答他,但声音在嗓子眼打了个转,最终陈映攸三个字压过了一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