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女帝家的绝世高人

第二章 谣言?

  此时,这位以双十之龄统御中州天下的女帝正饶有兴致的看着底下的他。

  “你……就是姜晨?”

  周为火德,奉凤凰为图腾,景阳宫中多以玄奇手段雕有赤凤,淡淡的威势互相结合,足以让任何一个初来者都为之低上一头。

  然而,这满殿赤凤的威势,却抵不过上方女帝双眸半分!

  大周女帝姬纤月,既是武圣,又是……

  人皇!

  姜晨被这目光看着,如同芒刺在背。

  “草民姜晨,拜见陛下!”

  姜晨深吸一口气,勉强保持住镇静,向着女帝行过了礼。

  然而,上方的女帝对他的礼数却没有丝毫表示,葱白的手指拨弄着一枚琉璃,眼神里带着玩味和戏谑。

  “这么客气干什么?你不是和朕在断桥相遇、东海听涛、珞珈山上结了连理、西子湖畔,定了终生吗?”

  “怎么……难道姜公子,是想不承认了?”

  听着女帝玩味戏谑的话语,姜晨心头一沉。

  歇……逼了!

  他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原身拉出来鞭尸一百遍。

  在姜晨恢复的记忆中,他与女帝的故事和流传的有很多差别。

  严格说来,在那个故事之中,女帝姬纤月流落东海小城的事情,倒不是什么假话。

  这一句不是什么假话的意思,就是……

  除了这一句,全特么是假话!

  姜晨,本是东海边一座小城里的穷困书生,久久没能考上功名,只能靠给人写写字、抄抄书勉强度日,生活十分困窘。

  在一次和别人的闲聊之中,听说了女帝姬纤月十万军中无敌手、七十里外有威风的消息,又无意中得知了女帝当初曾流落到过他所在的东海小城的事实之后,他就动起了歪心思。

  靠着天生活络的嘴上功夫、以及打听来的关于女帝亦真亦假的故事,最关键的是他那与生俱来的清新俊逸、玉树临风、器宇不凡……

  简单的来说,就是帅,特别帅、帅得还特么有气质。

  他用辛苦积攒的银两置办了一身行头、编了几个故事之后,就出门招摇撞骗了。

  他原意只是想去几个没啥见识的土财主家里骗吃骗喝,再骗点盘缠,没想到这故事越传越远,连那座东海小城的达官贵人们都听说了。

  不但听说,他们还信了!

  在那座小城的上层阶级追捧下,他成功过上了上流人士的生活。

  谁能想到,他这招摇撞骗的事情,居然不断的流传了开去,成了江湖之上的一段“佳话”,甚至连帝都的人都听闻了!

  但原身已经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生活,让他就此舍掉一身富贵隐姓埋名而去又舍不得,只能战战兢兢,过一天算一天,祈祷着这事不会传到女帝耳中。

  可惜这侥幸,没有能够达成。

  一代女帝,岂容有人玷污?直接派出了一队御林军过来,显然是不会给他任何逃脱的机会。

  原身提前知道了点风声,自知没有活路,选择了畏罪自尽,而穿越过来的姜晨,就成了接盘侠。

  真特么的转反大天惊!

  “草民惶恐,陛下圣文神武,定然能够分辨,这不过是好事者传出的谣言罢了。”

  听着女帝那无比悦耳,却比雌虎来的更威严的声音,姜晨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镇静一些。

  面对老虎,低头讨饶是没有用的。

  此时,就应该整理衣冠、提起气势,然后一个滑铲……

  不对,是用毫不畏惧的眼神直视她。

  这样,可以死的更有尊严。

  “谣言?”

  女帝的声音带着些许笑意,玉手轻轻拨弄着手里的琉璃珠串。

  “这谣言的故事,可还真是有些意思。”

  “东海波涛寻常见,珞珈禅音几度闻,断桥观雪初相遇、一见谪仙定终身……这些故事,一桩桩,一件件,都那么真实不虚、深入人心……”

  “呵呵,若非主人公就是朕自己,恐怕朕真要信了当初那个流落东海的小女孩,和海上来的仙家子弟,结下了白发之约呢?”

