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小师叔各方面都强

第56章 道可道 非常道

小师叔各方面都强 乱砍柴 5037 2020-12-14 17:35

  第 56 章

  别扯这些没用的。

  罗生心底冷哼一声,多宝佛已经让我很失望了,瞧瞧你,仙风道骨,一副得道高人的模样,千万不要让我再寒心。

  “何为儒?”罗生一本正经问。

  老夫子心中一紧,知道该来的躲不过。他忙打起精神,罗生的话里字字玄机,自己千万不能大意。

  “通天地之人为儒。”

  “儒善养浩然正气。”

  “以天下苍生为己念,立文字,定道德,使人各居其位,农者耕田,渔者捕鱼,君之仁,臣之忠,民之善。周行始常,大道定矣。”

  老夫子侃侃而谈,字字发自本心,身上自然而然浮现一片青云。

  身后弟子默默点头,只感觉老师的话字字珠玑,裨益心肠。

  “儒在何处?”罗生问。

  “儒在苍生之间,人人都可成君子。”

  老夫子觉得自己回答了一句,觉得自己回答得不错。

  多宝佛之所以一念成魔,因为佛教是出世之道。佛陀立于岸边,不能涉足苦海,便不知苦海。

  但儒家是入世之道,儒生行走世间,安邦定国,修桥铺路,做的都是与民有利之事。

  “人人都可成君子?”罗生点点头,抬起头,一字一顿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一句话出口,如同闷雷作响,老夫子脸色大变,这实在是世间第一大逆不道之言。

  君之仁,臣之忠,父之慈,子之孝,民之善,人人各居其位,则天下太平。

  这便是儒家的理想。

  可谁是君,谁是臣,谁是民?

  难道从一出生就该注定嘛?

  有人生下来就该是统治者?有人生下来就该是奴隶!

  谁说的。

  于是罗生说,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一句话,直接动摇了儒家立身的根基。

  老夫子沉默半晌,脸上表情紧绷,知道罗生的话已经变得危险起来。

  “请先生教我。”

  罗生开口,缓缓道:“不该有儒。”

  一句话出口,满场俱惊。

  刚才,罗生说世上无佛,将多宝佛打成魔头,斩去佛教气运。

  现在他说不该有儒。

  难道他想故技重施,再斩儒家气运。

  天门山小师叔,好狂。

  “住口!”

  “胡说八道!”

  老夫子身后的弟子纷纷发声,他们为自己道付出一切,绝不允许任何人诋毁。

  罗生不为所动,开口道:“先生身上的长袍,价值几钱?”

  老夫子一五一十答道:“这锦罗衣售价二两一钱。”

  众人纷纷点头,以夫子的身份,再贵都不算贵,可一件衣服,才二两银子,足以称得上清贫自持。

  罗生开口:“夫子可养蚕?”

  夫子摇摇头。

  “可织布?”

  “不曾。”老夫子道。

  罗生再问:“夫子不织布,不养蚕,为何穿锦。夫子可知道,那养蚕织布的人,一年的花费是多少?”

  罗生自顾自道:“一户五口之家,每年五两银子,足够衣食无忧,一个成年人每月勤勤恳恳,也不过几钱银子的薪俸。”

  “遍身罗绮者,不是养蚕人。”

  罗生悠悠叹道:“请问夫子,你说儒家以苍生为念,可儒家不织布却穿锦,不养殖却食肉,不种田却吃细粮。你们所用的每一物,都是取自苍生。我想请问,你们又为苍生做了什么?”

  老夫子面红耳赤,他尚未开口,他身后的弟子都纷纷起身。

  “我们为苍生立命,为天地立心,为万世开太平。”

  “你们怎么能说我们什么都没做!”

  “这完全是一派胡言。”

  罗生开口,道:“若让你们朝起五更,暮披星月,侍弄几亩薄田,换一家人吃食,你们可愿意?”

  “这……”

  “不必回答我,问你们的心。”

  罗生目光落在老夫子身上,淡淡道:“夫子,如果你们的弟子都做不到,又怎么去要求别人,种田的就该一辈子种田,捕鱼的就该一辈子捕鱼?而你们儒生,则穿锦食肉,这就是你们要的万世太平?”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呐。”

  罗生悠悠一叹,忽然一朵青云腾空,上面现出一本古书,这八个字如刀刻般印在纸上。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所有人惊愕地抬起头,今日罗生开口,再为儒家添了一句经典。

  老夫子十分震撼,没想到小师叔的儒家造诣也如此高深。

  天空中飘下一朵朵青云,向罗生飘了过去。

  这些都是小场面,刚才罗生已经见过了。

  他轻飘飘道:“所以我说,世上不该有儒。”

  一锤定音,天空中的青云散去,儒家气运被斩去一筹。

  儒家虽然是入世之道,但儒生绝不会将自己当做芸芸众生之一。

  他们高高在上,给苍生定下规矩,这些规矩,你们要守。只要人人都守规矩,自然天下太平。

  他们同情那些种田的,捕鱼的,养猪的,但你若让他们也去种田捕鱼,他们是绝不会愿意的。

  君子远庖厨也。

  还是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是高高在上的拯救者。

  所以他们要修身立命治世,拯救天下苍生。

  可是,凭啥呢?

  为什么你们要是救世者,天下苍生就要祈求你们的同情怜悯赐予。

  该种田的种田,该捕鱼的捕鱼,该做生意的做生意,不需要一个额外的拯救者。

  这便是罗生的看法。

  老夫子沉默半晌,最后缓缓睁开眼睛,道:“受教了。”

  儒家还是很有生命力的,不像佛家那样非此即彼,既然罗生说得对,那就吸收过来。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句话就说得很好嘛。

  所以老夫子没有像多宝佛那样跌落境界,坠落成魔头。

  但他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的。

  他开口道:“先生的话很有道理,我还需好好想想。我能否问一下先生的道?”

  你将佛家和儒家贬得一文不值,总该说一下自己的道。

  我们都是错的,难道你就是对的。

  罗生摇摇头:“我心中无道。”

  “无道则无法成圣。”

  罗生咧咧嘴,你这让我怎么回答。

  “我的道,我的道……”他摇摇头,道道道,自己都要被这个字搞懵了。

  忽然一怔,罗生目光转了一圈,见所有人都望向自己。

  “你们想知我的道嘛?”

  众人纷纷点头。

  罗生缓缓开口:

  “道可道,非常道。”

  ……

  石破天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