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女帝家的绝世高人

第八章 做我的……皇夫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女帝凤目凌厉,快步走到了贴身侍女的身前。

  “回……回陛下。”

  被女帝如刀般的目光扫过,贴身侍女略有些惊慌的顿了一下,方才继续开口:“左相送来的那株七叶血兰花,被姜公子救活了!”

  “救活了?”

  姬纤月眼中锋芒收敛,重复了一遍这三个字,眉宇间似乎有异样的光彩闪过。

  “详细说来。”她重新恢复了常态,坐回到皇座上,向着贴身侍女吩咐。

  “是!”

  贴身侍女组织了一下语言,将姜晨救治七叶血兰花的过程事无巨细的讲述出来。

  “昨日,姜公子在七叶血兰花前枯坐两个时辰……”

  “今天一早,血兰花愈发干枯,灵物园管事海大富前去相请姜公子出手,此时,姜公子已然有了救治七叶血兰花的把握,待他走到花前,弹指滴落一滴露水,血兰花顿时转枯为荣、重复生机……”

  “救活血兰花之后,姜公子又言血兰花需在冰寒环境中方能生长,海管事本来想前来禀报陛下,请一位高品武者去改换环境,可姜公子却是派人前往孔雀园取来了焰硝,又将焰硝……”

  “待得一切按姜公子的吩咐安置妥当之后,不过须臾功夫,那木桶中便是温度骤降、凝水成冰,当真是……闻所未闻!”

  贴身侍女一口气将整个过程讲完,随后不再多说一句话,立于一旁,等待女帝的传唤。

  “一滴露水,就让七叶血兰花起死回生,这露水,定然是天地间的奇珍……”

  “他若只是一个普通人,如何来得此等灵物?”

  姬纤月半靠在皇座上,眼神明灭不定,白皙的右手无意识的敲击着身侧的握把。

  若说是碰巧,那又是有能救活七叶血兰花的灵露,又是有能制造出冰寒环境的秘术,未免也太巧了。

  更何况,他第一日,在血兰花前枯坐两个时辰一动未动,如果是早就知道救治之法,何必如此装模作样?

  可要是两个时辰就找出救活七叶血兰花以及后续培养的办法,又太过神乎其神了!

  一时间,那位一袭青衫的出尘身影,在姬纤月的心中,愈发神秘起来。

  “他或许真是海外仙山的弟子,只是由于某些原因,不能让身份外露……毕竟自古以来,这东海之上的仙人就是云山雾绕、难见真形,只有些许传说留下,想来也是有原因的。”

  “既然他不是普通人,那么……”

  姬纤月不知想起了什么,俏脸微微泛起一丝红晕,又马上收敛,未被他人察觉。

  “玉兰,去把叫他过来。”

  “是,陛下。”贴身侍女应下后匆匆走了出去。

  等到侍女离开,楚清微不可见的哼了一声,刚刚在侍女进来时稍微走远的身躯又往姬纤月身上贴近。

  “没想到他还真有这本事。”

  听了侍女的讲述,楚清对姜晨也有所改观。

  “他能救活七叶血兰花,是件好事,除此之外……”

  而女帝转过头看向她,眨了眨眼睛。

  “清清,有了那焰硝制冰的秘术,以后天气热,你也不用靠过来用真元帮我降温了,可以省下不少消耗。”

  “这……”

  楚清愣了一愣,原本稍微改观的印象再度轰然崩塌。

  “姜晨!”

  她心中咬牙切齿。

  ………………

  皇宫奉天殿外,海大富和姜晨两人正站在一块,等待着侍女通禀回来。

  “这次,真是多亏了姜公子相助,以后我老海和我灵物园手下两百来号人,还望姜公子多多提携啊!”

  海大富对姜晨的热情是一刻高过一刻,恨不得拿他能当姜晨爹的年龄结拜成异姓之交。

  “海管事客气了。”

  面对他的热情,姜晨却是随口应付。

  对于一般人而言,借着这次救活七叶血兰花的功绩平步青云,是根本想象不到的好事。

  可他自己,却是有“案底”的。

  别看现在虽然用别人传谣推脱了过去,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原身有什么手尾没有抹干净被查出来,那可就只能向“九千岁”奋斗了。

  相比于一开始从东海边境出发时的兴高采烈,现在他只想赶紧糊弄完女帝。

  然后,找份工作,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每天上班,为下班。

  就在两人闲聊的时候,女帝的贴身侍女玉兰从远处走来。

  “姜公子,陛下宣你进景阳宫。”

  玉兰脆生生的开口,对姜晨露出一个笑颜。

  “有劳玉女史了。”

  姜晨微微颔首,俊秀的脸庞上回以一个阳光的微笑。

  宰相门人七品官,更遑论是女帝的贴身侍女,哪怕是禀报同一件事,语气和讲述方向的不同,都足以决定在女帝心中的印象。

  这样的人物,足以引得无数人绞尽脑汁的讨好。

  当然,对于姜晨而言,就不必如此麻烦了。

  毕竟……

  长得帅,人缘好!

  “姜公子莫让陛下等急了,还是快些进去吧。”玉兰脸颊红扑扑的,细声细气的说道。

  “海管事,我去觐见陛下了。”

  姜晨颔了颔首,跟海大富道了个别后,轻车熟路的穿过一座座大殿,走进了景阳宫。

  “草民姜晨,拜见陛下!”

  看着上方慵懒坐着的女帝,姜晨施施然的行了个礼。

  皇座之上,女帝紧了紧火红凤袍,一双眼睛望了下来,兴致十足。

  “短短一天功夫,就救活了七叶血兰花,当真是出乎了我的预料。”

  “全赖陛下洪福,草民不敢居功。”

  姜晨四平八稳的回答,力求能够赶紧混过去,不出任何意外。

  “还请陛下遵守诺言,放草民离开。”

  “离开?”

  女帝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笑声:“这东海的仙家子弟和流落边境的皇室孤女的传闻,都已经传到了这一地步,若是让你就这么离开,让朕如何自处?”

  “陛下……此言何解?”

  姜晨心中一个咯噔,知道情况似乎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在他前方,女帝捋了捋垂落的青丝,从皇座上走下。

  “按朕的原来的想法,是将你推出午门斩首,以雷霆手段告诫那些胆敢传朕谣言的凡夫俗子,让他们好好掂量掂量自己的脑袋。”

  “不过,天子金口玉言,朕既然说你救活七叶血兰花,就放你一条生路,当然不能食言。”

  “朕……给你另一条路走,不知你是否愿意?”

  姬纤月明明只是如散步般的走着,可仅仅是说完这两句话,迈开了两三步,就到了姜晨的身前。

  她距离姜晨仅仅一步距离,螓首微微仰起,和低下头的姜晨对视。

  “请陛下明示。”姜晨低声开口。

  女帝伸出一根青葱般的手指,拈起姜晨的下巴,忽得展颜一笑,景阳宫中若有若无的“锵锵”声不绝于耳,似有赤凤齐鸣。

  “做我的……”

  她一双红琥珀般的眸子里波光流转,吐气如兰。

  “皇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