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的武道面板

第84章 太弱了(二合一)

我的武道面板 死人林小白 12757 2021-01-13 23:27

  嘭!嘭!嘭!

  拳掌对碰,发出一阵如金铁交击之声,十分尖锐刺耳。

  场上烟尘弥漫,石屑乱射。

  白发猫脸无头老妇连同那只黑猫,已悄然凄惨无比地躺在地上,并无半点生息。

  林克一边与厉延三师兄弟争相厮杀,一边用眼角余光瞥向不远处的杀气腾腾枪手们,心下顿时凛然,很快猜出对手大概主意。

  三人这是打算消耗自身体力。

  只待自己体力不支,便派枪手们围射。可见其用心歹毒,缜密。

  为今之计,只有速战速决,方可破除困境。

  思及此。

  林克眸光深沉,当即双拳轰去,宛如咆哮愤怒之二龙冲海而出,鼓鼓气劲异常充沛,空气中猛然发出呜呜破空声,锋锐气流如刀砍斧斫般,肉眼可见的快速割裂出两个真空地带,并细微气浪向两侧翻滚开来。

  这种骇人惊神异象的出招,直冲厉延胸口攻去。

  厉延脸色大变,心肝不由一颤。

  “哼!哈!”

  提神收心,目光坚定,快速催动体内中气,一口浩然中气猛聚集于中腹,全身肌肉顷刻紧绷、暴起、坚硬,极大提高防御力。

  而后。

  挥舞出宛如根根虬龙紧紧缠绕青筋手臂,同样双拳迎难而上。

  嘭!

  两人拳间忽然爆开一团紊乱气流,齐齐各退几步。

  厉延面露一丝痛苦,只觉拳骨酥麻酸疼,手掌止不住的细微颤抖,一股带有极大毁灭性的劲力不停渗入肉膜、筋骨、血管之中,手腕口瞬间红肿,动一下便感到痛楚。

  人心头惊恐交加,像林克这种即将迈入气劲第二阶段——隔山打牛的内功气劲武人,完全是修行横练功的外功武人克星。

  打人透七分!

  除非自己将武功练到完漏之身,否则根本无法抵御这类攻击。

  同样。

  林克也不好受,不过比厉延处境稍好。

  毕竟《罗煞拳》晋级至第三层,虽没有练出一口霸烈中气,但浑身筋骨是得到大大强化,再外加肾气之防御,只不过觉得拳骨微疼,胸口有些沉闷而已。

  可这样一来,江海、江河两兄弟的攻势却是来不及抵挡。

  唰!唰!

  一人手指弯曲如鹰爪,悍然爪往林克一对招子。

  另一人腿膝弯曲似弓,猛地一爆发,大力踢向其肚子。

  林克眸光一沉,眼中闪过一抹凛冽杀意,之所以这么废力逼开厉延,等的就是这一刻!

  嘭!

  他堪堪出拳勉强挡住江海之爪功,却是没防住江河的腿功。

  人忍不住倒退一步,嘴角不由溢出一抹鲜红血水。

  这是身中一招之结果。

  林克感受着剧烈疼痛如潮水涌上心头,但他不惧反喜,嘴角顷刻上扬一抹狰狞之笑,目闪凶光。

  江海、江河一看这反应,暗道一声糟糕,心脏噗通直跳,宛如面对强悍之凶兽一样,冥冥之中预感到有一个巨大危险正在逼近。

  是以。

  两兄弟急忙后撤!

  可惜为时已晚。

  之前林克心中之计策,便是先逼强,后杀弱。

  如今三人近在咫尺,而厉延却在五步开外,根本来不及回手救援。

  林克硬抗一击,等的就是这一刻,岂会让二人安然逃脱?

  他顾不得擦拭血迹,眸光极度冰冷,狞声道:“想走?把命留下吧!”

  轰!

  《回旋腿》第二层!

  《无影脚》第一层!

  《心意拳》第五层!

  《千水掌》第四层!

  电光火石间,林克速度陡然增加,快如一道闪电,右手出拳,左手化掌,根本不给两兄弟任何一丝反应机会。

  一道黑影在他们恐惧、害怕的目光中极速放大。

  嘭!嘭!

  两人顷刻爆头毙命!

