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今天也要努力进化

第二十六章 日记

  雨季第一天:

  天气,雨。

  今天在家,什么看见了松鼠打闹,有只不知品种的蝮蛇想要偷袭,被发现了。

  有三只青蛙在树底,那儿有个水坑,一些傻傻的蚊虫被吃了。

  因为很无聊,所以算了算库存。

  数量最多的是松子,一共49颗,花生十二片,杏仁三颗。

  一天下来,吃了两片花生,九粒松子,没饱,但是不敢再继续。

  粮食比想象中的少,雨一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得节省。

  早早地就睡了,半夜饿醒,但是只喝了一些水,好棒,夸夸自己。

  雨季第二天:

  天气,大雨。

  风更大了,树叶落了不少,空气都变得潮湿,还好提前做了准备,温馨小巢没什么事。

  房顶上滴滴答答的声音一直没有停下,青蛙也不出门,不知道躲在哪里。

  落叶很多,以为是到了秋天。

  我知道,是因为风的关系。

  没法出门,只能在窝里稍微活动活动。

  醒醒睡睡了好几次,如果没有时间提醒,不知道会是几点。

  雨季第三天:

  天气,大雨。

  早上起床,惊喜地发现雨居然停了。

  赶着出门,去了松树林,树下落了不少松果,可惜都是空的。

  活动了下身子,很舒服。

  雨只停了半小时,又继续了,只能回家。

  原本觉得好听的雨声变味了,心情烦躁。

  还不知道雨要下多久,饿的不行,一天吃了四片花生,已经有些回潮,味道不如之前的好。

  晚上只能睡觉,想念铁憨憨的叫声,晚安。

  ...

  雨季,第七天。

  刮起了大风,好害怕,整棵树枝摇摇欲坠,耳边传来呼呼的声音。

  我已经做好了准备,要逃离。

  风吹了一个多小时,终于顶住了。

  可是屋顶的树叶全都被吹跑,肚子很饿,但是粮食已经不多了,得省着。

  拖着有些虚弱的身体,重新把屋顶收拾好。

  该死的大雨,什么时候才能停啊。

  雨季第八天。

  天气,大雨。

  昨天利用雨停的间隙,去了趟河边,河堤已经被淹没,河水变得浑浊,放眼望去,一片汪洋。

  浆果一颗都看不见,全都被雨水打落,或是腐烂或是被冲走。

  偶尔能见到些动物,也都是狼狈不堪。

  在离开的时候,河面上飘来一只动物的尸体,已经肿胀,很恶心。

  雨季第九天。

  天气,大雨。

  林亦文不想写日记了,他很忧愁。

  距离任务完成还有:9天23小时17分59秒

  种类:蜉蝣目(昆虫)

  身体状况:中度饥饿(虚弱)

  总体进化程度:口器(+68.7%),触手(+33.6%),翅膀(48.27%)肢体(+47.28%),内脏(+73.66%)保护色(100%)...

  掌握传承技能:无

  总体评价:恭喜你,已经能打败所有的蜉蝣!

  在这期间他再次蜕皮成功,得偿所愿,绿了。

  可惜,一点欣喜的感觉都没有,窝里安全的很,根本不需要啥保护色,身体的其他部位改动不大,九天下来,基本都是处于在窝里躲藏的状态。

  中度饥饿是前天就出现的,花生早就吃完,还剩下四粒松子,五颗小的开心果。

  大概就是平时一顿饭的量。

  可是,雨季似乎没有结束的意思,马上要断粮了。

  林亦文很忧愁,连续九天,剩下九天。

  早就没了浪漫的感觉,只是忧愁。

  还是把渡过一个月想的太简单了,如果,他没有找到这个鸟巢,如果没有备好一定量的食物,在雨季来临后的头三天肯定会出问题。

  可能会饿死,可能会被水淹死,可能会在寻找食物的路上因为各种原因横死野外。

  如果,巢里食物充沛,倒也不是太难过。

  问题是没有先见之明,仓促准备下,能撑九天,已经算不错了,当然,真要敞开肚皮吃,那些东西几天就没了。

  可就算节省,也有坐吃山空的一天。

  他趴在门口,探出头,看着树叶从空中飘落,掉在地上。

  现在有两个选择。

  第一,就是利用现有的食物,死撑,撑到雨季结束,如果运气好,能活下来。

  坏处也很明显,那么点东西,最多也就三四天,而且面板已经显示,进入虚弱状态,空气潮湿,容易生病。

  要是再来一个星期,肯定嗝屁。

  第二种选择,孤注一掷。

  吃个饱饭,然后出去,找到之前掏的那个窝或是别的地方,找个稳定的食物源。

  这同样也是冒险,风大雨大,危险可想而知。

  而且目标是那个松鼠窝,不知道里头有没有鼠在家。

  坐以待毙,主动出击,不管是哪个,都有风险。

  可是没法躲避,林亦文必须做出决定。

  伟大领袖...