  听着女帝玩味的话语,姜晨内心战战兢兢,勉强保持面上镇定,一句话也不敢说。

  在说话的途中,女帝缓缓的从皇座上起身,白嫩的玉足踩在玉石铺就的阶梯上,一步、一步的走了下来。

  她走到了姜晨的面前,呵气如兰,吐出的热气伴着淡淡幽香,扫过姜晨的脖颈,声音无比温婉,但话语里的内容,却又冷酷到了极致!

  “姜公子,不知你可知道诽谤君上、妖言惑众……”

  “该当何罪!”

  怎么办!

  姜晨头大如斗,顾不得女帝那玲珑身躯靠近自己的旖旎,拼命寻找着逃生之策。

  原身那家伙,为了让自己招摇撞骗更具可信度,从来都是暗中传出故事,自己在故意用言语举动等做出些暗示引导、让别人自行附会上去……

  想到这一点的他,竭力保持镇定的开口:“请陛下明鉴!此等言论实为好事者以讹传讹,草民惶恐,还请陛下恕草民大不敬之罪!”

  现在,只能赌一波,原身并没有真正暴露!

  虽然君威难测,就算是别人传播,真要一刀斩首了这亵渎君上的贫穷书生,也是无人能够置喙的。

  可现在,这一点,也已经是姜晨最后的希望了!

  “哼,以讹传讹?倒是把自己推脱的一干二净!”

  女帝火红凤袍一摆,回到了皇座之上,目光冰冷的看着底下的姜晨。

  “咚……”

  “咚……”

  听着女帝一下一下的敲击着皇座的把手,姜晨内心忐忑,强自镇定的等待着发落。

  在沉默中过了许久,女帝的终于轻轻一叹,声音从皇座上幽幽传出。

  “纵使这谣言非你所传,可你身为其中主人公,岂能一点干系也无?”

  没等姜晨心头发紧,女帝话锋就是一转。

  “不过,朕是个爱才之人,若你才能足够,倒也不是不能放你一条生路。”

  才能足够?

  原身还能编编故事,而他有什么才能?

  键盘侠算不算?

  天下键仙三百万,遇我也需尽低眉,倘若世间无真仙,我愿持键化为仙!

  “还请陛下明示!”

  姜晨生怕女帝等待的不耐烦,赶紧开口。

  “前些日子,左相送来了一株七叶血兰花,下面之人无能,没过几日这株灵花已是奄奄一息,你若是有本事将它治好,朕便饶你一命,若是治不好……”

  后面的话女帝没有再说下去,但内容当然是可想而知。

  养花?

  猎马倒是在行,这养花还真不在业务范围之内啊!

  不过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别的路可走,姜晨也只能硬着头皮应下此事。

  “谢陛下开恩,草民定当竭尽所能!”

  能拖一天算一天吧!

  “带他去灵物园。”

  女帝转过头吩咐了一声,那一直如同雕像般亭亭玉立的女将就迈开了脚步,走到了姜晨跟前。

  “跟我走!”

  她声音冰冷,没有什么波动。

  姜晨不敢多说,乖乖的跟在了她后面,走出了景阳宫。

  等他们走出,殿门无风自合,只留女帝一人在景阳宫中独坐。

  “直面本帝,依旧是淡然自若……”

  她原本戏谑、玩味的表情逐渐敛去,眼神渐渐开始变得复杂起来。

  女帝屈指一弹,身前的空气若被烈焰灼烧一般扭曲,几个呼吸之后,一丝丝光点从她把玩着的琉璃中逸散而出,又在半空中重新凝聚,化作了一块灰暗色泽的晶钻。

  这枚晶钻上,流光溢彩,隐隐约约,可以见到一幕幕画面流转。

  那画面上,时而是在碧波荡漾的湖畔,时而是在波涛汹涌的海岸,时而是在海岛上的佛刹之中,时而是在落满雪花的断桥之前……

  画面的主角,无一例外,都是一男一女。

  这女方,眉宇之间分明是女帝自己的模样,而与她并肩的少年,赫然与姜晨有着相似到了极致!

  姬纤月看着一幕幕流转的画面,星眸中的眼神,时而温和、时而朦胧、时而恍惚……

  最后,晶钻再次破碎成光影消失不见,只留女帝的一声轻叹。

  “谣言……谣言……”

  她带着三分迷茫的声音回荡在空荡荡的景阳宫中,只有噼啪的烛火声,给她回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