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我真不是绝世大妖

第19章 侠女

我真不是绝世大妖 司马浪 6393 2020-12-14 17:35

  阳光普照,鸟语花香。

  小小篱笆院,又迎来了新的一天。

  沈璧珺早早起床。

  赶在小妖醒来之前,泡上一壶茶,将三魂七魄散,融入茶水中。

  “大妖,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沈璧珺端着茶水,来到林枫房门前。

  因为紧张,整个人都在发抖。

  正准备敲门。

  恰在此时,门开了。

  林枫伸着懒腰,从里面出来了。

  看见沈璧珺,林枫一阵意外,道:“早啊,夫人!”

  “早……”

  沈璧珺深吸一口气,道:“林公子,我给你泡了壶碧螺春,你尝尝。”

  林枫喜出望外。

  这位沈夫人,终于被自己打动了。

  否则,她堂堂一位修仙者,怎会亲自给自己泡茶?

  林枫赶紧接过茶壶,放回屋内。

  因为太激动,一时竟不舍得喝。

  沈璧珺急得要死。

  但又不敢表现得太明显,以免对方生疑。

  可就这么站在这里,也不是个办法。

  沈璧珺灵机一动,道:“林公子,昨晚听了你的故事,我一直辗转反侧、意犹未尽。不如,你再给我讲一则吧。”

  “好啊!”

  林枫想了想,道:“夫人是修仙者,行侠仗义,受人尊敬,我给您讲一则《侠女》的故事吧。”

  “嗯!”

  沈璧珺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但竟也非常期待。

  故事依旧出自《聊斋志异》,讲的是一位隐姓埋名的侠女为了报恩,与孝顺男顾生在一起,为其生子,并帮他杀掉身边狐妖的故事。

  开始听的时候,沈璧珺还不时看着茶壶,期待林枫会喝上一口。

  但听着听着,她就沉浸在故事和大道中,无法自拔了。

  不一刻,故事讲完。

  沈璧珺一阵心向往之。

  她多希望自己可以变成故事里的侠女,一招飞剑,就能手刃仇人。

  但,自己被大妖陷害,灵气尽失!

  这辈子,怕是再也无法使剑了!

  唉……

  沈璧珺一阵感慨,回过神来,道:“林公子,茶凉了,喝茶吧。”

  林枫倒了一杯茶,正准备喝。

  突然,小白“汪汪”叫了起来。

  紧接着!

  外面传来了一个苍老而蛮横的声音。

  “妖怪,出来受死!”

  林枫心中一惊,放下茶杯,走了出去。

  探头一看,篱笆院外,站着一位形容苍桑的老人,手持一把红色长剑,阳光之下,非常刺眼。

  老人身后,还有一男一女,衣着华贵,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这三人,正是小公主骆凝、驸马爷陆含,以及……谢天河——剑魔谢天河!

  ……

  “完了,完了!”

  林枫心中叫苦不迭。

  又有修仙者打上门来了!

  没办法,只能一脸求助地看着沈璧珺,道:“夫人,你们同为修仙者,能不能帮我跟那位老前辈说说情?”

  我?

  说情?

  沈璧珺当时就是一愣。

  你这大妖,果然喜欢装!

  你随便使点手段,对方还不乖乖受死,干嘛要假惺惺地求我?

  啊!

  是了!

  他这是要试探我的忠心啊!

  大妖虽表面傻乎乎的,实则诡计多端。

  或许,他对我已经起了疑心,所以才迟迟没喝刚刚那壶茶。

  为赢得林枫的信任,没办法,沈璧珺只能答应,道:“我……尽量试试吧。”

  林枫环顾左右,拿起柴草堆里用来砍柴的霓虹剑,交给沈璧珺道:“夫人,接剑!”

  看到霓虹剑,沈璧珺一阵悲伤。

  但很快,她就没有心思悲伤了。

  因为,她认出了对面的敌人。

  “谢天河?”

