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被困战场十万年

第二十二章 上界来人

我被困战场十万年 雨辰宇 8541 2021-01-13 23:27

  灵府那边的事情陈江年自然是不知道的,此刻他正在江却邪的小金库中。

  金库外有府军驻守,看到陈江年,恭敬退让。

  金库只有一重,打开厚重的铁门,其中却有柔和的光芒,陈江年抬头看,看到一些夜明珠,镶嵌在房间墙壁之上,这些夜明珠就价值不菲,将整个金库映照的极为明亮。

  里面有着一排排的架子,架子上,便是摆放着江却邪这些年来的收获。

  绝大多数,都以玉盒盛放,盖的严丝合缝,整齐罗列。在玉盒上,则是写着里面的东西是什么。

  除了玉盒之外,还有一些书籍。那些书籍,则是这些年江却邪收集的各种功法。有强有弱。比如江却邪之前自己修行混元录,便就在金库最里面一个架子的最上层,是一本古籍。

  看了看江却邪的记忆,这些功法中最强的就是最上面那一层的,除了混元录之外,还有一本身法,一本战技。

  这三门,便就是江却邪这些年来,得到的最好的功法。也是他主修的功法。

  品阶,是灵阶上品。

  至于其他的,则就是一些比较普通的了……当然,说是普通,那也只是对江却邪而言。对于普通人来说,这里的功法,还是非常强力的。

  当然,不管多强力……和陈江年记忆中的功法自然也是没有半分可比性的,因此陈江年只是扫了一眼,就不再留意,而是随意走过去,翻开那些玉盒。

  天星藤、腾云果、三元花、玄光草……

  一个个看过去,再结合江却邪的记忆,明悟到这些东西的作用,眼睛逐渐变得明亮。

  都是天地灵粹,其中蕴含浓郁的天地灵气,直接吞服,或者炼制成丹,都可以让他的‘开脉’速度提升。

  再结合六爷,四十二爷以及八十三爷所传授的种种,提鼻子印证他们所提及的一些东西,陈江年眼睛微亮,这些东西的用处,也就更多了。

  一圈走下来,陈江年颇为心满意足。

  “不过这些东西,有不少得通过四十二爷的‘淬炼术’才能攫取精华,为现在的我使用。看样子……淬炼术也得提上日程了。”

  淬炼术,名字听上去很普通,但这,可是实打实的神通!

  四十二爷以丹为道,认为天地万物,皆可为丹,这淬炼术,便就是他道的根基之一。

  陈江年曾亲眼目睹,四十二爷在众神归墟中,以淬炼术,自落神煞中提取出最纯粹的煞力,自神祗念中提取出纯粹的精神力,自神魔血肉中提取出最纯粹的神力……

  甚至是自那随处可见的碎石当中,都提取出了可怕的力量!

  现在的陈江年自然不可能做到四十二爷能做到的事情……但想来从天地灵粹出提取出灵气,应该是不难的。

  脑海中浮现出一连串道纹,陈江年心中沉吟。

  四十二爷的功法倒并不极端,这淬炼术,应该也不难掌握才是……

  他心中暗暗想着。

  看了看之后,他又扭头,看向了不远处的一个架子。

  那个架子上摆放的就不是玉盒和书籍了,而是一样样神兵利器。

  刀剑是最多的,陈江年走过去,随手拿起一把剑,略微一挥,顿时寒光阵阵,有灵性光辉在其上闪耀。

  陈江年看了看,砸吧了一下嘴……这剑,论外表,可比一爷的剑看上去要光鲜亮丽的多了……

  不过显然,二者没有任何可比性。

  随意翻看了一阵之后,陈江年吐了一口气,将剑放了回去。

  “嗯,去修行淬炼术,然后就可以开始提炼这些天才地宝。八十一脉,很快就可以开出来了。”

  八十一脉,是无量道的根基。只有开出八十一脉之后,他才能进入下一步。

  到时候,想要学习其他神通,就比现在要方便多了……

  心中想着,他转身走出了金库。

  走出金库之后,才发现日头已经逐渐偏西,一天的时间已经要流逝过去。

  演武场那边,哭声已经消失,却传来一阵阵乒乒乓乓的声音。陈江年好奇的过去看了一眼,发现来了许多工匠,正在一个府军将领的指挥下修葺城主府的大门、影壁和围墙,填补演武场上破碎之地。

