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今天也要努力进化

第四章 看戏(求收藏,推荐票)

  野生覆盆子,在全国各地有不同的名字,地莓子,山莓,刺泡子...在森林里很是常见,是许多昆虫小动物的最爱。

  林亦文在看到的瞬间,脑海里就传来了讯息:可以吃,很好吃,快去吃!

  不过,他暂时没有付诸于行动,眼里不断减少的倒计时提醒着,只要能坚持,他似乎可以继续活下去。

  但,着应该有个前提,不能死于非命,成为其他捕食者里的猎物,要是被青蛙一口吞进肚子里,被胃酸融化...

  无法想象!

  而且,他有种感觉,自己似乎一直在进化,翅膀和腿都变得更有力量。

  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刚醒来的时候,没有饥饿感,他的体内似乎变得不一样,且变化还在持续。

  难道?

  最终能进化成人?

  林亦文触角不自觉地在空中舞动,相比于之前,似乎也长了不少,空气中传来许多中味道,通过触手收集,传递到大脑,判断是否安全。

  “不可能的!”他低头看着自己的爪子:“蜉蝣怎么可能进化成人,给十亿年也做不到啊!”

  远处,同类还在寻找配偶,青蛙和鱼在大快朵颐,蚂蚁同样在凑着热闹,随时掉下来的蜉蝣,对于它们来说,可是大餐一般的存在。

  胃里传来信息,要吃东西了,全身上下的每个细胞,都需要营养。

  如果可以,林亦文更想要吃肉,可是,就他的小身板,哪有肉给她吃,就算摆在面前,凭借上下颚的力量,也无法撕破吧。

  观察了许久,林亦文终于动了。

  他轻盈地在空中飞舞,时快时慢,时上时下,蛇皮走位。

  林亦文想活下去,所以,他很怂,非常怂。

  如果是人,在这深山老林,需要注意的也能是毒蛇,可能是野兽,可能是悬崖,但可以利用各种工具,将危险降低。

  如果是蜉蝣呢?

  林亦文不知道,他只是凭借着本能,凭借着对自然的了解去行事。

  虽然小只,但飞行的速度真不慢,二十多米的距离,走走停停,一分钟不到就抵达了,但他没有急着扑上去,而是降落在了片叶子上。

  林亦文忽然发现,计时器可以当做钟表来用。

  “所以,我现在可以知道几点了!”他歪了歪脑袋:“又有什么用呢,是可以每天按时起床,还是制定锻炼计划,还是会有食堂准时开饭?”

  心里苦笑了下,不再胡思乱想,将注意力放在眼前。

  这是一片的野生覆盆子,藤蔓上有不少尖刺,不过对于林亦文,已经是巨大无比,加上身体轻盈,根本不用担心会被刺伤。

  他要注意的,是里头的捕食者。

  大概两米开外,有个巨大的蛛网,要不是上头挂着些落叶,以及已经成干的昆虫尸体,一不小心,还真有可能被兜住了。

  细心观察了后,看见了网的主人,一直黑黢黢,八只脚,长相狰狞的蜘蛛正躲在角落,一动不动,等候猎物的到来。

  正好,有只蜻蜓飞过,遭中了!

  二十多厘米的蛛网剧烈地起伏着,蜻蜓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本能让它不停地挥舞着翅膀,不知道等待了多久的蜘蛛行动了,快速来到了猎物处。

  猎物的大小出乎他的意料,没有马上接近,而可怜的小蜻蜓越挣扎,蛛丝缠绕的越多,特有的黏性,让它挣扎地越来越无力。

  猎手看着情况差不多了,尝试着向前,蜻蜓似乎也知道危险来临,散发出了潜力,再次开始疯狂抖动。

  蜘蛛冲了上去,原本完整的蛛网已经被猎物扯了个大口子,要是掉下去,可是亏大了。

  两只昆虫之间的战斗打响,蜘蛛张开嘴,露出獠牙,和蜻蜓扭打在一起,要把毒液注入到它的身上。

  蜻蜓自然不愿意束手就擒,剧烈地反抗...

  林不不儿时抓过苍蝇,送给蜘蛛当食物,那会只觉得有趣。

  但现在看来,确是惊心动魄,蜘蛛输了,它得重新编织一个网,继续等待,蜻蜓输了,就要献出生命的代价。

  双方都很努力,都在拼命。

  林亦文看的很认真,他在学习经验,蜻蜓的体型比他大了十倍都不止,可是面对坚韧的蛛网,只能被动抵抗,而且就目前的情况,已经是回天乏术,要是他一头扎进去,估计最多二十秒,坟头草都长不起来了。

  蜻蜓不再动弹,蜘蛛的心情肯定很愉快,它开始慢悠悠地继续吐死,将猎物完全包裹起来,林不不知道,接下来,它将会注入消化酶到蜻蜓体内,接着,就是不算文雅的进食过程。

  只是,林亦文忽然冒出了个想法,蜻蜓吃起来什么味道?

  卧槽!

  什么情况?

  难道,自己要进化成食肉动物?

  不能够吧,就自己的小身板,可以吃什么啊,浮游生物,本家?

  那算是肉么?

  算了算了,不想这些,林亦文觉得将目标定位半米之外鲜红的覆盆子比较实际,找只蚂蚁和他单挑,输的绝对是自己,就算他更大也不行。

  蚂蚁作为在地球上生活了一亿年的生物,当时的霸主恐龙都灭绝了,它们还活着,自然有其道理。

  林亦文想要抱起林小小,费力的不行,可蚂蚁却能抬着至少十倍的东西飞奔,那嘴对于蜉蝣来说,是非常有杀伤力,更别提蚁酸了。

  正面pk,没有任何胜算!

  至于同类,林亦文更做不到,也不去想。

  张开翅膀,几秒钟后轻轻落地,没有任何的动静。

  硕大鲜嫩的覆盆子就在眼前,他绕了一圈,触角不停地收集着各种信息。

  脑海里只有一句话:吃啊,你特么倒是快吃啊。

  咵叽!

  林亦文张开了“血盆大口”狠狠地咬下,已经熟透的覆盆子松软无比,一个小颗粒被咬了下来。

  爆浆!

  酸酸的,甜甜的,营养高,味道好,妈妈我要喝。

  他想要放声歌唱了,终于能体会,多拉A梦和大雄在只剩下一个铜锣烧,将自己变小后的快乐。

  这么好吃的东西,居然比身子还大,居然边上还有许多,

  不要太幸福了。

  至于为什么虫子会有味觉,重要么?

  不重要!

  经过人变成蜉蝣的事,林亦文觉得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他都不会惊讶。

  吭哧吭哧吭哧吭哧!

  他吃的非常快,因为多呆一会,就多一分的危险,猎豹都要在树上进食,更何况他这只小虫虫。

  三分钟后,小拇指头大小的覆盆子没了三分之一,林亦文终于吃饱了。

  正当他从果实的内部想要爬出来,顿时发现不对劲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