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我真不是绝世大妖

第7章 保护动物,人人有责

我真不是绝世大妖 司马浪 6935 2020-12-14 17:35

  那麒麟,趾高气昂,睥睨一切,大摇大摆地走到了篱笆院前。

  小白与小妖,吓得神色大变。

  他们俩是妖。

  但麒麟,人家可是天生的神兽,天生就高人一等。

  更可怕的是,神兽喜欢以妖怪为食!

  面对着天生的克星。

  小白吓得蜷缩在拐角,瑟瑟发抖。

  小妖则是躲在了林枫的身后,小手抓着林枫的衣襟,楚楚可怜。

  麒麟鼻孔里吐着轻蔑的气息,晃晃悠悠地往前走,看都没看小白和小妖一眼。

  甚至不远处、潜伏在草丛里的沈璧珺母女,也丝毫未引起它的兴致。

  他们,还入不了麒麟的法眼。

  真正吸引麒麟的,是林枫。

  那一身妖气,在山下都嗅得清清楚楚,怎会忘却!

  “好极品的妖怪!”

  “今晚有口福了!”

  麒麟垂涎三尺,看着林枫的眼神中,满是贪婪。

  眼看麒麟就要踏过篱笆院了。

  就在此时!

  林枫一脚下去,狠狠踩在了夜明珠上!

  吱!

  受到挤压碰撞,夜明珠瞬间爆发出无尽电力!

  电力顺着金属网,很快传到了篱笆院上!

  “嗷……”

  麒麟一声惨叫,瞬间石化!

  汗毛被电得直竖起来,身上冒起黑烟!

  最后麒麟白眼一翻,“咚”的一声,直挺挺地昏死过去!

  这一下不仅电晕了麒麟神兽,也电到了沈璧珺母女。

  陈诗韵和麒麟一样,还没来及发出声音,就被电得直接昏死过去。

  沈璧珺虽然没有昏厥,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那一瞬间,自己大脑一片空白!

  四肢和身体,不受控制地颤抖!

  好似灵魂要剥离身体一般,远走高飞!

  还好,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一瞬间。

  回过神来,沈璧珺檀口微张,狠狠喘息,心跳加速,后怕无穷。

  低头一看,更是窘迫得无地自容。

  原来,自己刚刚居然吓尿了!

  “这是何等妖法,居然如此丧尽人伦!”

  “此妖手段,残忍变态,不可窥测也!”

  “此地万万不可久留!”

  沈璧珺又羞又窘,抱起女儿,飞也似的逃窜而去。

  一招得手,林枫仰天大笑,得意至极。

  他并未注意到仓惶逃走的陈诗韵母女。

  来到院外,将麒麟拖了进来。

  虽然处在昏厥中,但那也是神兽。

  小白和小妖依旧不敢靠近,只能远远围观。

  心想还是主人厉害,连神兽都不怕!

  林枫右手一伸,道:“小白,把我菜刀衔来,明天又可以开荤了!”

  尼玛!

  开荤?

  小白吓得要死要活!

  主人这是在天打雷劈的边缘疯狂作死啊!

  居然要吃神兽!

  你究竟长了几颗脑袋?

  小白死活也不敢去衔菜刀。

  恰在此时,麒麟“嗷”的一声,苏醒过来。

  “原来没死啊!”

  林枫一脚踩住麒麟脑袋,暗道:“还挺有劲儿!”

  他一边说,一边环顾四周。

  最后,目光放在了磨盘上。

  自己前些日刚做好一副磨盘,但没有合适的牲畜去拉磨。

  现在好了!

  这东西,长得跟牛一样壮实,用来拉磨再好不过了!

  小白是不敢动了。

  林枫只好让小爱拿来了绳子等物。

  作为高贵的神兽,居然被人当成了出苦力的畜生!

  麒麟当然愤怒。

  正准备发火!

  等等!

  桥豆麻袋!

  麒麟忽然从林枫身上,嗅到了一丝龙气!

