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今天也要努力进化

第九章 话痨属性

  好大啊!

  说的是这片深林。

  林亦文躲在一棵大树叶子下,远眺四周。

  绵绵的青山百里长,河流像是一把剪刀,将森林一分为二。

  看不见冒着黑烟的工厂,高耸的楼房,奔流的汽车,以及人类。

  有的只是青山绿水,

  也就是金山银山。

  不知怎么的,林亦文心里就冒出这句话。

  小时候在农村,许多围墙门口就用大红的油漆写着些个标语,本来已经忘了,忽然就从记忆里涌现出来。

  此时此刻,他想要放声高歌。

  “绵绵的青山百里长哟,巍巍耸起像屏障咿呀喂咿呀喂...”

  有句话老话说的好:

  人要是没有梦想,和无忧无虑有什么区别。

  那说的是人,他现在是只虫子,

  没梦想,

  但有想法。

  和那群只想着交配的同类比,和那群只知道凭借遗传本能的捕食者相比,他还是有优势的。

  那就是会思考。

  首先,河流不能久呆,小窟窿可以作为暂时的栖身之所,但不能常住。

  万物生长都需要水,放眼望去,这片沙滩是适合喝水的地点,其他都属于悬崖峭壁。

  林亦文观察了半小时,狐狸,豪猪,黄鼠狼,梅花鹿...

  围绕着这片水域,形成了完整的生物链。

  对他来说太危险,那么多动物吃喝拉撒都在水边,昆虫就多了。

  自己身体小,其实浆果里的水分已经充分了满足需求,实在不行,早上起来补点露水,绝对没有问题,犯不着来凑这热闹。

  对于新窝,林亦文有些怨念。

  身体小,有好处,也有坏处。

  好处是容易躲藏,一朵花儿,一片叶子,一个小洞,随便找个地方猫着,要不注意观察,真不容易发现,既可以挡风遮雨,又能躲避阳光。

  可是,对于捕食者来说,这些屏障形同虚设。

  蚂蚁,螳螂,蜈蚣...几乎可以无视地形,其他动物比如猴子,羚羊之类,都有哨兵,遇到捕食者给与警告,能逃跑。

  林亦文的兄弟姐妹们...

  他摇摇头,多是真的多,河面上乌压压的一片,不顶用啊。

  一只只惊虫上脑,除了交配,就不知道其他事。

  能不能有点理想,能不能有点抱负,能不能...

  不能!

  靠是肯定靠不住的,触角传来的信息永远都是同一个意思。

  他忽然非常想念小小,那只自己亲自取名字的蜉蝣,记得上一次,还是家里的小狗,取名叫豆芽。

  如果小小在边上,兴许能帮点忙吧。

  系统也真是的,为啥非得是只蜉蝣呢。

  豹子,老虎,猴子,实在不行松鼠也不错,至少能搭建自己的巢穴。

  想到这儿,林亦文忽然笑了。

  要是变成一只猴,搭建了树窝,然后被人类发现,估计会被拿去切片研究吧。

  林亦文摇摇头,把奇怪的想法驱出脑子,现在的主要的任务是寻找食物来源。

  啪嗒嗒,他抖动着翅膀,肚子传来的饥饿感不容许继续思考。

  昨天覆盆子的味道似乎还在嘴里残留,口水都要下来了。

  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顺着灌木沿途飞行,既然河边会有浆果生长,必然不会只有几棵。

  飞了整整十分钟,林亦文哀嚎。

  他速度挺快,停停走走也跨越了几百米的路程,不出所料,确实浆果丛非常多,可是成熟的红色果实一颗都没见着。

  飞鸟,昆虫,猴子对于这些美食没有任何的抵抗力,甚至他还发现一只蜗牛,在忙腾腾地爬着。

  只能说,昨天是运气爆表,河边的覆盆子居然剩下那么多熟透的果实,现在才是正常的状态。

  相信不只是他,许多生物都在觊觎。

  多少年来,世世代代前辈总结的经验已经深深融入了基因里,知道什么季节,去找什么食物,更有聪明一些的,还能记住大概的位置。

  林亦文算是外来者,且没有什么竞争力,只能被动接受。

  长距离的飞行,让他觉得身体变得虚弱,原本挥挥翅膀就能上升好几厘米,现在不自觉地往下掉。

  不行了,必须要吃东西。

  好在,那些还是绿色没有引起其他生物的注意,都知道味道不如红色的好吃,被留了下来。

  降落之后,他没得选择,吭哧一口咬下。

  酸,涩,苦...

  触角都不受控制地疯狂舞动。

  瞳孔缩小,四肢抽搐。

  好难吃啊!

  可是不咀嚼又不行,咽不下去,要只是酸就还能接受,最主要是涩。

  至于为啥一只蜉蝣会有味觉,这玩意没法解释。

  难吃,但可以吃!

  可以提供身体需要的营养。

  好不容易忍着不适吞咽下去,正要张嘴,林亦文犹豫了。

  mmp!

  真的好痛苦。

  嘴似乎都没了知觉,昨天那覆盆子又大又甜,只是过了一晚上,从天堂掉到了人间。

  算了,先不吃,他决定到。

  味道是一方面,主要是看看身体能不能接受,万一拉个肚子,或者出现别的啥不适兴许会造成生命危险。

  只吃一小口,兴许还能挽救。

  一切都要小心为妙。

  找了片叶子,藏到了底下,脚上的倒钩很轻易地支撑起整个身体。

  远处,太阳已经升起,大方地将阳光洒下,鸟儿叫的更是喜悦,还夹杂了不少其他动物的声音,朝气蓬勃。

  一只黑色的小蚂蚁爬到了隔壁的枝丫上,触角不停地摇摆。

  林亦文警惕。

  子弹蚁,火蚁,非洲军蚁可是能让狮子都蹦起来的存在,面前的这个小黑点虽然没有自己大,可是,不容小觑。

  它可是能摇朋友来着。

  不用多,来个三四只,他将会成为对方的美餐。

  小蚂蚁似乎已经发现林亦文的存在,停在那,看了过来。

  “你要干嘛。”

  “不要过来,要不我可飞走了啊。”

  “小东西,想弄我,没门。”

  话痨属性+1

  两只小虫子隔着一小段距离,互相观望,就像不互通语言的两个人,鸡同鸭讲。

  小蚂蚁暂时没有离开的意思,林亦文也不懂它在表达什么意思。

  也许是问个好,也许是在观望,看看面前的猎物是不是失去了抵抗力,有没有下手的可能。

  “我和你说,我是以前是个人来着...”

  “哎,为什么就你一个蚂蚁啊,兄弟们呢,难道和我一样是个另类...”

  “你平时有什么爱好啊,我喜欢刷抖音,就是那种短视频...”

  “你知道是谁把红色的果实都吃了么,带我去揍他...”

  “我三岁的时候啊...”

  “别走,你别走啊,再唠会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