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神都是我小号

2、天灾降临

神都是我小号 切玉 4377 2020-12-14 17:27

  昏黄的白炽灯下,单良正在用胶水粘贴刚才鳞片掉落的红龙玩具。

  不知何时,外面的天气已经从晴朗转为暴雨,远处刺眼的电光闪烁,轻微的雷鸣响彻不断。

  对于这种糟糕的天气,单良已经见怪不怪了。

  敦刻尔克位置靠海,甭说雷雨,就算是飓风,他穿越过来的这段时间都已经见过几次。

  轰隆!

  刺眼的雷柱击中离店不远的电线杆,无法形容的惊雷恍若在耳边炸响。

  头顶上的白炽灯无力的闪烁了数下,最后在一片漆黑的夜晚中再也不复明亮。

  “见鬼,停电了?”

  雷暴导致的耳鸣不断在耳蜗内作响,单良捂着耳朵,大脑感到一阵眩晕。

  就在这时,一段古老低沉的晦涩咒语再次在脑中响起,呓语代替了耳鸣,在这个时刻听得格外清楚。

  “血与火的交融,混沌中心的原初灾厄。”

  “给世界带来毁灭的烈焰天灾。”

  “湮灭星海的焚烬之主。”

  “您虔诚的信徒在此献上熔火之核。”

  “以无尽的恐惧与烈焰。”

  “向主的降临献上世人的绝望及畏惧。”

  黑暗中,无根迷雾笼罩。

  电光,雷鸣,统统不可见,不可闻。

  只有耳边的呓语越发真实。

  单良摸索着离开柜台,他不知道的是,迷雾在这一刻汇聚成不可预见的长廊。

  一股莫名的力量牵引着他,逐渐与耳边的呓语搭上联系。

  ……

  会首带着其余教众离开破败的宫殿,圣女捧着红色石卵跳着祭祀的绝美舞姿。

  单良沿着迷雾长廊直走,周边是一片不可名状的混沌,身后,来路已渺,回首成空。

  他逐渐察觉到事情的不同寻常。

  最终,他扒开迷雾,从一个破败的宫殿走出。

  周围火光闪烁,岩浆沸腾的冒着气泡儿,空气中充斥着难为的刺鼻气味。

  “这里是……火山口?”单良目光闪烁。

  目光所及之处,断裂的吊桥,坍塌的洞窟,破碎的壁画,诸多遍布四处的野兽枯骨,以及一个一丝不挂的绝美少女。

  “这样的地方能够居住?”

  单良还未从所见场景中回归神来,就看到那位绝美少女以不着寸缕的光洁之身从石台上向着岩浆一跃而下。

  “尼玛,什么情况啊?我一进来就看到有美女自杀?”

  单良来不及多想,在他极度惊愕的情况下,一个滑铲过去就想拉住少女。

  “美女,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寻短见啊!”

  ……

  红絮紧紧抱着熔火之核,没有人不怕死,哪怕她是信仰焚烬之主的圣女,在濒临死亡的时刻,从心底诱发的恐惧也会轻易战胜狂热。

  更何况,焚烬之主已经数千年未曾显露过神迹。

  泪水不争气的从眼角流出,可是还没滑落就被岩浆所散发出来的炙热高温蒸发殆尽。

  周边温度高得可怕,红絮只觉得仿佛被火焰包裹,下方是连金属都能够轻易融化的岩浆,如果是血肉之躯可能只需要一瞬间就会气化。

  “湮灭星海的焚烬之主啊,我……我还不想死!”

  红絮蜷缩着身体,尽管她脸上表现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但是心里却是撕心裂肺的向焚烬之主渴求对生的希望。

  忽然之间,下坠感消失了。

  与此同时,她听到了一段古老深邃,代表毁灭与新生的古怪音律。

  像是威压的龙吼,又是深渊的咆哮,裹挟着令人恐惧的吼嘶吼一遍又一遍的冲击着红絮的脑海。

  这段古怪音律绝非她所了解到的任何语言,但却诡异的转化成了无比抽像的声音信息直接作用其心灵,让她能够在第一时间了解其中含义。

  “人类,拥抱吾,信仰吾,做吾之信徒,传播吾之真理。”

  红絮曾在教会的典籍里看到过类似描述:

  ——人类有限的心智永远无法理解神的行为,甚至无法依靠现有的理论来建立对神的基本认知,神之所以是神,是因为世界的任何文字、语言以及想象都无法描述违背了一切宇宙规则的终极恐惧。之所以能够看到神以某一种固定的形态出现在人类的眼中,以某种名号被人类熟知,只是因为人类的有限的脑海无法承载神更深层次的真相和本质……

  红絮心里一紧,忽然莫名其妙的想到,或许某个伟大的怪异存在已经降临……

  她浑身颤抖的睁开双眼,然而,入眼的一幕却在她心里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

  仿佛顶天立地的伟岸身躯,赤红的鳞片形如流淌的岩浆,全身上下都覆盖着夸张且粗大的骨刺,骇人的龙翼几乎覆盖了半个天空。

  祂浑身包裹着火焰,任何靠近祂的一切物质都将在烈焰中消亡。

  这就是……

  混沌中心的原初灾厄,能够给世界带来毁灭的烈焰天灾,湮灭星海的焚烬之主!

  祂居然真的降临了!

  下方是沸腾翻滚的熔岩,可是红絮还活着,被一只恍若山岳的巨爪托在掌心。

  源自看到神祇后人类内心深处产生的原初恐惧,再加上濒临死亡的劫后余生。

  当人类的思维无法在一瞬间承受巨大的精神压力,所有感知都会变成纯粹的空白,或呆滞,或昏迷。

  好在红絮作为侍奉焚烬之主的圣女,能够接触一些常人所不能接触的神秘,心理承受能力非比常人。

  她并未在第一时间昏迷,而是陷入了断片似的呆滞。

  ……

  单良费劲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轻生的少女拉回石台,他抹了把冷汗,好险,差亿点就失败了。

  自杀未遂的少女呆滞的坐在石台上,她像是屏蔽了周围的感知,对单良的呼喊没有任何反应。

  单良表示理解,任何人在刚才的刺激下估计都会直接吓掉魂儿。

  他脱掉身上的外套披在少女的身上,挡住泄露的圣光。

  逐渐,呆滞少女的瞳孔有了焦距,她看了一眼眼前的毁灭天灾,随后以更加狂热且坚定的目光将其抱住。

  她脑子里盘踞着一头展翅翱翔的火龙,回荡着主刚才留下的神谕。

  她张口说道。

  “至高无上的焚烬之主,我将誓死追随您的脚步,拥抱您,信仰您,做您的信徒,传播您的真理。”

  ……

  ps:阿巴阿巴,我回来了喵~OvO

  惯例求收藏,求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