  而这凶残一幕,直让赶来准备施以援手的厉延,看得是目眦欲裂,眼眶通红,二位师弟居然在自己面前活活被人打死,顿时怒火冲天,怒声道:“找死啊!”

  人面容狰狞,眸光似有火焰跳动,用尽全身力气,含怒出手!

  自林克解决两个碍手碍脚的对手后,顿觉压力大大减轻不少,提一口肾气,再度与厉延贴身厮杀。

  与之同时。

  场外,众人皆目光闪烁,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头皮一阵发麻。

  “王哥,赶快动手吧!那年轻人实在太凶残,那个大个子根本支撑不了多久。再不开枪的话,搞不好连我们的命都要搭进去。”有人惊惧担忧道。

  而叫作王哥的义合会枪手,微眯双眼,迟疑道:“可是会长之前吩咐我们一切行动听那大个子指挥。现在他和目标正纠缠在一块,若是集火开枪,恐怕会误伤到他。”

  “误伤?!大个子又不是我们自己人,只要把目标做掉,即便那人死了,我们回去守口如瓶,将死因推到目标那,会长也不会责罚我们。”有人咬咬牙,提出一个主意,“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没有多余时间考虑了。”

  王哥一听,是这个理,主要是林克实力带给他们太大之震撼和威胁,这种江湖高手,实在是让人感到恐惧!

  “好!开枪!”王哥想通之后,立刻小声命令道。

  此刻。

  他已然不顾厉延生命。

  其余人心头一喜,动作利落,纷纷散布开来,呈网状型排列,以求达到最大限度的枪火交集点。

  面泛煞气的他们,立在巷子口,无动于衷的看着正在热烈激战的二人,食指瞬间勾动火枪板机。

  嘭.....

  一连串耀眼火舌轰然冒出,清脆枪声震耳欲聋,传播极远。

  将周遭沉睡的居住逐一惊醒。

  不过没有一个人胆敢开窗偷窥,只因往常都会有帮派在附近火拼,他们非常熟悉这种声音,这是枪声!

  为了不惹祸上身,还是乖乖继续躺在床上睡觉稳妥些。

  咻!咻!咻!

  子弹快速倾泻而来。

  林克瞳孔猛地一缩,却是没料到会来的这么快,浑身汗毛陡然炸立,这是面临危险时,武人身体本能反应。

  一拳逼开厉延。

  身形果决一闪,宛如深山老林中的灵活猿猴,腾空而起,在障碍物中左躲右闪,并顺着粗糙墙壁没两下攀爬到屋檐上。

  而厉延则没这么幸运。

  仅眨眼间的功夫,便身中五六枪,可坚硬子弹击中其身体,仿佛打入结实、厚重木桩一样,发出一道道沉闷声。

  子弹只是卡在肉膜表层!

  对于眼前之突变,厉延眼神诧异,闪过一丝怒色,不过很快消逝。

  因为他从没有将枪手们当作自己人,关于这种背刺行为,其实心中早有准备,不过当真正面临时,说不愤怒绝对是假的。

  “蠢货!目标在屋檐上!赶快射击!”厉延转身怒斥道。

  而后。

  一寸寸蠕动肌肉,将子弹壳一一逼出体外。

  嘶!

  见到他这种非人一幕,再度惊吓到枪手们。

  他们面色煞白,连忙调转枪口,直冲屋檐上射击。

  厉延抬头,二目赤红无比,望着即将逃走的林克,在新仇旧恨之下,极速运转霸烈中气,双腿猛一踏地,炸裂出一寸寸深长裂痕,借助这股反作用力,一跃而起,果决追上林克步伐。

  这次。

  必须将其斩杀。

  为死去的师妹、师弟们报仇。

  这时。

  距离这里有上百米远的一辆黑款老爷车内。

  咔。

  关下车窗。

  李武收回观望战场的视线后,身子往后一靠,神色思索,沉吟片刻后,对司机吩咐道:“让小黑他们跟上。”

  “会长,那我们.......”黑衣司机恭声请示道。

  “我们当然是要走了。难不成留下来吃宵夜阿?”李武轻笑一声。

  “是!”

  车子立马驶动,径直往前方开去,后面不远不近的跟着三辆老爷车。

  转眼便消失在路口。

  而另一边,赵老头神色担忧地望着林克逐渐消失的背影,心中暗安着急,明明是来消灭脏东西的。

  谁知,竟然会遇到这种事!

