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女帝家的绝世高人

第一章 皇夫进京

  中州,镐京城。

  皇城位于镐京城的中央,城楼高耸如云、宫殿金碧辉煌,尽显大周的威严壮丽。

  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但凡经过这皇都外围的大周子民,无一不昂首挺胸,为脚下这统御中州的天朝上国自豪。

  在皇城畔的一座酒楼里,说书人手握书卷,正唾沫横飞、讲得兴起。

  “……珞珈山乃东海佛门圣地,香客不计其数,只见得陛下与姜公子并肩穿行其间,于青灯古刹之下许愿,耳边是浪涛潇潇、身前是古灯幽幽,两人情至浓处,从此结下了白发之约。”

  “这珞珈山上结连理之事,到此便告一段落,接下来,我再给大家讲讲我朝陛下与海外仙山来的姜晨姜公子在西子湖相见、相遇、相识、相知的故事……”

  “且听‘断桥观雪’!”

  台上说书人用力拍了拍惊堂木,开始分说下一段故事。

  “陛下和姜公子的情谊,真是让人感怀激动啊……”

  “当浮一大白!”

  说书人讲得抑扬顿挫、高潮迭起,听得酒楼中的客人们都沉浸在当朝女帝和那位海外仙山的“姜公子”的故事当中,时不时的叫好、感叹。

  可在酒楼的靠窗一侧,却有一位白衣俊秀男子自斟自饮,面色发苦,跟气氛格格不入。

  “这位兄台,何事如此烦恼?须知这今朝有酒今朝醉,不如抛开那些烦心事,你我二人借着这陛下与姜公子的风花雪月下酒,好好喝上两杯?”

  见他面色忧虑浓重,旁边一位酒客走过来,想要相劝两句。

  可没想到,不听他的话还好,听了他的话后白衣男子的脸色愈发难看,已是阴沉如水,更是一句话都没回他,酒客讨了个没趣,只能摇摇头走开了。

  ………………

  “这……这尼玛是什么烂摊子啊!”

  等到酒客走远,姜晨一口饮下苦酒,内心咬牙切齿。

  不错,他,姜晨,一个穿越者,正是那说书人口中从东海而来、与女帝结下白发之约的“仙家子弟”。

  在一旬时日之前,他通宵复习时一个恍惚,再次醒来之时,已经从原来的现代社会,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

  一开始,他并没有继承原主的记忆,除了和前世一样的名字之外,就仅仅只是知道原身乃是自杀,从而给了自己鸠占鹊巢的机会。

  还没等他想好怎么应付日常生活,一位王姓中年人就找上了门。

  这王姓中年人自称是御林军统领,奉当朝女帝之命,来接皇夫入京!

  姜晨迷迷糊糊之间,就上了这王统领的贼船。

  一路上,通过旁敲侧击,姜晨大致打听出来了一些情况――

  当朝女帝乃大周第十四位帝王穆宗悼皇帝的幼女,年中早夭者,曰悼。

  四年前,镇守边关的武王谋反,铁骑长驱直入,猝不及防的穆宗就此驾崩,只有幼女姬纤月逃了出去。

  武王在位三年,惹得天怒人怨,而先帝幼女姬纤月,短短数年,却已是证得了武圣之位,白马银枪,杀入十万军中,摘下了武王头颅!

  此后一年,她与当朝左相联手拨乱反正、清理乾坤,并于半年前登基为帝,年号证圣!

  在王统领口中,当年女帝流落到东海之畔,曾与一位东海来的仙家子弟结下深厚情谊,在女帝拨乱反正之后,这些故事也逐渐流传开,惹得文人骚客们为之感怀歌颂。

  而这故事的男主角,就是他姜晨!

  按照王统领的说法,女帝如今登基已有半年,江山转危为安,于是便命令他来接姜晨这位未来皇夫入京!

