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女帝家的绝世高人

第十六章 传世之作!(请点进来看下)

  画舫之内,文人上百,尽数簇拥在姜晨的四周。

  此时,满堂寂静。

  这一首诗,若一座泰山,压在众人的心头,让他们心神激动。

  最后,还是德高望重的国子监祭酒王守正先生,打破了沉默。

  “这是……传世之作啊!”

  他与身旁的张子重对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中的神光。

  “传世之作!”

  “没想到,竟然能目睹传世之作诞生!”

  在国子监祭酒给出这个评价之后,人群顿时喧哗起来,久久难以停歇。

  “西风吹老云淮波,一夜龙君白发多,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在众人包围的中央,杨载又将全诗念了一遍。

  前两句的老与白发,将萧瑟秋风与云淮河托入神话之中,虚幻与真实结合,后两句更是朦胧了现实与梦境,意味长远到了极致。

  众人品味着这诗句,心中都浮现出一幕幕画面。

  正是将将入秋的时节,西风萧瑟,吹皱云淮河水,让龙君都愁白了头发,而他们饮酒于画船之上,醉意熏然,携万千星河于身下,漫游于水天之间。

  何等潇洒,何等逍遥!

  “传世之作……传世之作……”

  江志煜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只觉得心头郁结,有气吐不出,然而,此时就算是他的那几个小弟,也都已经顾不上他了。

  亲眼目睹一首传世之作的诞生,这满船宾客,也是与有荣焉啊!

  在众人品味这首诗的时候,姜晨终于将自己的名讳落款完毕,放下了手中的狼毫笔。

  “妙啊!妙啊!老朽难得出来一次,便遇到一位于书法和诗词之道上都有惊人造诣的小友,真是好运道。”

  王守正哈哈大笑,走上前,向着姜晨行了一个礼。

  “老朽王守正,受当朝圣上所托,担任国子监祭酒一职。”

  国子监祭酒?

  姜晨也愣了愣。

  他之前第一次激活系统给的奖励“书法精通”,头一回体会到了那种玄妙的状态,完全投入了进去,对外界的喧闹一概不顾,专心洗稿《题龙阳县青草湖》,所以,也不曾注意到两位大儒的到来。

  按照原身的记忆,只有当世数一数二的大儒,才有资格被邀请担任国子监的祭酒!

  你说我不就是随手抄了个诗,怎么就把国子监祭酒招惹出来了?

  当时我就念了……咳,什么都没念。

  “见过王祭酒。”一头雾水的姜晨向着他回了个礼。

  “小友可有兴趣,入我国子监学习?”

  王守正目光火热,看着姜晨,如同看着一块极品的璞玉。

  “呃……多谢祭酒好意,在下暂时没有这个打算。”

  面对王守正的盛情邀请,姜晨略一思考,还是婉言回绝了。

  有了系统的他,每天上班只为打卡下班,攒满打卡值,就能兑换修为和其他物品。

  得文界泰山北斗看重、进国子监固然有着许多好处,可事情想必也不会少,不为他所取。

  我只想安安心心的当个姬家的废物赘婿呀!

  “小友不再多考虑下吗?”王守正皱眉。

  “让祭酒费心了,在下确无此意。”

  听到姜晨的婉拒,王守正遗憾叹息,却也不好勉强,只能最后再劝了一句。

  “可惜、可惜。小友若是有意,可随时来国子监找我。”

  等到姜晨和王守正交流完,在一旁的柳夙烟莲步轻移、迎了过来。

  “姜公子,可为这首传世之诗取了名字?”她温声细语的开口,眼中带着异彩。

  姜晨略一沉吟,随后便淡淡笑道:“我初来镐京,贪恋路旁景色,迷失了道路,幸得夙烟姑娘相助,引我来这云淮诗会,方才有了这首小诗,这诗的题目,便叫做……”

  “题云淮河……赠夙烟姑娘吧。”

  他看向柳夙烟,将铺于桌面之上的宣纸收起,送到了她的手中。

  “这……妾身谢过姜公子抬爱。”

  柳夙烟受宠若惊,喜悦之色几乎止不住的跳上了眉梢,她小心翼翼的接过宣纸,如同拿着世上最珍贵的宝物。

  一旁的江志煜看着区别对待的柳夙烟,又是一股怒气上涌、却无法发泄,一咬牙、一拂袖,转身离开了画舫。

  “好一首《题云淮河赠夙烟姑娘》。”

  王守正微微一叹,眼中有着些羡慕,至于旁边的一众文人,更是止不住艳羡的神色了。

  这《题云淮河赠夙烟姑娘》,有着传世之姿,千古之后,这画舫上的众人,皆是身与名俱灭,而这首诗,不出意外,却能长久的流传。

  柳夙烟的名字,记载于诗的题目之中,也必将随着这首诗,一直载于史册之中。

  世上最好名者,无非文人与戏子。

  如何不让人羡慕!