  看来是有人专门找小兄弟寻仇的。

  不行。

  要跟上去看看。

  万一小兄弟被人打死,起码还能收个尸啥的。免得落个死无葬身之地的悲惨境地。

  思绪百转,赵老头赶忙迈着老腿追上去,不过在此之前,他有必要为小兄弟尽一份绵薄之力,那就是找巡逻执勤的巡捕报案。

  与之同时。

  厉延与林克,两人一追一逃。

  在底下的巷子里,大批枪手紧跟而来,时不时往上开枪。

  林克眸光流转,头一闪,恰巧躲开正射来的子弹,而后,鼓动气劲,掠出一道道重影,宛如猛虎出涧一样,气势匹烈无比,悍然跃下向枪手们进攻。

  轰!

  在众人间如鱼得水般腾跃挪动。一招一式,携带着无可匹敌之力,一拳一个脑瓜子爆裂。

  “快,快,快.......他人在这里!”有人惊恐大叫。

  林克一个滑铲过去,立在一人身后,其他人立马将枪口对准那人。

  “不要,不要开枪啊!”那人惊恐万状,吓得站都站不稳。

  不说还好,一说,所有人都果决开枪。

  嘭.....

  那人瞬间被打成马蜂窝。

  林克眼皮一跳,再度躲闪开来,借助惊人速度和地势复杂性,如死神之镰刀一样,快速收割着眼前所有枪手!

  而整个过程变化极快,等厉延从屋檐下跃下时。

  场上枪手只剩下寥寥几人。

  再一看。

  连最后一人都被林克凶悍扭断脖子而亡。

  啪嗒!

  林克忽然松开手掌,尸首无力坠落。

  他慢慢转过身子,露出全身被血液喷溅脏兮兮的中山服,神情悍戾,浑身不由散发出一股残忍、暴虐之气息,抹了抹沾在脸颊上的血水后,眼珠子直勾勾一动不动的盯着厉延,语气冷漠道:“是谁派你来的?”

  “你......”

  厉延瞳孔猛地一缩,皮肤上泛起一阵鸡皮疙瘩,这家伙.....为什么会这么强?!

  先是和三大武人对决上百招,后又屠戮一批枪手,如今竟然还有余力!

  简直是非人般的体能!

  其实他并不知道的是,林克现在之样全是伪装出来的。

  在这枪林弹雨之中,饶是反应速度远超常人,但终究还是人,是人或多或少都会中弹!

  犹如此刻之他。

  腹部正是身中二弹!

  好在气劲武人皮厚肉糙,皮肉一次次得到进化、强化、温样,初步具有硬抗子弹之威能,但弹头浅浅穿刺进肉里,难免会影响到自身实力。

  这还是有肾气时刻护持着,否则鲜血早已汩汩溢出来。

  林克之所以废话,摆着唬人之架势,是因为要行缓兵之计。

  就在说话间。

  念头一转,一道透明面板突兀浮现在视野前方。

  战力:7.1

  元点:3.5

  这3.5元点,正是打爆白发猫脸老妇后所得。

  正可谓是天助我也!

  其上《罗煞拳》后头赫然熠熠生辉闪烁着“+”号。

  提升!!!

  轰!

  元点猛然消失,《罗煞拳》字体逐渐模糊。

  心脏口喷涌出一股中正平和,舒服至极之暖流,如同大江涛涛,瞬间冲刷全身各处,四肢百骸,不放过任何一个死角。

  改造。

  蕴生。

  修复。

  这次是一个质的突破!

  中腹之胃部陡然催生出一丝若有若无的中气。

  在流转。

  在穿梭。

  在散发。

  肉膜、骨骼、筋骨.......顷刻变厚、变大、变硬。

  硬邦邦的。

  脑中有道小人光影在一招一式打拳!

  嗤!

  身高陡然拔高一寸,肌肉鼓鼓暴起,冲撕开已然小一号的中山常服,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蠕动着,将腹部之弹头缓慢挤出,坠落地上。

  噔!噔!

  两声脆响。

  还在惊疑不定的厉延,正吃惊于林克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后,再顺着声音看去,见是那两枚沾着血液的弹头,旋即,立马反应过来,勃然大怒道:“你敢骗我?!原来是装出来的!”