  算了,这个不可说。

  很快,他想好了,活活饿死相信肯定很难受,那不如走出去,试试。

  转身回到窝里。

  肚子里的饥饿感早就要爆炸,要是再不吃点东西,胃都要自我消化了。

  小心地咬开开心果白色的硬壳,露出比他脑袋大不了多少的果仁。

  轻轻啃了一口,满嘴的香味。

  吃东西的感觉真好啊。

  林亦文吃的很慢,不错过一点果仁,下一顿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能有一丢丢浪费。本来一座小小的食物山,现在已经不见,松子壳被扔了出去,其他的堆到了门口作为路障。

  坚果有个好处,热量高,五分钟,他留下三颗开心果作为最后的火种。

  肚子半饱都算不上,因为状态不好,有了食物下肚后昏昏欲睡林亦文摇摇头,不能把食物浪费。

  站在门口,腹部鼓起,做了个深呼吸,他毅然决然地舞动翅膀,离开温馨小巢。

  一阵风吹来,林亦文在空中翻了个跟斗,雨水很密集,打在身上不疼,但也不舒服,冰冰凉凉。

  从小巢到松林只需要飞三分钟左右,再到那棵松树,也就五分钟。

  最好的结果,是树洞只是某只松鼠的粮仓,现在的季节食物丰富,它留着过冬用,而且不在那睡觉。

  怀着憧憬和希望,林亦文在雨中不停穿梭。

  他尽量走在树荫下,避免和雨水的直接接触,就算如此,出门不到三十秒,全身已经湿透,好在皮肤上好像有层油脂一般的保护膜,但长期肯定不行。

  还好记忆没有出差错,五分钟后,他看见了那个树洞。

  林亦文甩了甩身上的水滴,整颗树都是潮湿一片。

  看了一会,这才发现,树洞还另有玄机。

  洞口上方有个大大的结巴,水顺着两边留下,进不到洞里,而且口子相比里头是外小内大,别有洞天。

  他有些紧张与不安。

  不知道里面有没有松鼠,不知道因为下雨的关系,食物有没有被吃完。

  等了一小会,没有听到除了风雨以外的动静,林亦文行动了,飞到洞口。

  树皮有些湿滑,有些缝隙有水流下,爪子上的小勾子起了作用,将他牢牢地固定在上头。

  嗅了嗅味道,没有动物的骚气,林亦文有些欣喜,有可能不在里头。

  也有可能是通风太好,吹散了。

  在洞边有等待了一分钟,才发现有些多虑,别说他了,就算是放大十倍的声响,也会被雨声所掩盖。

  不过小心没大错,万一松鼠正好醒来,想要透透气,来个面对面就尴尬了。

  这么多天呆在小窝里头,偶尔出去放个风,除了获得饥饿感之外,也培养了耐心。

  实在无聊,他会回忆以前看过得电影,昨晚上想的是《还珠格格》,容嬷嬷的金针。

  现在自然不是上演回忆杀的好时候。

  树下有点冷,雨还在下,他得行动了。

  伸出脑袋,适应了里头的黑暗后。

  心脏噗通噗通跳的飞快。

  里头没有蜷缩着盖着尾巴呼呼大睡的松鼠,绝好的消息。

  确定之后,林亦文钻了进去,发现里头的一切还是和九天前一模一样。

  松子堆头缺了个角,花生壳,以及核桃上面的牙印。

  一切的一切,就好像是在昨天。

  此刻,林亦文除了开心,没有别的想法,这应该就是天无绝人之路吧。

  事实证明,这个树洞应该就是松鼠的粮仓,要不连着下雨,要是回来哪怕只有一次,不可能一点变化都没有。

  “菩萨保佑,阿弥陀佛,感谢上帝!”

  胡言乱语了一番之后,林亦文开始大快朵颐,暂时不考虑帮运问题,吃的自然是杏仁和开心果。

  咔嚓,咔嚓,咔嚓!

  泪流满面,九天里,他就没吃饱过,节衣缩食。

  吃饱了,林亦文满意地拍拍肚子。

  钻出了树洞。

  说来也奇怪,天空中一声炸雷爆起。

  林亦文眼前一片白光。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