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小师叔各方面都强

第153章 那个男人离开后……

小师叔各方面都强 乱砍柴 4996 2020-12-14 17:35

  第153章

  佛殿倒了能重建,佛像倒了能重塑。

  西方佛国,一个个国家送来各种各样的建材。

  十人合抱的大木,无暇的白玉,精挑细选的雨石……有国王带着车队,将自己准备修建陵墓的木材送到灵山;有新妇献出金钗为佛重塑金身……

  人们前赴后继,争先恐后,一座座佛殿拔地而起,比从前更加富丽堂皇。

  有灵山僧人盛莲花池中的圣水赐予诸信徒,人们只感觉一道暖流缠绕自身,心思清明,身心都被洗涤。

  于是更信了。

  只不过灵山脚下多了一群怪人,他们守在那里,嘀嘀咕咕琢磨着什么。

  灵山赐予圣水时,他们也不争也不抢,只是满眼古怪地看着众人。

  难道他们不明白这是怎样的福缘。

  看他们穿着奇装异服,说话也听不懂,大概是一群二货。

  我看诸君皆傻缺,料诸君看我应如是。

  既然这样,大家还是别认识了。

  一道倩影出现在灵山脚下,果静仙一身素衣,除了模样比较美丽,从其他方面看出来是一国之君。

  从青云国一路赶来,她只有八境,而且还是伪帝,也没有什么代替脚程的宝物。

  等她赶到的时候,都已经打完了。

  想帮忙,没帮上。

  灵山脚下,多了一座九道剑阵,灵山佛门圣地,几乎被摧毁了一遍。

  发生了什么,果静仙完全不知。

  问这些西方佛国的本地人,他们说是有一尊妖魔祸害人间,佛门高僧出手,降伏妖魔,保护大家。

  问那些来自东土的修行者,他们同样说不清楚。

  有些是真不知道,而那些亲身参与者,提起那件事,都选择闭口不言。

  问得急了,便说一句:

  罗生死了。

  罗生难道真的死了?

  果静仙不敢信,也不想信。

  “先生没有死。”

  果静仙一怔,看到身后有一个负剑的男人。

  “在下江湖散人赵平之。”

  果静仙想了想,想不起赵平之这个名字,她拱拱手,按照江湖规矩还礼。

  “你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果静仙道。

  “不知道,我也是刚到。”

  果静仙忍住揍人的冲动。

  “但我知道先生没有死,他也不会死。”赵平之昂起头:“当初有幸跟随先生一段时间,虽然不曾拜师,但学到了握剑的道理。”

  “先生一生不曾收徒,但他留下九道剑法,可为天下人之师。”

  “从这九道剑法中,我能感受到先生当时的心境。”赵平之道:“剑意中有生机,有留恋,有对天下人的关切,若是绝望赴死之人,挥不出这样的剑。”

  果静仙看着面前的剑阵,但感觉不到其中的剑意。

  “你悟性真高。”

  “悟性的确高,身体不行。”

  赵平之的笑容有些苦涩,只因为在仙云剑派强行突破宗师,一日跨两境,以后的路步步困难,或许此生他都将被困在宗师境界。

  但他并不后悔,只要记得握剑的道理,做人修剑都能光明磊落。

  世上有龌龊的九境高手,凡人中也有堂堂正正的好汉子。

  只有宗师境界,那也要做个好汉子。

  赵平之盘腿而坐,开始参悟九道剑阵。

  先生,你的剑道,我能继承嘛?

  赵平之扪心自问,抬起头,山顶的龙吟剑,等待着它新的主人。

  果静仙解了心结,便也就不再执着,她飘然离开,返回青云国。

  灵山脚下,九道剑阵前。

  每天有人过来,每天也有人离开。

  初开始,是来的人多,走的人少,到后来是来的人少,走的人多。

  “太难了!”

  “这肯定是他的阴谋,里面根本没有藏着剑法。”

  “不学了,不学了。”

  一段时间后,也就只剩下少数人还守着九道剑阵。琢磨着这一剑的规矩,那一剑的道理。

  又过了三个月,江湖也就渐渐平静下来。

  天下人期待已久的东海论道,以一种诡异的方式结束。在东海的那座荒岛之上,具体发生了什么,没人知道。

  大家只知道,后来青帝死了,春秋刀闭关,小圣人成魔……

  世间多了个奇怪的人,时而是绝世美女,高楼弹琴做歌,引得多人围观。时而是沦落街头的乞丐,喝烈酒吃狗肉,大哭大笑。

  天魔琴疯了。

  四大高手的时代就这样结束了。

  人们都是善于遗忘的,结束便结束了,也是无声无息,没人再谈论他们。

  大家现在关注的,是有哪位绝世美人出世,青云榜上又换了几次排名。儒道佛三家道子,谁的实力更强。

  灵山脚下,有布衣剑客负剑悟剑。

  东土到西方,有人衣衫褴褛,走了好远的路。

  南青国,有一少年,咬牙切齿抄书,三十六个字到现在还没抄完。

  ……

  有一个小和尚下了灵山,蓄发还俗,他偶尔种种田,偶尔打打鱼,有时是船夫,有时是教书先生,兴致来了,竟想着考一个状元……

  只是不再提佛法。

  万山青回到天门山之后,日子渐渐忙碌起来,江湖上一封封消息传到这里。

  天下重又热闹起来。

  只是很偶尔的时候,他会走上云桥峰,感觉没有小师叔的天下,终究是寂寞了几分。

  浮屠山,道家祖地。

  一棵银杏树下,纵横十九道,黑棋和白棋互相纠缠。

  “道友,我赢了。”文圣喜道。

  “不,这一步我下错了,我要悔一步。”道祖道。

  “落子不悔真君子,你怎么能悔棋呢。”

  “我又不是君子。”道祖道。

  李听月伺候在一旁,看着这两家教主,心中一阵无语。

  文圣不满道:“道家术算通天,为何在这棋道,道友偏偏不灵光。”

  “有些事是讲天赋的,学不会就是学不会。”道祖。

  提到天赋这个词,二人目光都怔了怔。

  天下还有谁比那个人天赋更强。

  文圣甩出一个白眼:“你倒是狡猾,不和他动手,我是修养了好一阵子。”

  道祖嘿嘿一笑:“明知打不过,当然不要打。”

  二人一阵沉默,只有风声呼呼刮过。

  “你说他一剑斩破天道之力,究竟是他的剑太强,还是我们修的道太弱?”

  二人不约而同看向天空,或许是心中已有了答案,却不敢说出口。

  这方天地太小了,容不下太深远的目光。

  道祖忽然想起那个人的话。

  不痛快,好不痛快!

  《第一卷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