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的天劫有点凶

第一章 天雷淬体

我的天劫有点凶 钢金 4297 2020-12-14 17:09

  “系统提示:恭喜宿主天雷淬体完成。”

  大周广元郡外,一处人迹罕至的林间。

  一名少年盘膝坐在一方大石上,而他的周围……近百米范围内,任何事物,草木植被皆已化为灰烬。

  而少年……

  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肉,皆有着不同的伤势,伤势最重的地方甚至可以见肉见骨。

  但是……当系统的声音响起,少年身上的伤势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

  少年名叫沈浪,是一名穿越者。

  他穿越的世界是为一个妖魔的世界……

  妖魔,穷凶极恶,并且极度的狡猾,与人类站在天生的对立面,并以人类为食饵,因为在妖魔的眼里,人类就和唐僧肉一样,可以增加它们的力量。

  不过人类中也有强者存在,他们被称之为武者,修炼到极致甚至可以做到移山填海,非常的了得。

  和所有的穿越者一样,沈浪拥有一套系统,而这套系统名为‘天雷淬体’系统,简单来说就是利用天雷来打造身躯,就如此时沈浪。

  “系统提示:恭喜宿主吸收天雷精华完成,当前肉体强度士级一阶。”

  “系统提示:开启第二次天雷淬体任务,需求击杀一百头妖魔。”

  士级!

  武者境界,境界由低到高,最低为武徒,然后是武者,武士,武师,武侯,武王,武皇,武帝,其每一境又分一至九阶……

  宿主:沈浪。

  境界:武士。

  当前任务:第二次天雷淬体,需求击杀一百头妖魔。

  当前任务进度:0/100。

  一阶段终极任务:渡天劫,倒计时35天21小时58分48秒。

  ……

  广元郡。

  沈浪穿越后所在,是为大周三十六郡县之一,人口约莫一百六十万,其中守备有六十万,差不多占了总人口的三分之一。

  广元郡为大周的边陲重镇,守卫着大周的内陆,因为它的城墙外,一墙之隔便是妖魔大量出没的妖魔之地。

  由于天色已经开始暗下来了。

  如此,趁着夜色,沈浪回到了广元郡的家,沈家。

  沈家,广元郡四大家族之一。

  家族子弟约莫一千多人。

  家主沈战,广元郡有名的天才,年仅四十三岁就已经是一名武侯级的存在,更传闻他已经一只脚迈进了武王级。

  沈浪,沈战之子,是沈战醉酒后与一名女仆所生,母凭子贵,曾经的女仆,现在已经是沈战的五夫人了。

  沈家大宅,一间小院中,一名约莫三十多岁的妇人,手捏一块手绢,站在院子的篱笆墙前,翘首以盼的同时,皱着眉头显得有些焦急。

  不过随着沈浪的身影进入妇人的眼帘中,妇人脸上的焦急终于得以缓和,然后立刻显现一抹严厉道:“臭小子,你这是跑哪去了?”

  “都这么晚了,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让娘怎么活!”

  妇人不是别人,正是沈浪的母亲,虞幼娘。

  “娘。”

  看到一脸埋怨的母亲虞幼娘,沈浪面色平静,显得有些冰冷的问候道。

  虽然成了沈家的五夫人,但虞幼娘在沈家过的并不好,因为所有人都把她当成了勾引家主的婊子,贱货,如若不是因为有沈浪,她早就不想活了。

  可以说她之所以还活着,唯一的牵挂就是自己的儿子沈浪。

  “你这是上哪去了,怎么脸上都是黑灰。”

  捏着手上的一块手绢,虞幼娘一边埋怨,一边给沈浪擦拭起了脸上因为天雷淬体而留下的黑灰。

  “咦,你的衣裳呢?”

  由于天雷淬体的缘故,沈浪的衣裳早已化为灰烬,所以便编了一条草裙遮盖住了主要的部位。

  看着沈浪身下围着的一条自己编制的草裙,虞幼娘不禁眉头又皱了起来,然后不无心疼的说道:“告诉娘,你是不是又被欺负了?”

  “没有。”沈浪惜字如金般说道

  “没有被欺负你的衣裳怎么会没有了?”虞幼娘全然不信。

  也不怪虞幼娘不信,因为光她所见的,沈浪被欺负就不下数十次。

  不过也正是因为‘沈浪’一直被欺负,所以‘沈浪’才能穿越过来,‘鸠占鹊巢’,成为现在的‘沈浪’。

  和虞幼娘一样,沈浪的日子也不好过……

  尽管他是沈战的儿子,但因为从小体弱多病,加上没有修炼的资本,而在这个妖魔的世界中,无法修炼那就意味着是废物,而废物……能得什么好。

  用地球上的话来说便是‘弱即原罪。’

  看着母亲虞幼娘自责的模样,沈浪虽然是穿越者,但是经过半年的接触,潜移默化下他已经把虞幼娘当成了自己的母亲,所以看着母亲自责的模样,他冰冷的面容出现了一丝缓和。

  “娘,我肚子饿了。”

  为了不让虞幼娘继续沉浸在自责之中,沈浪示意自己肚子饿了……

  “肚子饿了?那赶紧回屋吃饭吧。”抹了抹眼角,虞幼娘拉着沈浪走进了厢房。

  一碗白粥,两个馒头,一叠小咸菜。

  这就是沈浪晚上的全部伙食了。

  如此,‘沈浪’从小体弱多病也不是没有原因的,每天都这么粗茶淡饭,换成谁想必都健康不了吧。

  吃完饭,在洗漱了一下后,虞幼娘便吹灭了屋内的油灯。

  毕竟是广元郡的四大家族之一,虽然吃的不好,但沈浪母子所住的屋子却是非常的考究,比如那张雕凤大床,拿出卖,怎么的也能卖上百十两银子。

  只是床上的被褥,却和这床有些不太匹配,因为那被褥上,入眼满满都是补丁。

  大床由虞幼娘睡着,沈浪则睡在几步开外的一张卧榻上,同样他的被褥也是打满了补丁。

  “娘,你睡了吗?”

  夜深人静下,虽然屋门紧闭,但还是可以听到屋外那‘吱吱渣渣’的蛐蛐叫声。

  “浪儿睡不着吗?”虞幼娘拽了拽被褥,转身看向儿子所在的卧榻。

  “娘,明天是武院招收弟子的日子,我想去报考武院。”沈浪望着厢房的天花板道。

  “我想让娘你过上好日子。”

  听到沈浪的话,虞幼娘摇了摇道:“娘过不过好日子无所谓,只要浪儿你平安,娘就满足了。”

  “娘,你是不是觉得我考不上,所以才这么说的?”沈浪又道。

  虞幼娘没有吱声,不过没有吱声其实就是吱声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