  是的!

  那并不是普通的妖气,而是龙气!

  生而无畏,战至终章!

  “天呐,这妖怪身上怎会有龙气?”

  “难道他是……妖龙?”

  想到此处,麒麟当时就蔫了,变得敢怒不敢言。

  不,它甚至连怒都不敢怒。

  看着林枫的眼神,满是惊恐。

  就这样,神兽麒麟被林枫套上枷锁,赶到了磨盘上。

  ……

  夜已深。

  一黑袍老者,手持双刃剑,带领七名弟子,来到了篱笆院外。

  老者周不同,万剑宗宗主。

  而他身后七名弟子,正是之前被林枫吓走的七人。

  大弟子封不平指着院子,道:“启禀师父,九尾妖狐,就在此处。”

  周不同顺着徒弟手指的方向看去。

  九尾妖狐没看到,却看见了贴在门上的一副对联。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好强的妖气!”

  周不同瞳孔一缩,倒吸一口冷气。

  一副对联中,居然可以隐藏这么浓烈的妖气。

  收容九尾妖狐的这位大妖,果然名不虚传!

  看到对联,周不同开始犹豫起来。

  不过,九尾妖狐可遇不可求。

  其妖丹,更是极为珍贵!

  食其妖丹一枚,可增至少一甲子的灵气!

  思来想去,周不同觉得这个险,还是值得一冒!

  或许,这大妖仅仅是会些书法罢了。

  真正打起来,未必鹿死谁手呢!

  老夫周不同,是妖都不容!

  “布阵!”

  周不同一声令下,七名弟子,排成了北斗七星阵。

  周不同道:“你们在外面掠阵,为师先进去,会会这位大妖!”

  说完,他“嗖”的一下,飞身而起。

  定睛再看时,人已进了篱笆院。

  黑暗中。

  小白早就注意到了这伙人。

  本想叫几声,提醒主人的。

  不过,看着院中正在死睡的那只麒麟,他又闭嘴了。

  万一打搅了神兽休息,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周不同迈着小碎步,慢慢往前走。

  距离屋宇越近,他不得不运用越大的灵气,去抵挡那副对联上散发的妖气。

  眼看就要走到门口了。

  突然!

  身后,传来了一道沉重的喘息声。

  有人!

  周不同心道不妙,立即转身,还以为自己中了埋伏。

  转脸一看,暗暗松了口气。

  身后哪里有什么埋伏,原来是一头拉磨的驴子!

  “尼玛!”

  “吓死老夫了!”

  周不同心想,自己好像有点过于小心了。

  等……等等!

  这尼玛好像并不是驴子啊!

  狮头、鹿角、虎眼、麋身、龙鳞、牛尾。

  这是……

  麒麟啊!

  神兽麒麟!

  我了个大草!

  一刹那,周不同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神兽麒麟,尊贵无比。

  别说自己一个宗主,就是皇城贵族,也很难拥有。

  可是,就这么一头珍贵无比的神兽,居然被人当成了驴子,用来拉磨!

  这大妖,到底是什么来头?

  其妖气,居然能镇住麒麟身上的祥瑞之气?

  周不同不敢动了。

  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扑扑掉落。

  他先是冲麒麟抱拳三拜,见麒麟并未动怒,这才灰溜溜地原路返回。

  “师父,你好快啊!”

  “师父,你还没进去就出来了!”

  “师父,是不是那大妖太厉害、你受不了了?”

  徒弟们七嘴八舌问了起来。

  “咳咳……”

  周不同清了清嗓子,慢慢恢复了师父的尊严,道:“为师思来想去,觉得此事欠妥。”

  封不平道:“敢问师尊,有何不妥?”

  周不同道:“人,是人他妈生的;妖,是妖他妈生的。万物皆有灵。我们虽贵为修仙者,但也不能滥伤生灵。走吧,走吧,保护动物,人人有责,以后你们都要牢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