  沈璧珺心中大惊,失声叫了出来。

  谢天河冷笑一声,道:“算你这女娃娃有些眼光,居然认得老夫!既如此,还不乖乖受死!”

  林枫躲在后面,拉着小妖道:“谢天河是谁?很有名吗?”

  小妖道:“此人我倒也听说过,外号剑魔,行事乖戾,亦正亦邪。不过十几年前,他就被大周朝的国师捉住了,听说被关进了死牢中,怎么现在又出来了?”

  林枫道:“你觉得……沈夫人打得过他么?”

  小妖心道,公子,你可真会开玩笑!

  沈夫人听你讲了那么多的道,岂会连区区一个谢天河也打不过!

  这么白痴的问题,肯定没这么简单。

  公子想表达什么呢?

  小妖一时语塞,回答不出了。

  ……

  沈璧珺不敢打。

  诚然,获得大妖的信任很重要,但自己也不能白白送死啊。

  沈璧珺准备套套近乎,道:“谢前辈,晚辈沈璧珺,家父和您应该是故交。”

  谢天河道:“你父亲是谁?”

  沈璧珺道:“雪峰岭,沈万千。二十年前,晚辈曾跟随家父,有幸见过您一面。”

  “沈万千?”

  谢天河道:“你是沈万千之女,当年那个小美人儿?”

  沈璧珺一阵惊喜意外,道:“正是晚辈。”

  谢天河道:“你是不是有个未婚夫,叫陈建南?”

  沈璧珺道:“是,已经结婚了。”

  谢天河朝后面看了看,道:“他人在哪里?让他出来!”

  沈璧珺眼中划过一丝落寞,道:“已经去世了。”

  “死了?”

  谢天河微微一怔,道:“幸好他死了,否则,老夫定要一剑劈死他!”

  沈璧珺皱眉道:“亡夫与前辈有何恩怨?”

  谢天河道:“这小子,人品不行!当年偷学我的一招剑法,反刺伤了我的徒弟,实乃修仙界的败类!”

  沈璧珺不敢说话了。

  本打算套套近乎,没想到,适得其反。

  谢天河道:“今日一战,若你父亲在,尚可挡我五剑。若你亡夫在,可挡我三剑。但你么,呵呵,不好意思,一剑你都挡不住!”

  沈璧珺心如死灰。

  难道这就是我的宿命?

  ……

  两人在前面聊着。

  身后,小公主和驸马爷看不下去了。

  陆含不耐烦催促道:“老头,和她废什么话!快点打啊,打死她!”

  “看剑!”

  谢天河一声爆喝,身形忽动。

  只见他飞天而起!

  身上,闪起一层红光!

  “人剑合一!”

  沈璧珺吃惊得檀口微张。

  别说自己现在灵气尽失,即便灵气还在,也挡不住这一剑啊!

  剑魔谢天河,果然没有吹牛!

  红光越来越近!

  沈璧珺已经没有了抵挡的勇气。

  林枫在后面急得不行,大喊道:“夫人,打啊!还手啊!”

  听到林枫的声音,沈璧珺忽然想起,刚刚他讲的那则《侠女》……

  紧接着,脑中灵光一闪!

  沈璧珺娇躯一颤!

  她把霓虹剑朝半空一扔,娇喝道:“剑来!”

  刷!

  霓虹剑好似有了生命一样,从天空中飞了回来。

  中途,恰好穿过了那道红光!

  欻!

  霓虹剑穿破红光,回到沈璧珺的手中。

  反观谢天河!

  只见他一声惨叫,从半空中坠落在地。

  胸膛,已经被霓虹剑穿透了,鲜血滚滚直流。

  “这是……什么……剑……”

  谢天河捂着胸口,一声惨叫。

  问完这句,脖子一歪,彻底断气。

  直到死,他都没认出,刚刚沈璧珺那一剑,究竟是何等剑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