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今天也要努力进化

第十九章 血腥

  林亦文此时的身长已经超过一厘米,要是加上触角和尾须,那就更长了。

  但对于整颗李子,还是个小不点,咔嚓咔嚓一顿嚼,也就下去五分之一不到的样子。

  想象中的口感,很不错。

  他满意地拍了拍肚子。

  最近消化的很快,之前一天三顿,现在至少五顿,毗邻松林,倒是不用担心说没有吃的。

  一只麂子慢悠悠地走了过来,毛茸茸的耳朵一动一动,有点可爱。

  记忆里,麂子好像是夜行性动物,不知咋了,这才傍晚,就开始活动。

  只见它目的很明确,直接来到了林亦文所在的李子树下,抬起脖子,小嘴一张,一颗青色的果实就到了嘴里。

  “诶诶,”林亦文来不及阻止:“那还没熟,你吃红色的呀。”

  麂子似乎也被酸到了,狠狠地甩了甩脑袋,唾液四溅,却又舍不得吐掉,嚼着嚼着就咽了下去。

  林亦文有同感,他也尝试过青绿的果实,那酸爽,别提了。

  这只像是鹿的动物抬起头,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再吃一颗。

  “红色的,那个好吃。”林亦文抖了抖翅膀。

  麂子也许听懂了,再次伸出脑袋,选了个又大又红的果实。

  看着对方欢快地摇起短短的尾巴,擦咔擦咔的声音不断传来,已经吃饱的林亦文又忍不住对着脚下来了一口。

  “好吃吧,呱唧呱唧,我也觉得不错,呱唧呱唧,要不也不会老远飞过来,咕嘟。”他一边吃,还不忘交流:“我也吃过青草,味道不行,你啊最好记住这个地方,以后饿了就可以过来。”

  林亦文并不担心食物全部被吃完,经过几次,他有了觉悟。

  自己有了思想,但并不代表所有权,大自然的馈赠,是给所有生物的,想要独占?

  不存在。

  就拿这棵李子树来说,上头有蚂蚁,有昆虫,有的果实上还有鸟儿留下的痕迹,真要算,蜉蝣才是另类,根本不需要进食的虫子,居然来分了一杯羹。

  但大自然是慷慨的,你尽管吃,吃穷了算我输。

  显然,麂子学到了,接下来,它不再选择青色的果实,站在树下大快朵颐,这食量让林亦文好生羡慕。

  能吃是福啊。

  有的枝丫比较低,已经被别的动物关顾了一遍,麂子有些着急,抬起了双腿,直立起身子,努力地够着头顶上的果实。

  林亦文只能喊加油,他的力量还不足以将果实从树上摘下,要不投喂下也是挺有趣的。

  正当虫在看的精精有味的时候,状况突生。

  麂子忽然就开始奔跑,几秒后,一阵腥风袭来,大王不知道从哪儿蹦了出来,迈着强有力地四肢在后边追击,眼睛紧盯着猎物。

  麂子似乎有经验,事出突然,没有准备,很快被大老虎追近了距离,要是保持直线,很快就会被扑倒。

  正当大王伸出脑袋,准备一口咬下,麂子后腿一蹬,来了个九十度转弯。

  老虎随着惯性,冲出去了两米,很快反应过来,再次跟上。

  林亦文小心脏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太刺激了啊!

  “加油,加油!”

  嘴里喊着,也不知道是给麂子还是给大王。

  狩猎过程很短暂,麂子很努力的奔逃了不到三十秒,就被虎大王扑倒在地,血崩大口一张,身体开始抽搐,鲜红的血液流了一地。

  震撼!

  林亦文自然是见过老虎,但是在动物园里,吃的也是加工好的牛羊肉,电视里倒是见过捕猎过程,但通过摄影机记录,又隔了一层屏幕,没有啥特别的感觉。

  所以,当血淋淋的捕食活生生在面前上演的时候,心里真的,五味杂陈。

  猫吃鱼,虎吃肉,大自然的法则。

  一分钟前还鲜活的生命在虎爪下抽搐,还是让他有些难受。

  虎大王很是悠闲,确定猎物已经死亡后,先是抬头看了看四周,它和狗一样,都有护食的本能,

  确定周遭没有问题,低头舔了舔粘上血迹的爪子,吭哧,一口咬在麂子柔软的腹部。

  整个进食过程是血腥和野蛮的,却又顺利成章。

  老虎是麂子的天敌,它的数量少,可能方圆几百公里只有这么一只。

  如果没有它的存在,也许那些食草动物就会泛滥,破坏了环境的平衡,草被吃光了,其他生物也很难生存。

  只是...

  林亦文终究做人比较久,一些思想改变不过来。

  那只可爱的,有着短短尾巴的麂子刚学会吃红色的李子,这会可能还没消化,忽然就成为了大王的猎物,被残忍的杀死,吃掉...

  “哎!”心里长叹一声,念了几句阿弥陀佛,算是给它超度了吧。

  虎大王很悠闲,一口一口吃着新鲜的食物,时不时还传来擦咔声,大概是肋骨被咬断的声音。

  这只麂子可不小,三四十斤是有的,大王就像个机器一般,张嘴,少一块,张嘴,再少一块,十分钟不到,只剩下半个身子。

  一周下来,其实捕食的场面见得不要太多。

  可不管是青蛙,鱼儿吃蜉蝣,蜘蛛吃蜻蜓,变色龙吃蚱蜢,都没有眼前一幕来的血腥。

  地面上是一片狼藉,鲜血,碎肉,内脏到处都是,大王的吃相只能说是豪放。

  两只前爪摁着猎物,牙齿轻轻一撕,带下一块肉,稍稍咀嚼,咽下肚去。

  吃了好一会,大王好像是累了。

  张开嘴,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站起身来,将前腿伸的倾斜着,屁股往后,做了个瑜伽动作,然后趴下去继续享受着可能是几天来的第一顿饭。

  林亦文知道,捕食过程虽然很快。

  但在之前,也许已经尝试过无数次,失败了无数次,在草丛里已经蹲伏了许久,才换来这一顿饭。

  半小时后,用餐完毕。

  大王很是节省,地面上大点的碎肉,都捡着吃完,这才缓缓悠悠,很是满足地离开。

  林亦文歪着头,目送老虎离去之后,鬼使神差地掀起了翅膀。

  他观察的很仔细,有块拇指大小的肉大王没有注意到。

  他目标明确地飞了过去,犹豫了三秒,狠狠地咬下一口。

  唔...真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