  “姜公子,今晚月色甚好,妾身新学了一支曲子,不知夙烟可有机会,邀姜公子一起观赏月色?”柳夙烟眼眸中异彩连连,淡淡的红晕从脸颊一直蔓延到耳根。

  看到这一幕,旁边围观的众人也都感叹,这云淮八艳中,仅存的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今朝也要被人所摘下了。

  “夙烟姑娘相邀,姜某自然没有拒绝之理。”

  谁又能拒绝佳人吹箫一曲的邀请呢?

  诚实而值得表扬的姜晨答应了下来。

  “时候不早了,我等就不打扰姜兄暖玉在怀、红袖添香了!”杨载哈哈一笑,给了姜晨一个大家都懂的神色,随后,满船参加诗会的文人便陆续离开。

  王守正和张子重两位大儒,也带着一种“年轻真好”的笑容,勉励了姜晨两句之后,离开了此地。

  很快,画舫之上,就只剩下了姜晨和柳夙烟两人。

  “姜公子,请跟我来。”

  脸上泛着微红的柳夙烟,柳眉轻挑,双手轻轻捏着衣摆,向着姜晨邀请。

  姜晨跟着柳夙烟上了楼,进了一个房间,一走进,淡淡的幽香便自其中传出。

  里面一张红袖床,显然是柳夙烟的闺房,镂空的雕花窗户打开,明月洒进皎洁的月光。

  “公子请坐。”

  柳夙烟牵引着姜晨坐到了床边,为他沏了一杯茶后,在仅仅隔着半尺的地方落座。

  两人身上的热气,互相交融,略暗的灯光下,更添几分旖旎。

  “请公子品鉴。”

  她冲着姜晨轻轻一笑,眼波妩媚,取出一根雕琢精致的玉箫,樱唇缓缓的贴在了上面,奏响一曲靡靡之音。

  姜晨一边品茶,一边听着柳夙烟奏响的乐曲。

  天外月色朦胧、云淮河水荡漾,萧声渺渺,回荡于画舫之间。

  不知何时,萧声停歇,柳夙烟衣衫半解,靠在了姜晨身上,鼻尖轻触他的脖颈,吐气如兰。

  “请公子……怜惜。”

  姜晨放下手中的茶杯,微微一笑,顿时被翻红浪。

  正所谓……

  细细汗流沾红豆,涓涓露滴湿牡丹。

  檀口轻启承玉露,倒浇红烛夜行船。

  梦里不知归何处,鱼水同欢……

  赴巫山。

  。

  ps:感谢玉柱通幽径的1200起点币打赏,感谢血月、妖瞳500起点币打赏,感谢夜王修罗刹的100起点币打赏。

  试水首日的结果,大致是出来了,修养了大半年写出来的这本新书,跟同期相比,恐怕只能用“差”字来形容。

  估计明天编辑上班,来找我说的话肯定是“这本涨幅不怎么行啊,要不考虑下开新书?”

  说实话,对于这个情况,我也不算完全没有预期,这本书一开始准备投的并不是起点玄幻,后来出了一些变故,才发到了这里,氛围和玄幻频道不搭,玄幻频道毕竟还是升级流的天下。

  按理说,作为一个老扑街,对于书是没什么感情的,本应该从善如流,换个更适合玄幻的题材写。

  但出于某个原因,这本书,我真的不想放弃。

  我以往一直是前期主义,所谓没有前期哪来的后期的信奉者,但这一次,我想拼一下后期。

  既然收藏涨不动,那就写好内容,留住读者,来一个漂亮的收订比,靠后期补推打个翻身仗。

  话说的多了,总而言之,我会好好把这本书写好,同时找一些老朋友,要几个章推看看能不能把成绩抬一抬,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推荐票、投资、评论这些不要钱的东西,能给就给一下吧。

  谢谢大家的厚爱。(鞠躬)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