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大唐之特种国师

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认出来了!

大唐之特种国师 大包子 4550 2021-01-13 23:28

  秦朗不言不语的跟在苏我入鹿身后,随着唐俭等一众大唐使者进了鸿胪寺特意给使团安排的住处。

  他们才刚到,一路上风尘仆仆不适合谈事情,所以苏我入鹿也只是与他们寒暄了几句,便要带着秦朗和小程告辞。

  临走之际,他微微一笑对唐俭道:“我父亲说贵使团一路行来,定然疲累的很,暂且便先在鸿胪寺住下,若是有其他需要,尽管吩咐鸿胪寺官员便是。”

  “若是有他们办不了的,便着人来告知我一声。”

  “另外,我倭国曾多次派出使者出使中原之地,而中原却少有来我倭国出使。”

  “诸位都是第一次来我倭国,不若最近几日便在京都转一转。”

  “我倭国虽说不若中原之地不若大唐那般繁华,可风俗民情却与大唐不同,定然不会让诸位失望。”

  说罢看向火寻漪澜笑道:“若是唐姑娘想要出去转转,可让人来找在下,在下十分愿意陪伴唐姑娘在京都游玩。”

  前面的话倒还罢了,基本上都是官面话,做为鸿胪寺官员的唐俭说的顺溜听得也顺溜。

  可最后的话却让他不由有些烦了。

  方才他几次三番的警告苏我入鹿,让他莫要招惹火寻漪澜,免得不知不觉中便丢了性命。

  他丢了性命不要紧,关键是自己这帮人现在出使倭国,在倭国的老巢,若是因此丢了小命,那可就不值得了。

  只是好言难劝该死的鬼!

  既然他劝了这人不听,那就罢了。

  顶多一会儿劝劝火寻漪澜那小丫头,让她下手隐蔽点就是。

  反正昭玉宫神不知鬼不觉把人弄死的手段不少,一个文文弱弱书生样子的年轻人,应当手到擒来才是。

  唐俭想着,便不再自讨没趣,只双手负在身后,看着苏我入鹿还能作死到什么地步。

  他不吭声是因为想通了,可火寻漪澜也没吭声,这就有点奇怪了。

  这丫头可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呐!

  先前为了能跟着使团一起出海来倭国寻秦朗那小子,只身闯入皇宫里去寻陛下,威胁陛下要是不让她一起去,莫怪她出手毁了大唐出海的船只。

  秦朗那小子不在,这丫头手段又是出自昭玉宫,更别说还是昭玉宫的左使,地位只在宫主和秦朗娘亲之下,领着一帮子昭玉宫弟子呢!

  若是她真起了坏心思,怕是没人能挡得住她。

  陛下无奈,左劝不听右劝也不听,还被威胁了一顿,只能遂了这丫头的意。

  唐俭奇怪的很,便扭头看向火寻漪澜。

  这一看,不由惊讶的挑起白|花|花的眉毛来。

  从方才下了船之后,这丫头便不言不语的,一副若有所思且偶尔还笑眯|眯看似想要使坏的样子……

  难不成刚才在港口那会儿见到苏我入鹿,这丫头便给他下了蛊?

  妈呀!

  那得赶紧把苏我入鹿赶走,免得一会儿在这蛊毒发作自己等人脱不了干系。

  “咳。”唐俭清了清嗓子,对苏我入鹿道:“这丫头在船上受了些风寒,身体约是不适,小郎君还是先回去吧,等丫头身体好一些了再说这些。”

  苏我入鹿闻言关切的看着火寻漪澜道:“那可请郎中了吗?”

  “不若这般,我让人拿了我的名帖,去宫里将御医请过来给唐姑娘看看如何?”

  他自觉是关心,可在唐俭听来却是纠|缠不休,让人不喜。

  “这倒不必,使团中有郎中,也早已开了药吃下了,想是因此有些精神不济。”

  “再加上又是第一次坐船行这么远,有些不适应,所以……”

  唐俭自觉已经将拒绝说的明明白白了,这苏我入鹿是个有眼色的人,应该能明白他的意思痛快离开。

  没想到苏我入鹿却是皱了皱眉,心中有些不耐。

  他是在与唐姑娘说话,怎的唐姑娘不吭声,尽是他这个做爹的出来应对?

  且一直到现在为止,他都没听见过这个姿容绝色的女子说过一句话。

  莫不是哑巴?

  苏我入鹿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方才这唐使不也说了,他家闺女从小脾气便不好,性子乖张暴躁,说不准便是因为身体残缺之处,性格才变成这样的。

  若是这样,那便有些可惜了。

  这般一个美人儿,竟然不会说话,床笫之间岂非少了许多吟哦情趣?

  不过……中原有句话叫做天妒红颜,此女子容貌如此出色,会遭天妒也正常。

  只若是如此,即便这女子是大唐使者团官员的女儿,怕也只能做一个贵妾,而不能作为平妻了。

  原本,他是想给她妻子的位置,怎奈天不从人愿呐!

  苏我入鹿想着,神色间便多了几分可惜和怜惜,看得唐俭是莫名其妙。

  这人脑子坏掉了吧?

  莫名其妙的可惜什么?

  火寻漪澜这丫头有什么可让人觉得可惜的?

  只他也懒得再与这脑子不清楚的人牵扯,恨不得他赶紧离开才好,急忙对使团中其他人使了个眼色,让他们也跟着劝劝,让这人早些走,赶紧走!

  秦朗也觉得奇怪,火寻漪澜这女人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人,她若是不耐苏我入鹿纠|缠,怕是早就发作了。

  可这半天怎的一直都不吭声?

  原先他是想着,不管如何自己要在火寻漪澜在场之时注意一些,千万莫要多看她,省的叫她发现了身份。

  可这会儿也顾不得其他了,站在小程身侧,偷偷瞧了过去。

  这一瞧,正对上火寻漪澜意味深长的笑,可微微眯起的凤眼,心里不由咯噔一下。

  她看自己作甚?

  莫不是发现了自己的身份?

  怎么可能!

  虽说昭玉宫有控制弟子的手段,每一位进入昭玉宫的弟子都会被种上蛊虫,一个是为了避免门派秘密被人发现,另一个便是用来弟子之间互相辨认。

  可自己却并非昭玉宫弟子,哪怕后来认了老娘之后,也从未被种下那等蛊虫。

  且自己体内虽说也有蛊虫,可那却是以自己心血养成,除了体内同样有代代相传培养起来的蛊虫,其他人可认不出来。

  只是刚想到这里,他便不由咧了一下嘴。

  坏了!

  早前竟是忘了,这家伙是昭玉宫左使,还是千面鬼姬的传人,在昭玉宫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找一只与自己体内血脉相同的蛊虫还不容易?

  怕不是为了寻找自己,向宫主或者是娘亲哪里要来了吧?

  火寻漪澜一直在看着秦朗,看他骤然间微缩的瞳孔,便知他定然是明白自己认出他来了,当下便勾唇一笑。

  嘁!

  任凭你千变万化,便是换了张皮,老娘也能认出你来!

  她朝着还在她耳边喋喋不休的苏我入鹿瞟了一眼,瞅着秦朗扬了扬下巴。

  秦朗摸了摸鼻子,无奈的暗叹了一声,一把拉住苏我入鹿的胳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