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武侠仙侠 我真不是绝世大妖

第12章 千年之恋

我真不是绝世大妖 司马浪 5721 2020-12-14 17:35

  豹子精再次出现,是七天之后。

  当时他身上伤痕累累的。

  手里,拿着一支笛子。

  笛子长一尺有余,不知用什么材质打造而成,晶莹剔透,宛若天外之物。

  见豹子精伤势不轻、一身狼狈,林枫吃惊道:“豹哥这是怎么回事?和人打架了?”

  豹子精没有回答,拿出笛子,道:“听说先生喜欢音律,这支千年之恋,不成敬意,望您笑纳。”

  千年之恋?

  林枫还没说话,小妖却是神色一变。

  林枫道:“小妖姑娘,莫非你认得此笛?”

  小妖沉沉点头,一脸艳羡道:“千年之恋,乃西域飘渺宗镇宗之宝,以万年玄玉雕刻而成。传说千年之前,飘渺宗开派女祖师,在峰顶演奏此笛,引来一只凤凰相和;最后,凤凰载着这位女祖师,一起羽化登仙。”

  林枫听得一阵神往。

  回过神来,道:“豹哥,无功不受禄!如此大礼,愧不敢当啊!”

  愧不敢当?

  豹子精心道,先生就是低调!

  别的不说,就您院后那座茅坑,都不知能买多少支千年之恋了。

  豹子精苦着脸道:“先生,您是不是看不起阿豹啊?”

  “这……”

  林枫为难道:“既如此,那我就收下了。”

  豹子精长长松了口气。

  这七天,自己不远万里,去到西域飘渺宗,豹皮都差点被人剥了,才偷来这支千年之恋。

  还好,先生收下了。

  总算没有白费力气。

  林枫看了看天色,道:“豹哥吃饭了吗?不如留下来一起吃顿家常便饭……”

  “好啊!”

  不等林枫说完,豹子精抢先答应。

  自己历尽九死一生,不就是为了这顿饭么!

  只要再吃先生一顿饭,突破在望矣!

  ……

  比起上次早点,今日晚餐,丰富了不少。

  小葱豆腐、炒鸡蛋、宫保鸡丁、鱼香肉丝。

  还有一碗紫菜汤。

  四菜一汤,看去倒也平平无奇。

  但豹子精知道,就是面前这四菜一汤,不知胜过多少炊金馔玉。

  豹子精按捺住激动的心情,像人一样,拿起筷子,试着夹起一块豆腐。

  噗滋!

  汁液四溅!

  一瞬间,无尽妖意,涌入心中!

  来了,来了!

  豹子精猛地一颤,放下筷子,盘膝端坐。

  头顶,冒起一层淡淡的雾气。

  林枫看了心中一惊。

  这是在……修仙?

  难不成这位豹哥还是位修仙者?

  开始林枫难免害怕。

  怕对方会杀了自己。

  不过仔细回想,这位豹哥言语谦卑、平易近人,还几次三番给自己送礼物,显然不是大凶大恶之辈。

  林枫这才放宽心,小心翼翼地继续吃饭。

  良久,豹子精缓缓睁开眼。

  一身的伤,已经好了。

  腹中丹田处,更是凝聚起了一个元婴。

  当然,他的元婴很小很小,仅有手指头那么大。

  饶是如此,豹子精已经喜出望外了!

  一百年!

  自己苦修了一百年,都没能炼出元婴。

  而现在,吃了先生的一块豆腐,就解决了这个百年难题!

  “多谢先生!”

  豹子精对着林枫跪拜下去,道:“从今日起,阿豹的命,就是先生的。先生但凡有何吩咐,只消一句话,阿豹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

  林枫又懵逼了。

  请你吃顿饭而已,咋这么客气?

  原来修仙者中,也有这么友善的人?

  林枫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豹哥言重了,快快请起,咱们继续吃饭。”

  豹子精不敢吃了。

  不是他不想吃,而是一块豆腐中蕴含的妖意,已经到达了自己所能承受的极限。

  再吃下去,怕是要乐极生悲了。

  豹子精吓得狠狠摇头,道:“不吃了,不吃了,先生请慢用。”

  林枫也不好强人所难,道:“既如此,豹哥先去院里坐坐吧。”

  ……

  白云山,仙剑宗。

  月挂枝头。

  整座白云山,都笼罩在薄雾与银月中,道韵袅袅,宛若仙境。

  忽然!

  一道紫气,冲天而起!

  “恭喜宗主,破关成功!”

  近百名弟子,跪拜在一座竹林掩映的石屋前,黑压压一片。

  石屋门开。

  一位丰神俊朗的中年人,漫步而出。

  陈建南,仙剑宗宗主。

  二十岁时候,便步入金丹期,名震修仙界。

  而现在,他以四十岁的年纪,进入元婴期,势必又会让修仙界大吃一惊!

  “爹地,你好厉害哦!”

  一个粉嘟嘟的少女跑了过去,一头扑在陈建南怀里。

  少女正是陈建南与沈璧珺的独生女——陈诗韵。

  她的母亲沈璧珺,一身紫裙,站在一旁,脸上也写满了惊喜。

  成功了!

  自己的夫君终于成功了!

  四十岁!

  元婴期!

  放眼整个大周国,三十六宗门,没有一位宗主,能在这个年纪,达到这个修为!

  夫君就是夫君!

  自己没有看错人!

  诸弟子散去。

  陈建南一脸爱意地看着沈璧珺,道:“夫人,我闭关这几日,你和诗韵辛苦了。”

  说到这个,沈璧珺美丽迷人的面容上,升起一团愠怒。

  要知道,自己那天可是被吓尿了!

  此事若传出去,不仅自己颜面尽失,整个仙剑宗,都会被人耻笑。

  陈建南本来只是客气一句,但见沈璧珺这个反应,吃惊道:“夫人,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沈璧珺实在难以启齿,红着脸道:“诗韵,你说吧。”

  “嗯!”

  陈诗韵嘟着小嘴,“叭叭”说了起来。

  从自己身中妖气、到茅厕受辱。

  从师姐报仇受阻、到娘亲败退。

  小模样委屈至极。

  “放肆!”

  听完之后,陈建南手掌一拍!

  咔!

  厚重的大理石石桌,被他直接拍断。

  陈建南拉着母女俩的小手,道:“走,带我去会会那个大妖!我倒要看看,他是何方神圣,居然敢欺负我陈建南的妻女!”

  ……

  篱笆院。

  林枫坐在那里,赏花赏月。

  豹子精一脸虔诚地垂手站在一旁。

  这座小小的篱笆院,给豹子精的震撼太多了。

  以至于看到神兽麒麟在拉磨,都见怪不怪了。

  晚风拂过。

  豹子精一脸谄媚道:“先生,听闻您精通于音律,趁此良辰美景,何不演奏一曲,让我等开开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