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今天也要努力进化

第八章 不能改变那就适应

  林亦文就像个婴孩,醒一会,睡一会。

  清醒的时候,也不敢出门,慢慢整理着门口,累了,就躲进深处,进行休息。

  基本能确定,这个牛叉的系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直接延长了自己的生命,面板上的数据又有不少增长,尤其是口器和内脏,相比于其他器官,几乎是一小时一个样,断断续续的施工,让肢体进化程度也超过了百分之十。

  到了清晨,被阵阵鸟鸣声唤醒后,

  伸了个懒腰,感觉了一会身体,很好,没有任何问题,感觉力量稍微强了一些,至于个子有没有变大,不知道!

  刷牙是没啥必要了,活动活动触须和肢体,做了个早操。

  几厘米高的洞口通过一晚上的修补,堵得严严实实,只留下了供他出入位置。

  他顺着小孔慢慢地伸出头去。

  河水哗啦啦,不知疲倦地流淌,远处的青山上云雾缭绕,叽叽喳喳的鸟儿已经开始欢快的鸣叫,估计这会是六点都不到,太阳还未升起。

  老规矩,观察。

  确定四周没有危险之后,林亦文抖了抖翅膀,轻盈地飞起,直接扑向目的地,河边的芦苇丛。

  半米多高的芦苇长势喜人,绿油油的,几乎看不见枯萎的黄叶,一大片,沉甸甸地垂下。

  而叶子上边,有着一颗颗晶莹剔透的露水。

  玉碗冰寒滴露华,粉融香雪透轻纱。

  在古人的诗句里,一切的一切都可以变得非常美好,简单的一滴露水,被形容的仿佛琼浆玉液一般。

  实际上呢!

  其实就是普通的水,顶多就是夹杂着一些树叶泥土的味道。

  当然,解渴还是不错的。

  灌了一气之后,林亦文满足地唰唰两前肢。

  会吃饭,会喝水,还会洗脸的蜉蝣见过没有,厉不厉害!

  动物,昆虫也要睡觉,这个时候,应该是相对安全,夜行的那些已经回巢,其他的还没醒。

  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虫儿被鸟吃,

  还好,鸟儿看不上他。

  有只翠鸟在河面上的树枝站着,一边梳理着羽毛,一边观察着情况。

  说时迟,那时快,

  只见它如离弦之箭,蹭地一下就钻进了水里,几秒钟后浮出水面,嘴里叼着一只指头大小的鱼儿,满意地展翅离去。

  化为昆虫不到24小时,林亦文已经见识了大自然的残忍。

  放眼望去,似乎一片祥和。

  可是到了细处,却是无比的血腥和暴力,蜘蛛吃蜻蜓,鱼儿吃蜉蝣,螳螂捕蝉...

  就是这些血腥的捕食行为,却又很好地维持了平衡。

  所有生物都是凭着本能在行事,饿了,找食物,渴了,找水,累了,找个地方睡觉。

  空有一身泡妞的本事,可惜自己是个妞。

  圆周率是3.1415926,三角形最稳固,肥皂可以用猪油制作,火药的主要成分是硝石...

  林亦文知道这些,

  但有个屁用啊,凭着他的小身板,能做啥?

  能换食物,还是能建个家,还是能躲避捕食者的猎杀?

  挫败感。

  有那么一丢丢。

  但是还行。

  林亦文学习不是最拔尖的,长相不是最出众的,家庭也是普普通通。

  他的座右铭是:既然不能改变,那就努力去适应。

  那还是小学的时候,同桌的孩子买了个变形金刚的文具盒,林亦文羡慕的不得了,回到家后,就和母亲提出要换一个,虽然自己的铅笔盒也还不错。

  惨遭拒绝后,他使出了小孩都爱用的,一哭二闹三打滚的招数。

  非但没有起到效果,反而换来了一顿胖揍,心里就有些明白。

  后来渐渐懂事,见到了许多许多的不公平,也就习惯了。

  既然系统给了任务,要活三十天,那就坚持吧,看看一个月后,会发生什么情况。

  而且,里头的传承技能尤为特殊。

  哪个男生心里没有武侠,英雄梦,如果能重新为人,然后会飞了...美滋滋。

  喝饱了水,就得关心食物的问题。

  经过一个晚上,林亦文肯定了两件事。

  第一:

  身体的进化和使用的程度有关,昨天刚“出生”,系统界面没有任何的数据,只显示总体的进化进度。

  使用最多的地方,肯定是五脏六腑,就算是睡着了,依然在工作,所以提升的点最多,随之而来的是食量变大,力量加强。

  因为着实太小了,就算身体变大三分之一,其实都不哎看的出来。

  用系统的话来说,还是一只蜉蝣。

  第二:

  也是让林亦文昨晚上辗转难眠的理由,就是寿命。

  现在有八成的把握,系统把生命结构调整,各器官都在不停地进化,只要不作死,正常就不会死。

  可是,问题又来了。

  就算是狮子,老虎,都不敢百分百说从幼儿活到成年,一直到老死。

  目前生长的环境虽然不如撒哈拉沙漠啊,非洲草原那么严酷,可以说是鸟语花香都不为过。

  林亦文对外力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能做的事情只有小心再小心。

  多观察,把危险系数降到最低,多躲藏,不和大佬们刚正面。

  只有打起十万分的注意,才有机会停过一个月。

  出发之前,林亦文已经打算好了。

  今天要做两件事。

  首先,寻找食物。

  那片覆盆子已经被田鼠兄弟霍霍光了,不过,夏季,是许多浆果成熟的季节,而且这儿土地肥沃,雨水充沛,想来,不会只有那一片。

  他其实挺羡慕松鼠来着。

  吃饱了,还能兜着走,随便找个树洞,至少几天不用出门。

  昨天其实想要尝试来着,根本无法将果实从根茎上摘取,更别提说拿一些到家里放着当存粮了。

  第二件事,是探查周遭的情况,如果可以,最好还是能找个更隐蔽的巢穴,那个小窟窿实在太明显,无遮无挡,可不能拿自己的小命来开玩笑。

  嗡嗡嗡...

  一只,两只,无数只蜉蝣破壳而出。

  河流在这儿刚好是个转弯,流速变慢,成为孵化的好地方。

  林亦文正想离开,就见到一小群的同类直接冲了过来。

  “哇,这个小哥哥好大只。”

  林亦文怒道:“会不会说话,这叫雄伟。”

  “雄伟的小哥哥,你要不要和我交配呀?”

  林亦文连忙逃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