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一胎二宝沈蔓歌大结局

第1564章 我没必要骗你

  “怎么?

  这事儿不好说?”

  叶南弦冷笑着,眼神直直的盯着刘峰。

  刘峰现在也没必要瞒着了。

  “有我的参与又怎么样?

  我只不过透露出一点风声出去罢了,至于别人要怎么做不是我能控制的。”

  叶南弦的眸子瞬间冷了几分。

  “所以一开始矿脉的发现是你发现的?”

  “算是吧。”

  刘峰没有否认。

  叶南弦往前一步继续问道:“那你为什么不自己参与?

  反倒要把消息透露出去?”

  “因为张家寨比较麻烦,我这个人讨厌麻烦。”

  刘峰的话让叶南弦很是无语。

  “你想说的是张家寨的蛊毒吧?

  可是据我所知,你也会这玩意。

  难不成你也是从张家寨出来的?”

  这句话顿时让刘峰的脸色有了一丝变化。

  “怎么?

  被我猜对了?”

  叶南弦一直都觉得这件事儿有点可疑。

  以张家寨当年寨主的谨慎程度,就算是发现了矿脉也不会往外说的,知道的基本上都是寨子里的人,但是刘峰怎么会知道?

  如果刘峰是外面的人知道的,他从何得知?

  最主要的是刘峰会蛊毒!这才是叶南弦怀疑他的理由!张家寨的蛊毒独一无二,除了寨子里的人,其他地方的都稍逊一筹,可是从张音给徐克治疗蛊虫的时候,张音就发现这下蛊的手法和张家寨几乎如出一辙。

  所以叶南弦才有此猜测,没想到居然猜对了。

  刘峰好像不想谈论这个话题,叶南弦却不放弃。

  “如果你真的是张家寨的人,如今我是张家寨的寨主,你是不是该对我恭敬一点?”

  被一个相当于自己孙子辈的人如此质问,刘峰的脸色十分难看。

  “哼!如果不是因为张芳,你能不能活着都是个问题,现在居然还敢让我对你恭敬?

  你也配?

  !”

  “所以你算是承认了你是张家寨的认了吧。

  不过我倒是好奇,张家寨的人都姓张,你怎么姓刘?”

  刘峰听到这话,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既然张家寨的人都姓张,你为什么姓叶?”

  叶南弦顿时就明白了。

  感情刘峰和他一样,母亲是张家寨的人,而父亲不是?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就有点耐人寻味了。

  “张家寨禁止与外人通婚。”

  “所以我父亲被杀死了,我母亲守寡把我养大。”

  刘峰恨死了张家寨的规矩。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他也没必要躲在幕后了,既然叶南弦想知道,他告诉他也未尝不可。

  “我母亲只不过是喜欢上一个男人而已,而我父亲也同意入赘张家寨,但是生下我之后,我父亲希望我可以跟他姓,张家寨的寨主就不同意了。

  说什么上门女婿没有话语权,我母亲不过是维护父亲几句话,就被罚去跪祠堂、我父亲心疼母亲,和寨主吵了几句,就被他们顶罪,给活活打死了。

  死了之后甚至连个安身之所都没有。

  他们直接把我父亲的尸体扔到后山上被也够啃咬。

  我母亲势单力薄,几次哭晕过去,我外公却无动于衷,甚至骂我是小野种。

  这样的亲人是亲人吗?”

  刘峰想起这些脸色就有些狰狞。

  叶南弦不知道该怎么评判当年的事儿,毕竟那个年代不同,而张家寨确实因为蛊毒的存在不希望与外界通婚,所以谁是谁非其实现在也说不清楚了。

  见叶南弦没说话,刘峰冷笑了一声说:“我父母相恋如果说是犯了规矩,那么我呢?

  我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没权利决定自己能不能出生,我何错之有?

  可是当时的寨主却以我不是张家寨的人为由,将我驱离出张家寨。

  自此我和母亲母子分离,思念甚远却不得兼,最后我母亲因病去世之前都不允许见我一面。

  这样没有人情味的寨主和人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我知道张家寨的秘密是矿脉,这件事儿虽然隐秘,但是我还是无意间得知了,或许他们认为我是孩子,不会记住这个,也不会听的动,奈何我就是听懂了。

  所以说有时候冥冥之中自有定数。

  我恨张家寨的人,恨那个寨子,所以我要毁了这一切!但是我母亲对我说过,从我学会蛊毒那一刻开始就不能残害自己的族人,不然我体内的蛊就会把我给吞噬干净。

  我是恨他们,恨不得他们都死绝了,但是我不能亲自动手啊,那怎么办呢?

  我只能借刀杀人了。”

  “当时我听说r国的方正心思不正,野心很大,但是却没有雄厚的经济做基础,所以我打算走迂回路线,从方正的好友薛辉入手。

  你知道薛辉是谁吗?”

  对于刘峰的质问,叶南弦下意识的摇了摇头。

  刘峰这么多年一直隐忍的十分辛苦,有些话他没人去说,也不想说,但是今天打开了话匣子,他倒是看叶南弦很顺眼,笑着说:“薛辉是沈蔓歌外婆的父亲,是s国的国主。”

  s国是一个小国,和方正的小国差不多,但是国主比较安于现状,只要没有入侵者,他就得过且过,整个国家的民风也是喜好和平的。

  叶南弦怎么也没想到沈蔓歌的外婆居然有这么大的身份背景,不由得愣住了。 //

  “你说的是真的?”

  “我没必要骗你!”

  刘峰回忆起以前的一起,眼神有些缥缈。

  “薛辉虽然爱好和平,但是对方正是真的好,他和方正是忘年交,甚至想要把自己疼爱的女儿嫁给他为妻,达成两国联姻,可惜薛萍看不上方正,这事儿才作罢了。

  对了,薛萍就是沈蔓歌的外婆,s国唯一的公主。”

  想起这个女人,刘峰的目光柔和了很多。

  “薛萍是个十分温柔的女人,她有自己的想法,她想要走出s国出去看看,当时只要谁娶了她就是s国的驸马,可以继承s国的一切。

  我太需要势力了,所以我故意接近她,自导自演了一场英雄救美的戏码,而她终于如我所愿的爱上了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刘峰的神情有些温柔,仿佛说道那个名字就动了他的心头朱砂。

  如果叶南弦不知道刘峰所做的那些事儿,或许真的会认为他刘峰是一个情深义重的男人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