  在得知这个故事的时候,姜晨是欣喜的。

  虽然还不知道这位女帝样貌如何、性格怎样,但他又不是那么肤浅的人,主要是珍惜和女帝的年少情谊。

  待打听出当今女帝正值双十年华,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的时候,他更是忍不住叉腰大笑前身无谋少智、福缘浅薄。

  偏偏在这种时候自杀,便宜了自己!

  于是姜晨一路与王统领谈笑风生,轻舟快马,几日功夫下来,已经来到了这镐京皇城之外。

  正当王统领前往皇城申请通行文书、留他一个人在酒楼少歇的时候,原身的记忆恢复了。

  ………………

  从那一刻起,姜晨就变成了司马脸。

  至于原因……

  “姜公子,王统领请您下去。”

  一个仆役蹭蹭蹭的从楼下走了上来,到了姜晨耳边耳语了两句,姜晨一声长叹之后,跟着他下了楼。

  在酒楼之外,身披金甲,身形雄壮如虎豹的王统领,正立于皇城门口,见到白衣男子出来,眼前一亮,向前迎了过来。

  他一边走过来,一边声音爽朗的开口:

  “姜晨兄弟,皇城中各节已经都通禀过,接下来,你就可以去面见陛下了,想必你早就等不及了吧!”

  “麻……烦王统领了。”

  面对热情的中年将领,姜晨面色没有丝毫好转,勉强挤出一缕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王统领看着姜晨阴晴不定的表情,只当他是在担忧“等闲变却故人心”而变得内心忐忑不安,于是出声劝慰:

  “姜晨兄弟,莫要紧张,你和陛下的故事,就算是我老王都听闻过不少,在那些酒楼茶肆里,可都是传唱一时啊!”

  “你是东海仙山的仙家子弟,陛下又是中州之主,可谓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陛下既然让我找你来,定然是记得旧时情谊,等下次见面,我老王,说不得就得叫你皇夫殿下了!”

  他笑呵呵的拍了拍姜晨的肩膀,带着他向皇城里走去。

  昂首阔步的王统领和低着头的姜晨一前一后,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在一座雄伟恢弘的宫殿前,王统领终于停下了脚步。

  “好了,姜晨兄弟,前面就是景阳宫,陛下可就在里面等着你呢!我老王,就不去打扰你们叙旧了!”

  王统领转过头,向着姜晨挤眉弄眼了一下,带着一脸姨母笑,转身离开。

  等到王统领走远,看着身前的景阳宫,本该迈出脚步前去觐见女帝,上演旧时一心一意一双人、历经劫波再相逢的姜晨,却迟疑在原地,久久迈不开脚步。

  他两只手藏在袖袍之中,哆嗦个不停。

  “伸……伸头缩头,就是一刀!”

  徘徊良久,姜晨一咬牙,一跺脚,勉强让自己恢复了一点镇静,向前迈去。

  景阳宫前,是一道汉白玉的大道,雕刻着一尊尊展翅的凤凰,走在其上,隐隐约约有着“锵锵”的声音响起。

  凤凰之飞,和鸣锵锵。

  悦耳的凤鸣声,却无法减轻姜晨心头的丝毫沉重,他挪着脚步,走到了景阳宫的殿门口处。

  “轰!”

  景阳宫殿门无人推动,自行打开,荡起阵阵烟尘。

  “进来!”

  一道冷喝声从殿中响起,姜晨内心战战兢兢、硬着头皮的迈入了其中。

  他抬头望去,只见在皇座之旁,竖立着一位身披赤色轻甲的高挑女子,是刚刚声音的来源。

  她腰间别刀,秀美脸庞上的双眼如同深冬寒潭,冷漠的没有一丝感情。

  而在中央的皇座之上,一道娇小身影正斜斜的躺着,如火般的凤袍松散披在身上,却掩盖不住那玲珑有致的身躯,白嫩的赤足搭在龙椅边缘,比之玉石还要晶莹剔透,而一双比最耀眼的星辰还要璀璨的眼眸,从上面望了下来。

  不用旁人介绍,任何人在看到的时候,也能轻而易举的明白她的身份。

  大周女帝……

  姬纤月!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