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女帝家的绝世高人

第十三章 舔狗不得好死

  “原来是这样,我之前不知夙烟姑娘的身份,倒是失策了。”

  姜晨长叹一声。

  他颇感委屈。

  明明他此前根本不知道柳夙烟的真实身份,只是一段适逢其会的邂逅罢了。

  更何况,还是她主动的!

  为什么这些人要这么针对他?

  他仅仅只是长得帅了那么一点点而已!

  难道长得帅,也是一种错吗?

  这个世界究竟还能不能好了,帅哥究竟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

  化身拳师的姜晨怒饮一杯酒水,跟随着杨载的视线,看向了画舫中的一个方向。

  沿着这个方向,可以看到在画舫的另一端,有一个高瘦的年轻文人坐着,正在与身旁的友人闲谈。

  “姜兄,别人倒也罢了,大多数都如我一般,只是对夙烟姑娘远远欣赏,可也有些真的费劲心思想要做她裙下之臣的,尤其是这位仁兄,姜兄可要小心他。”杨载看着那高瘦书生,悠悠说道。

  “他是谁?”姜晨随着他一同望着。

  “此人名叫江志煜,是国子监的学生,家里似乎是勋贵旁支,也算有些身份,他追求夙烟姑娘,已经有两三载了,不知花费了多少心思钱财,只可惜,夙烟姑娘对他并无兴趣,一直冷淡的很。”

  杨载摇头晃脑,略有不屑的将高瘦书生的身份道来。

  原来是条舔狗。

  顿时,姜晨看向那高瘦书生江志煜的眼神中多出了一丝怜悯。

  正说到这里,江志煜似乎察觉到有人在看他,转过身来,看到是姜晨,顿时面色一沉,猛哼了一声,又转了回去。

  “不过是条舔狗,不值得多费心思。”姜晨收回目光,斟了一杯酒。

  “舔狗?”

  杨载先是一愣,随后仔细品味了一番,不由得哈哈大笑:“舔狗,这词用得可真是贴切,姜兄果然是个妙人!”

  “来,喝酒,喝酒!”

  …………

  酒过三巡,杨载看了看时辰,向着姜晨笑道:“姜兄,这时候差不多了,诗会要正式开始了,夙烟姑娘,也该出来了。”

  他话音未落,只听闻一曲琵琶声若珠落玉盘般响起,与之一并传来的,还有柳夙烟那温婉若云淮流水般的声音。

  “有怅寒潮,无情残照,正是萧萧南浦。

  更吹起,霜条孤影,还记得,旧时飞絮。

  ……”

  伴着悠悠的琵琶声、清亮的诵念声,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柳夙烟在两个侍女的陪同下,从后面缓步而来。

  “……忆从前,一点东风,几隔着重帘,眉儿愁苦。

  待约个梅魂,黄昏月淡,与伊深怜低语。”

  随着最后一道声音落下,听得这一首词作,满座来参加诗会的人都不由交声赞叹。

  “好一阙《金明池》,之前从未听过,看来是夙烟姑娘的新作了。”

  “夙烟姑娘的才情,女子之中,真可谓吾平生仅见,堪与元安居士媲美。”

  ……

  听到这些评价,姜晨端酒小酌,笑而不语。

  有着前身积累,他对一首词的水平还是能够评判的。

  这词固然算不错,可跟这些文人口里的称赞比起来,那就远远不如了。

  他们口中的元安居士,是中州中古年间的一位才女,有着“千古第一才女”之称,名留青史,那是真正在诗词之道上造诣深厚的人物,柳夙烟想跟她相比,显然是不可能的。

  至于为什么这么夸赞,无非是想通过这不值几个钱的称赞在柳夙烟那留下点好印象。

  他们馋的,不过是她的身子罢了。

  下贱!

  “每月十八,云淮河上举办诗会,常有佳作流芳,妾身风尘女子,不通礼数,忝为本次诗会主持,若有失礼怠慢之处,还请诸位见谅。”

  柳夙烟嘴角挂着淡笑,停下了手中的琵琶,柔声细语的开口。

  “哪里哪里,夙烟姑娘客气了!”画舫里的客人连连开口。

  “每次诗会都是取三个题,这次也不例外。”

  柳夙烟微笑说道:“本次题目,由云野先生、竹江居士和妾身各出一题,诸位请看。”

  “云野先生和竹江居士,都是镐京有名的诗词大家。”旁边杨载看出姜晨不知两人是谁,适时向着他解释。

  姜晨微微点头,看向了展开的三张宣纸上的题目,分别是“松”、“酒”和“逍遥”。

  三个题目都不是什么怪题偏题,很快就有一人站起身来。

  “在下先来抛砖引玉。”那人行了个礼,走上前,拿起笔墨,一边泼墨,一边自己大声念出。

  “大雪压青松,青松挺且直,要知松高洁,待到雪化时。”

  花花轿子人抬人,这诗一落笔,顿时有数人开始叫好,那人也满意收笔,重新回到座位和友人谈笑。

  随后,几个人依次上去作诗写词,水平参差不齐,不过毕竟都是久读诗书的文人,也都不至于辣眼睛。

  待到一人一边饮酒,一边写下一首与“酒”有关的诗词之后,又一个人站了起来。

  “夙烟姑娘,下一首,便由我来吧。”

  这声音的来源,让姜晨多了两分注意。

  赫然便是舔狗同学江志煜。

  …………

  “不知江公子选的何题?”

  看着江志煜走来,柳夙烟淡笑开口,并没有多出任何一分热情,让江志煜心下又平添了一丝不舒服。

  凭什么对那个小白脸,你热情之至,面对我,你就这么不冷不热?

  我江志煜身为舔……身为追求者,也是有尊严的!

  不过表面上,他依然挂着恰到好处的笑容,保持风度的开口:

  “之前几位兄台,多作竹、作酒,我便斗胆作一首‘逍遥’,还请夙烟姑娘品鉴。”

  逍遥这个选题,江志煜乃是深思熟虑之后的选择。

  虽然三个题分别出自三人之手,并没有人知道是谁出的哪个。

  但按照江志煜这两三年追(tian)求下来,他深知,这位夙烟姑娘虽然流落风尘,却一直洁身自好,心中常常向往能够自在的生活。

  想必这“逍遥”的取题,便是寄托了她的念想。

  对于这个选题,他有着不小的把握。

  江志煜不着痕迹的看了正在和杨载饮酒谈笑的姜晨一眼,打量了一下他的姿态穿着,流露出一丝不屑。

  “镐京文人圈子里,从未见过这么一号人物,想来不过是哪个外地的富贵子弟进京,跟夙烟姑娘恰逢其会罢了,夙烟姑娘怎么可能真的看得上他?”

  而他自己就不一样了,他是有备而来!

  这一次,一定能打动夙烟姑娘的芳心!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