  之前大量的血迹现在也已经清洗了个七七八八,地面湿漉漉的。

  陈江年走来,不少人看到,都连忙放下手头的工作。

  “参见城主。”

  “参见城主。”

  府军们单膝跪地,那些工匠则是老老实实的双膝跪地叩首。

  这让陈江年愣了一下,摸了摸鼻子:“起来吧,继续忙你们的。”

  “是。”

  得到陈江年的命令,他们才继续忙碌起来。

  不过明显陈江年的到来让他们很紧张,总是动不动偷偷往这边看过来,眼神透着好奇,也有畏惧。

  陈江年无奈摇摇头,江却邪的身份在这城中极致尊贵,这些人看到他很紧张。

  无奈,也没办法继续看下去了,陈江年干脆转身,走进了内府。

  内府因为有结界庇护,所以之前的大战并未波及到,这内府占地面积很大,其中庭院假山,池塘小桥,林木葱葱,风景很是怡人。

  陈江年漫步中来到池塘边,池塘内有五颜六色的鱼群游来游去,很是闲适。

  陈江年站在池塘边,略微有些发呆。

  这段时日的记忆涌上来,让他略微有些恍惚……不知不觉,离开众神归墟已经接近小半年的时间了。但还是让人如坠梦中,仿佛有几分不真实。

  毕竟,在众神归墟一呆就是十万年……相对十万年而言,区区小半年,算的上什么?

  “老爷。”

  正发呆中,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陈江年回过神,扭头一看,是桃红。

  桃红是个十八九岁的小丫头,相貌很俏丽,看到陈江年转过头,她连忙欠身道:“老爷,二小姐醒了,姑娘让我来寻你。”

  “哦,曦月醒了?”陈江年恍然,而后点了点头道:“嗯,走吧。”

  “是。”桃红欠身领命,而后带着陈江年,往曦月新换的房间走去。

  刚刚走到门口,陈江年却是听到了里面传来两个孩童清脆的笑闹声,叽叽喳喳的如同两只小麻雀,却是让整个世界都多了几分生机的感觉。

  这让陈江年几乎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丝笑容,走了过去。

  一推门,陈江年就看到房中洛君澜正一脸微笑的坐在床边,沐阳和曦月这一对双胞胎则在床上,两人时不时发出清脆的笑声,时不时又偷偷耳语几句,然后又莫名的笑……陈江年却是听不懂她们在讨论什么。

  直到听到推门声,两丫头才朝着门口看了过来,然后眼睛都是一亮:“爹爹!”

  洛君澜也扭头看到了陈江年,露出笑容站了起来:“大哥。”

  陈江年笑着点了点头,走了过去。

  走到床边看了一眼双胞胎,陈江年却仿佛一愣,而后有些迟疑的道:“额,你们……谁是沐阳,谁是曦月啊?”

  俩丫头眼珠一亮,其中一个连忙喊道:“我,我是沐阳!”

  “我,我才是沐阳!”

  “咦?”陈江年似乎呆了一下,一脸茫然:“啊,两个沐阳?那,那我家曦月呢?”

  “咯咯,爹爹好笨,我是曦月!”

  “爹爹,她骗你的,我才是曦月!”

  “咦?又变成两个曦月了?那我家沐阳呢?”

  陈江年一副彻底懵圈了的呆滞表情。顿时沐阳和曦月更欢乐了。

  旁边洛君澜看着陈江年逗弄两个小女孩儿,脸上流露出满足的笑容。

  这种温馨场面,最让她欢喜。

  大哥回来了,曦月也醒了,她觉得已经别无所求。

  笑闹一阵,俩丫头笑的脸红噗噗的,极其可爱。陈江年也忍不住左边抱着亲亲,右边抱着亲了亲……

  或许是因为这身体的本能,但陈江年觉得,自己并不排斥这种本能,相反还挺享受的。

  听着俩丫头在旁边偷偷摸摸的说着‘爹爹好笨,原来他分不清我们俩啊’‘以后我们经常假装你是我,我是你,爹爹一定发现不了’之类的话,陈江年咧嘴一笑。

  摇摇头,这才看向旁边的洛君澜。

  洛君澜本来正微笑的看着他们,看到陈江年突然扭头看向自己,让她微微怔了一下,眨巴了一下眼睛,发现陈江年又不说话,不禁一呆。

  “怎么了大哥?”

