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今天也要努力进化

第二章 活过一个月

  转身一看,林小小已经闭上了眼睛,他的蜉蝣朋友,死了!

  林亦文有些哀伤,只有她,没有想着和自己交配,只有她,和自己聊天,只有她,居然会提问。

  林小小的名字是他取得,他觉得和她应该是朋友。

  如果小小还有一小时,不,半小的生命,也许可以多聊一些。

  林亦文又趴了一会,觉得应该要给这个朋友做点什么,站起身,飞了过去。

  林小小的眼睛还是睁着的,它们没有眼皮,有些悲哀,算是死不瞑目么,但她最后说的话,应该是开心的,因为她有了自己的名字,虽然可能并不明白名字是什么意思。

  身体很轻,应该是已经产过卵了,他想要把唯一的好友土葬来着,于是,六只爪子扣在了小小身上,用力地扑腾着翅膀。

  出了树叶之后,两只小虫瞬间掉到了水里,连水花都没有溅起。

  林亦文高估了自己的力量,纤细的爪子并不足以支持同类的重量,溪水哗哗流淌,将小小小小的身体冲走,他想要拉着,却又收回了手。

  就算拉回来又如何,凭借自己,难道还能真挖个坑么,那也许会让有限的生命再减少一些吧。

  腾空而起,等到小小已经看不见,躲避了几只想纠缠他的母蜉蝣,又回到了那片树叶上。

  哎...

  林亦文叹了口气,他真的想不明白,为啥会投胎到了蜉蝣身上,做个短命鬼,就算做只幼虫也好啊,好歹有个1-2年的寿命。

  说真的,他不想死,一点都不想。

  上辈子婚都没结,孝都没尽,就没了,来了第二次机会,结果,是只有几个小时寿命的小昆虫。

  玄幻小说也是看过一些的,那些个主角转身,都是到了人身上,天赋异禀,或是有金手指,有着光明的未来。

  他呢?

  从出生,就开始要等死,而且,来的将会非常迅速。

  通过河边生长的植物,林亦文知道是在华夏,他甚至还看见了一只野生的金丝猴,正在树上悠闲地吃着果子。

  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才是艳阳高照,忽然就暗了下来,林亦文抬头,就见到一大片乌云正缓缓地飘了过来,更是有隐隐的雷声轰鸣。

  眼前的同类们完全不为所动,依旧在缠绵,飞舞,就算是鱼儿疯狂的在水面进食,也丝毫不能影响它们交配的本能。

  蜉蝣太脆弱,一场暴雨,可能会带走无数的生命。

  林亦文出生还不到一个小时,他还年轻,不想死,于是利用强大的复眼开始观察,自己所站的树叶太小了,经不起暴雨的打击,只要有颗雨点砸在身上,肯定挂。

  小溪的边上是片鹅卵石的沙滩,再过去点有个土坡,而土坡上有个小洞。

  雷声越来越响,越来越近,闪电像是银蛇一般落下。

  林亦文振翅高飞,小心地躲避着空中的同类,快要到达时,正准备下降,忽然就发现岸边有一群的青蛙。

  呱,哧溜,

  呱,哧溜,

  又小又蠢的蜉蝣在青蛙看来,是送上门的美食,都不知道躲闪,它们只需要呆在那,就会有源源不断的食物送上门来,伸出舌头一卷,轻松惬意,自助餐!

  空中的小虫实在太多了,林亦文没有引起青蛙的注意,也许在狩猎者看来,花力气去追一只飞的高些的食物没有什么意义。

  十几米的距离,对于林亦文不算太远,他很警觉,控制着翅膀观察了一阵,要是一头扎进去,里头躲着只蜈蚣什么的,那就是送了快递了。

  还好,很安全,深大概有七八厘米,高大概三厘米,应该是某个石块掉落后形成的,但对于林亦文,却是个安身的好去处。

  于是,又趴下了。

  在他看来,趴下就是最舒服的姿势,以前当人的时候,都顾着上课,就算周末也泡在实验室里,忽然停下来,觉得还蛮不错的。

  这个小小的窟窿,就像是他的安乐窝,莫名有种舒适感。

  又过了大概五分钟,大雨倾盆而下,对于漫天飞舞以及在水面上飘着的蜉蝣可谓是灾难,豆大的雨水砸到泥土里,浮现出一个个小坑,接踵而来的是狂风。

  可怜的蜉蝣们开始慌乱,想要躲避,可微小的身躯完全无法可大自然抗衡,原本乌泱泱的一片,很快就没了踪迹。

  林亦文只是冷眼旁观,这是自然的法则,他只做了一个多小时的昆虫,无法代入,更无法去帮助。

  他有些好奇,几个小时之后,自己会是什么感觉?

  是渐渐无力,视线变得模糊,痛苦的离去,还是直接眼睛一闭,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所以,林亦文很认真,第一次死亡,稀里糊涂,第二次,他真切地体会,甚至,已经把这个小小的洞窟当做墓地。

  夏天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

  哗啦啦下了一阵后,太阳出来了,天边出现了一道美丽的彩虹,洞下的小草上挂着一颗颗水珠,晶莹剔透,很是漂亮。

  林亦文盯着水珠看了很久,不知道为什么,他很想知道是什么味道,于是,再次飞了出去,离开了安乐窝。

  他的降落并没有影响小草,没有一点的抖动,很是平稳,小心地爬了过去,水珠...不,巨大的水团就在眼前。

  林亦文歪着头,不知道如何下嘴。

  于是,伸出口器,直接对准了水团,

  咕嘟,咕嘟,咕嘟!

  哈!

  好舒服啊!

  正当他在享受水珠的清凉,边上传来了声音,林亦文眼珠子一转,放下心来。

  是另外一只蜉蝣正艰难地挥动着翅膀,上面沾了一些些尘土。

  “你好!”他打了个招呼:“你要喝水吗?”

  那只蜉蝣看了他一眼:“我要去交配。”

  “可是你都飞不起来了。”林不不劝他:“不如休息一下。”

  “我的时间不多了,再见。”

  说完之后,这只蜉蝣晃晃悠悠地起飞,去到了河边,在那,又有一大群同类聚在了一块。

  林亦文出神地望着它们,以至于脑海里的声音都忽视了。

  “活过一个月,开启下一轮测试!”

  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