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女帝家的绝世高人

第六章 姜公子,行!

  “这……这……怎么可能?”

  灵物园,七叶血兰花前,小李执事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瞪大了双眼,嘴巴久久不能闭合。

  作为主管这株七叶血兰花的执事,他在之前的救治之中,毫无疑问是费尽了心力,几乎是要愁白了头发。

  别看他才三十多岁,却已经健康的像一个七十岁的精神老头了。

  对于姜晨能否让七叶血兰花起死回生,小李执事一直是半信半疑的。

  东海烟波浩渺,海外仙山只存在于传说之中,这姜公子,真是出自那里?说不定,海管事这次就打了眼呢!

  更何况,就算真是海外仙山的仙家子弟,就一定能救活七叶血兰花?

  中州西土东海南岭北原五方浩土,历来以中州为尊,中州,才是最精华荟萃的地方。

  中州人,尤其是大周这天朝上国的子民,生来就是天龙人,对西土的佛徒、南岭的群妖、北原的蛮族发自内心的就有一种优越感。

  中州人!中州魂!中州都是人↑人!

  大周立国六百载,皇城藏经殿中包罗万象,其中关于天下灵花异草的内容,灵物园几乎是尽可查阅,可即便如此,依然没有找到救治七叶血兰花的方法。

  这位来历神秘的姜公子,明明昨天还在七叶血兰花面前枯坐,凭什么今天一早,就能大夸海口,说自己把握十足?

  抱着这样的心态,他一路跟着姜晨和海管事赶到了七叶血兰花前,准备看这姜公子,究竟有何手段。

  可之后发生的情况,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这姜公子,没有大动干戈,没有动用灵物园积攒的种种宝物,仅仅只是和海管事一边谈笑,一边走到了七叶血兰花之前,手指轻轻一点,滴落了一滴露水。

  那露水落下,流淌在了七叶血兰花早已干枯的花瓣上,须臾间消失不见。

  下一瞬,这朵早已枝干垂落、花叶枯黄的七叶血兰花,枝干重新挺立,花叶又绽,枯黄的色彩,再度变得殷红若血。

  他几乎是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一幕,可姜公子,却没有一丝一毫神色上的变化,依旧与同样震惊的海管事谈笑如故。

  生死枯荣……

  谈笑间!

  “姜公子,果然是海外仙山的仙家子弟,果然有仙神手段!”

  小李执事悟了。

  看着一袭青衫的姜晨那谪仙出尘的气质,那足以让女子自惭形秽的面容,那弹指间让灵花枯荣逆转的云淡风轻,他深深的为刚才对姜晨的怀疑而羞愧不已。

  这样的人不是仙家子弟,还有谁能是仙家子弟?

  这样的人救不活七叶血兰花,还有什么人能救得活?

  中州的灵物园,不行!

  海外仙山的姜公子,行!

  ………………

  “哈哈,姜公子果然是神仙手段,这七叶血兰花,我灵物园绞尽脑汁不知该如何救治,姜公子一出手,立马起死回生,我老海佩服,佩服啊!”

  海大富同样震惊于姜晨一滴露水就救活了七叶血兰花,不过他老于世故,几乎只是一转眼就恢复过来,乐呵呵的开始送上接连不断的吹捧。

  “雕虫小技尔,不足挂齿。”

  姜晨双手负在身后,笑容云淡风轻,似乎对救活七叶血兰花这件事,没有丝毫居功。

  废话,有了系统爸爸,你上你也行。

  “这是雕虫小技,那我灵物园岂不是一群酒囊饭袋?姜公子这话,可真是羞煞我等啊!”海大富嘴里说着羞煞,脸上却是哈哈大笑,极力的奉承着。

  “不知姜公子,可否给我们讲讲这救治的法门?”

  不管是仙家弟子的来历,还是未来皇夫的身份,姜晨都值得他讨好。

  只是几句费不了什么力气的奉承话,若是能抱上这跟金大腿,何乐而不为?

  让他讲解这救治法门,若是隐秘,姜晨一推脱,他就顺坡下驴打个哈哈,若是愿意讲,那就是又给姜晨一个独坐书房手作妻――装b的机会。

  “小事一桩。”

  姜晨淡淡一笑,将系统发出的讯息随口道来。

  “血兰花者,实为雪兰花,世所罕见,唯有冰天雪地的极阴之所,方能孕育而出,于武道阴阳的修行,有着大用处。”

  “七叶血兰花一经孕育而成,虽然不再需要那般苛刻的条件,但也需要置于足以凝水成冰的寒冷之地方能继续生长,若是堪破这一点,其他一些细致处,以灵物园的手段,应当不难培养,可若是堪不破这层窗户纸,那便困难了。”

  “此花之前已经衰败,生机微乎其微,纵使有了适宜的环境也难以回天,好在我身上还有一滴天山寒露方才救活,只是之后,仍需置于寒冷之地,直到长成。”

  “以这朵花的景况来看,估摸着,大概还需一旬左右吧。”

  “原来如此!”海大富一脸完全懂了的模样,满是敬佩,“惭愧惭愧,如此简单之事,我灵物园两百余人却无人能够参破,还浪费了姜公子的灵材,真是愧煞!”

  其实以灵物园的经验,显然早就考虑过七叶血兰花需要某种特殊环境的情况,可是七叶血兰花所需究竟是冰寒环境,还是高温环境?亦或是其他情况?这灵花只得一株,哪里容得他们乱试?

  若非是“猜到”了姜晨的身份,他怎么敢让人放手一搏?

  现在能有这胆子,还不是因为就算错了,也能有这位“未来皇夫”背锅?

  不过这些事,以海大富眼力,自然不会让人多说了。

  “只是如今这气候,还是夏末秋初,想要制造出一片冰寒之地种植七叶血兰花,倒也有些麻烦之处……”

  奉承了姜晨一阵,海大富回归正题,开始沉吟道:“除非,请一位高品武者,以真元改换凉热,不过能做到这一步的,起码也得是四品武者。”

  “我大周这个级数的高人几乎都有要职在身,想要让他们出手,还需去请示陛下……”

  “不用如此麻烦。”

  姜晨将右手抬起,随意的摆了一摆,打断了海大富的思考。

  “这皇城之内,可有焰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