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女帝家的绝世高人

第二十五章 临时任务

  “你们想干什么!”

  李老爷子苍老的怒喝声在巷口回荡。

  小溪躲在了他的身后,被他像老鹰护雏鸟一般保护着,而在他身前不远处,则站着七八个人,领头的两个衣着华贵,至于其他人,则是侍卫的打扮。

  领头的两个衣着华贵的人,都是年轻人,一个抱手站着,面色颇有些傲然,另一个则手持一把折扇,身形颇有些圆润,很是有两分狗腿子的模样。

  “老爷子,何必这么紧张,谢世子看上你孙女,那是你们的福气,你们去了谢府,那可都是享福了,以后哪里还用得着这风里来雨里去的卖笑?”

  那拿着折扇的狗腿子面对李老爷子的怒目而视,皮笑肉不笑。

  “可若是拒绝,老爷子你可要想好了,这得罪青阳伯府,可没几个人担待的起啊!”

  听到他的话,小溪明亮的大眼睛紧张到了极点,小手紧紧抓住了李老爷子的衣摆。`

  “乌衣巷口,皇城脚下,哪里容得你们放肆!”

  面对折扇狗腿子话语里隐隐约约的威胁,李老爷子却没有丝毫退让,紧紧的握住了二胡柄,一声冷哼下,一道道无形的气劲振起了他脚下的尘土。

  “哟?还是个练家子?”

  折扇狗腿子看着这架势,先是微微一惊,随后又放松了下来,继续调笑道。

  拳怕少壮,武道九品中,除非到了承前启后的五品金刚境,身若金刚、心若琉璃,才能至死方朽,将战力保持到生命的最后几个月。

  可金刚境武者个个身份高贵、实力强横,就算年纪大了且得罪了什么大势力,也有的是地方可去得,怎么可能沦落到隐姓埋名拉二胡卖唱的地步?

  而在此之下,即便是六品千钧境,能够以一当千的强人,到了老年,也避免不了精元衰败、气力枯竭,十停实力及不上一停,恐怕就算是比起七品百炼境都要有所不如。

  他跟随的这位世子殿下身份不低,哪怕只是这次出来闲游,身边的几个侍卫也都是八品武者中的精英,几人联起手来,就算是七品武者都得陷入劣势,完全不惧一个垂老的武者。

  “别说二十年,就是早上十年,我一个杀你们十个!”

  李老爷子喉咙里喘着粗气。

  “喔?老爷子还有这等本事?那更好,等这小妮子入了我家的门,正好可以请老爷子好好调教下我手下那帮武艺不精的家丁啊。”

  听到李老爷子的话,那站在后面的“谢世子”终于慢悠悠的开了口。

  他语气平淡,甚至称得上客气,但话里的意思,却是完全吃定了这爷孙俩!

  李老爷子没有再说话,他背部微微弓起,苍老的手上接连暴起了一根根青筋,双眼犹如锐利的苍鹰!

  ………………

  “哟呵?”

  走到了巷子口边缘,还没来得及现出身形的姜晨,就看到了这一幕大戏。

  一开始,姜晨还有着几分看戏的念头,看到李老爷子忽然爆发,还在为这个和气的小老头年轻时候是个强大武者而惊讶,可只是稍微站了一小会儿,他的眼神就逐渐起了变化。

  “果然是万恶的封建时代啊……”

  他喃喃自语。

  原身的出身并不好,只是一个会稽郡周边山区里连户籍都没有的“野人”,之后靠读书入了籍,生活也较为贫苦,但深居简出,也没有遇到过什么事情,之后开始转行忽悠人之后,更是成了人↑人。

  对于那些阴暗,虽然也有听说,可没有实质经历,对继承了他记忆的姜晨而言,当然也没有切实的感受。

  直到今天亲眼所见。

  “叮咚!”

  「发布临时任务。」

  「临时任务:行侠仗义」

  「任务介绍:自你入住乌衣巷以来,李老爷子和李溪与你相谈甚欢、关系颇佳,今天他们被人仗势而欺,你理应出手相助,惩戒恶徒。」

  「任务奖励:破元丹一粒。」

  就在姜晨念头转动的时候,一直存在感稀薄,只有上班下班打卡是才会叮咚一声响起的系统忽然冒了出来。

  “任务?这任务倒来的正是时候。”

  姜晨看着眼前滑出的半透明面板,手里捏了捏那块暗金色的令牌。

  炼铜狗,都给爷死!

  他一闪身,走出了巷子口。

  ………………

  “冥顽不灵……”

  看着没有丝毫退让,犹如一只老迈的苍鹰,要做最后一次搏斗的李老爷子,那年轻世子的眼中终于升起了一丝不耐烦。

  正当他挥挥手,准备让手下的侍卫动手的时候,却忽然注意到不远处乌衣巷口的动静。

  “嗯?”

  他抬眼望去。

  只见一个身高七尺有余,面容俊美若冠玉,白色长衫恰到好处的衬托出他的气质,飘飘乎若天上人。

  年轻世子先是有些嫉妒那男子帅气到让日月失色的容颜,旋即又微微一凝。

  乌衣巷中出来的人,身份多半不一般,其中很多人,就算是他,也完全不能无视,甚至少部分还需要低头。

  这男子一看就绝非常人。

  常人,怎么可能有着如此俊秀的容颜,有着如此出尘的气质?

  “这人是想管这个闲事?”

  看着白衣男子缓缓向自己这边走来,年轻世子微微皱眉。

  “这镐京之中,似乎并没有这样一个人物……不过,也不能大意。”

  他甩过一个颜色,旁边拿着折扇的狗腿子立马心领神会。

  那狗腿子蹭蹭两步上前,站到了姜晨面前。

  “敢问这位公子高姓大名?”他行了个礼,笑呵呵的开口。

  “姜晨。”姜晨言简意赅。

  “原来是姜公子。”

  那狗腿子依旧笑容满面。

  “姜公子可真是凑巧,我家世子,乃开国青阳伯家嫡子谢元明,今日路过乌衣巷,看到那位姑娘,一时心喜之至,想要和她结为秦晋之好,不料跟这位老爷子之间,出了点误会,起了些争执,打扰了乌衣巷的清净,还望这位公子见谅。”

  青阳伯,乃开国伯爵,第一代是当年跟着姬周太祖高皇帝一同打江山的大人物,真正与国同休的勋贵!

  他短短一句话,又是点出自己一行人的身份,乃青阳伯一脉的重要人物,示意姜晨不要多管闲事,同时又给了这位来历不明的人一个台阶下,让他可以顺理成章的离开。

  按他的想法,这等人物,必然是识趣的,自己这边已经这么给面子了,那他,想必也得给谢远明世子、给青阳伯些面子。

  “哦?误会?”

  姜晨嘴角轻轻勾起。

  “是啊,都是误会,都是误会。”狗腿子合拢折扇,笑容谦逊。

  “好个误会。”

  姜晨脸色瞬间转冷,右手一动,便是一道暗金光泽向着立于不远处的谢远明甩出!

  “嘭!”

  只听一声闷响,那暗金令牌,结结实实的砸在了谢远明的脸上!

  “你!你好大的胆子!”

  狗腿子一个急眼,就一踏步想要上前,向着旁边的侍卫打了手势。

  “给我……”

  “住手!”

  然而,没等他动手,蠢蠢欲动的侍卫就被一声厉喝止住。

  而声音的来源,赫然便是捂着脸、面色狰狞的青阳伯世子……

  谢远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