  厉延深知趁他病,要他命的道理

  人面色发狠,果决出手。

  可惜。

  林克短短一瞬间早已今非昔比。

  武道修为再次猛涨。

  战力高达史无前例的8.3!

  这是极为惊人之战力。

  实力比之前强了足足一倍不止。

  最主要是,如今的他,才是真正意义上的内外兼修!

  潜力非常巨大,是江湖中少见的练武良才!

  肾气。

  中气。

  两股不同特性的武道气息共存于体内运转。

  放古时,便是古老门派中肯定会精心培养的优秀武人。

  假以时日,只要勇猛精进,勤练不辍,未尝不可突破气劲之上!

  林克眸光一闪,望着怒而攻来的厉延,淡淡道:“兵不厌诈!”

  下一刻。

  中、肾二气齐齐爆发!

  周身一米内陡然爆发出一重重明显翻滚之强劲气波!

  功力浑厚至极!

  嘚嘚嘚......

  木屑、石子、礼帽、火枪......全部震动不止。

  飞沙走石,风流呼啸!

  在强大气劲助推之下,人如一只加速弹头,眨眼间,疾冲而去,逼近到厉延跟前。

  悍然一掌拍去。

  在厉延那不可置信仿佛见鬼了的目光中,闪电般击中其胸膛!

  噗嗤!

  人顷刻胸骨断裂,口喷血水,往后倒飞撞在厚重围墙之上,直接撞塌墙壁一大片砖块。

  手脚无力躺在那,直接身受重伤,一副奄奄一息之状。

  “太弱,太弱了......刚才我只不过是用出一成功力陪你们玩而已,现在才是我真正的实力!”

  哒。

  哒。哒。

  林克眸光深邃无比,漫步走来,每踏出一步,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势愈发霸道、强横、令人窒息,宛如上古蛮荒纪元的苍蛮凶兽那样,令众生颤栗、恐惧、惶惶不可终日。

  当走至厉延旁边时,人之强悍气息,就像是一颗大石头压在厉延心口,给他有一种说不出的窒息感,

  “告诉我,雇主是谁?”林克神色冷漠,负手而立。

  “呵....呵....你真的很强。能死在你这样的高手手下,对于一名武人来说,也算是死得其所,可惜......终究没有报仇阿!”

  厉延一边说着,一边嘴流血水,眸光色彩逐渐暗淡无光,生命力在快速流逝!

  林克拧眉。

  方才那一掌是不是打的太用力了?

  看他半死不活的样子,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逼问出武功秘籍的时刻。

  要知道。

  横练功是非常有效的防御性武功。

  自己早就垂涎不已。

  这人可别马上死了阿!

  思及此。

  林克马上蹲下,凝声道:“趁有口气,快说出雇主身份。”

  “呵.....雇主是......”厉延眼底闪过一抹不易发觉的异色,正要如实说出李武身份,好让有人跟着一起陪葬时。

  嘭.......

  忽然。

  一连串枪声陡然炸响。

  大片子弹飞速射来,将林克与厉延完全覆盖住。

  林克脸色稍变,连忙一闪,一边极力避开火力极大的枪势,一边用手掌护住重要部位,透过掌间细缝,往开枪那边望去。

  而厉延则没这么好命!

  起先还抗的住几枪,后面随着体力消失,没有应有的中气保护,直接被射成一个马蜂窝,无声无息死在角落!

  “操!”

  见是巷口冒出一批枪手来,而厉延此刻又已毙命,林克当即怒不可遏,今晚这一场恶战几乎是白干了。

  什么都没捞着!

  雇主不知道。

  武功没得到。

  就只有那白发猫脸老妇收割来的元点。

  就在他准备提步杀光这批枪手时。

  街面又突兀冒出一阵枪声。

  而后。

  清楚听到枪手们在大喊什么巡捕来了,兄弟们撤之类的话。

  这批枪手纷纷上车开走。

  林克眸光不定,思索片刻后,往另外一个奔去。

  他不想让巡捕局知道自己私事,不止暴露实力不说,还会让父母担心。

  正所谓,多一事还不如少一事。

  至于那个多次派人暗杀自己的幕后凶手,总有机会可以揪出来!

  思绪百转,林克定下心思,转而寻找起赵老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