  陈江年眼神有些惊叹,近距离看,洛君澜真是美的三百六十度毫无死角。白皙的肌肤,近乎透明,干净而充满灵性。

  不过这问题他却没回答,而是咧嘴一笑:“没什么。”

  他挪开了目光,又逗弄俩丫头去了。

  洛君澜眼神却微微闪动,心头小鹿却有点失控的迹象了。

  因为她刚才很确定,自己从江大哥的眼神里,看到了几分惊叹……

  大哥,他,他怎么了啊?

  洛君澜感觉自己的思绪有点乱了,而且脸开始要发烫了。

  她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道:“天色也不早了,我,我去厨房看看晚餐准备好了没。”

  说完,她忙不迭的转身跑了出去。

  扭头看了一眼她有些慌乱的背影,陈江年却是偷笑了一声。

  唔,挺有意思的……

  ……

  ……

  晚餐来了,其实修为达到灵境之后,就可以辟谷。但作为老饕,陈江年自然不能委屈自己的胃。

  食物也颇为丰盛,口味也非常的不错。肉质香糯,汁液饱满,吃的满口流油。

  伏云界的美食,似乎也很不错的样子。

  曦月很久没吃东西了,怕她胃受不了,就熬了一碗粥。沐阳则小大人模样的坐在桌子上,也吃的很是香甜。

  洛君澜时不时给她夹一些菜,她也是来者不拒,吃的脸上都油乎乎的。

  “对了大哥,有件事,还没来得及跟你说。”

  就在此刻,洛君澜仿佛突然想到什么,看向陈江年。

  “嗯?”陈江年正给沐阳擦脸,怔了一下,看着洛君澜:“什么事?”

  “月前,修云给我传了一封信。”

  修云?

  陈江年略微怔了一下,一思索,就从江却邪的记忆中找出了一个俊秀儒雅的青年人……

  此子,正是江却邪鼎力支持的,伏云界三皇子,秦修云。

  “他说什么?”陈江年挑了下眉问道。

  “他询问你是否归来了,并在信中说了一件事……”洛君澜表情略微有些凝重了起来。

  “何事?”

  “上界来人了。”

  洛君澜认真的看向陈江年。

  陈江年手上一顿,眉头也微蹙了起来。

  上界,自然便就不是伏云界了。

  这个世界,万界的交往比想象中要频繁的多。而伏云界作为一个小界,其实,却是另一大界的附庸。

  为何夺嫡夺的是界主位,而不是以皇位或帝位来代指?

  就是因为,‘皇’与‘帝’,在万界可不是随便称呼的。

  麾下至少要有数界乃至数十界,才可称‘皇’。

  而‘帝’更可怕,统御百界千界,方能称帝!

  只有他们的直系血亲,方可理智气壮的道一声‘皇族’和‘帝族’。

  皇族血脉,帝族血脉,在万界,是相当有牌面的。

  一个界主的儿子,也就这一界之人,不明所以,称一声‘皇子’罢了,其实真论起来,秦修云他们,是不能成为‘皇子’的。

  “皇族来人了?他们打算插手界主之争?”

  陈江年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洛君澜点了点头,无奈道:“界主之位空悬一整年,却没人知晓今年正好是百年一度的献祭年,因界主位空悬,无人献祭上界,引发上界关注。因此派了使者过来。那使者虽然没有权利直接指定某人为界主位,但却有权利督促尽快出个结果……所以如今已经定下,九月上京,一战而决界主位。”

  陈江年的眉头顿时紧蹙了起来,片刻之后,他吐出一口气。

  “这倒也是一件好事,如此定下界主位,倒也免得生灵涂炭。”

  真让三个皇子排开了为界主位拼杀,对于此界众生来说,必然是一场浩劫。

  听到陈江年这说,洛君澜点了点头,而后道:“可对于我们来说,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修云传来消息,魏长生和戚军敌,似乎和那使者走的很近。而且几乎在同时突破到了合一境,这当中怕是有什么古怪……现在修云那边,局面很不乐观。”

  “而一旦修云落败,以秦修武和秦修厉的心性,只怕修云和我们……”

  说道最后,洛君澜表情有些担忧起来。

  “合一境?”陈江年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却是笑了起来:“我道有多厉害,区区合一境而已,我还不放在眼中。”

  “嗯?”洛君澜看着一脸自信随意的陈江年,却是有些呆了。

  合一境……灵境圆满的境界。

  不放在眼中?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