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今天也要努力进化

第十五章 小绿

  虎大王泡了一小时的澡,林亦文也看了一个小时。

  新鲜,真的看不厌。

  期间,有只蠢萌的野兔蹦蹦跳跳地去到河边,发现水里的老虎之后,真的是一边跑,一边尿,闹出了不小的动静。

  不晓得大王是吃饱了,还是觉得兔子太小不够塞牙缝,只是淡淡地目送它离去,没有要起身追逐的意思。

  这兔子回去可以吹半年了。

  上岸,甩毛,长啸一声,大王不紧不慢地迈着健壮的四肢离去。

  直到看不见老虎的身影,林亦文才回过头来,如果有个电话,他会打给周姓男子,让他来拍几张照片。

  天已经暗下,白天活动的动物么多数已经回到巢穴,躲避危险的夜晚,昆虫变得更活跃。

  一只蚱蜢跳到了林亦文边上,他已经不是之前那只容易受惊的蜉蝣了,淡定的很,不为所动,就和刚才见到兔子的大王似的,气质最重要了。

  沙沙沙...

  蚱蜢愉快地啃食着稗草,林亦文就那么看着,说起来,二者还有些相似,有点远亲的意思。

  只是自己飞的多,蚱蜢跳的多。

  沙沙,咕嘟,沙沙,咕嘟...

  吃的很香,林亦文其实不饿,但看着就觉得稗草的味道似乎很不错,要不为啥它一直啃个不停呢。

  于是抖动着翅膀,飞了过去。

  蚱蜢对于金黄色蜉蝣的到来没有意外的动作,依然在进食。

  “我吃一口哈。”

  林亦文礼貌地打了个招呼,张开嘴,坚韧的稗草瞬间少了一片。

  咔嚓,咔嚓。

  咀嚼了几下。

  hetui!

  就是草味,不香,不甜,有点涩,有点干,并不是脑袋里想象中的味道,好失望!

  蚱蜢停了下来,看了林亦文一眼,似乎有些好奇,你特么别浪费食物啊。

  表达完意思,继续埋头苦吃。

  “sorry,这个不是我的菜,都留给你吧。”林亦文发出友好的信息,又飞了回去,躲到了蒲公英下边。

  搞不清楚咋回事,变成虫了,居然还挑食,其实自己也挺无奈。

  相比蜉蝣,他更像是人的感觉。

  树叶,青草根本吃不了,非得是那些个浆果,水果才行。

  要是不挑,和蚱蜢一样,就不需要去辛苦寻找食物了。

  想来,不吃草的原因,大概是进化需要的能量比较多吧。

  可是大象,长颈鹿...

  算了,不纠结,想不通的事就别想,不添堵。

  蝙蝠还是在飞行,数量少了一些,附近可能有个山洞,里头风景优美,有着几千几万年的钟乳石,而顶上挂着密密麻麻的蝙蝠。

  想到这些毛茸茸,长得像老鼠,带着尖牙的动物,林亦文就觉得有些不舒服,不自觉地缩了缩身子。

  绿色的小蚱蜢对于捕食者的存在熟视无睹,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只要不传来什么声响,那就继续吃。

  林亦文其实没有偷懒,虽然看了好一会猛虎出浴,但眼睛没有闲着。

  在身后十几米外,有棵大树,树梢有个鸟窝。

  他自然不是想要鸩占鹊巢,大多数的鸟儿都是吃虫的,贸然上去,怕是要送了快递哦。

  观察好久,那个鸟窝有些破败,而且不是很大,最主要,这么长时间,没见到有鸟儿归巢,似乎是空的。

  林亦文有个大胆的想法。

  就住在窝里,但在干草树枝之间躲藏,好像还挺不错的。

  “诶,小绿,你家在哪啊,晚上我去到借宿怎么样?”

  他回过头,蚱蜢吃草。

  林亦文抬头继续盯着鸟窝:“我的窝被野猪一家子破坏了,没地方住,好可怜的。”

  他又回头,蚱蜢吃草。

  林亦文抬头继续盯着鸟窝:“你说那边的鸟窝有没有鸟住啊,我要是飞上去,会不会送菜?”

  他再再回头,诶?

  蚱蜢不见了。

  眼珠子一转,我去!

  地上趴着一只变色龙,嘴里正在咀嚼着什么。

  林亦文连忙掀着翅膀,飞出去十几米,这才停了下来,后怕地看着来时的方向,深怕对方追过来。

  等了好一会,这才放下心。

  “小绿啊,你死的好惨啊。”

  林亦文在干嚎。

  “就不能看着点么,到了身边都没发现。”

  “那变色龙也太阴险了,完全没注意,颜色看不出就算了,还一点动静都没有,好可怕。”

  林亦文心有余悸,要是刚才没动,兴许被吃的就是他了。

  这也是敲响了警钟,林亦文觉得已经够小心了,可是,其他动物就是有先天的优势,稍稍走神,厄运随即降临。

  本来今天高高兴兴吃着树叶子的小蚱蜢,已经成为变色龙嘴里的美食。

  有点难受,他好像是天煞孤星一般。

  刚认识林小小,小小挂了,见到只蜻蜓,被蜘蛛干掉,加上现在这只小蚱蜢。

  林亦文在祈祷,祈祷毛毛虫没事,祈祷小黑蜉蝣没事,祈祷那只掉下松塔的松鼠没事。

  不知怎么的,背后又开始痒痒。

  试着抬起后腿,可是够不着,林亦文从悲伤中醒来,拱起身子,在草梗上摩擦。

  好一阵后,才觉得舒服了。

  猛然间,他醒悟了。

  不会吧,自己难道是要蜕皮?

  也不是没有可能啊,相比于昨天,个子长了不少,不是没有可能诶。

  低头,翻转着前肢,细细的,长长的,还挺漂亮。

  “希望蜕皮之后,给个保护色吧,金黄太惹眼了。”林亦文自言自语。

  他真的不喜欢身体的颜色,漂亮有啥用,除了吸引母蜉蝣外,就是让他更容易被人发现,徒加危险而已,算哪门子进化。

  一切都是猜测,也没蜕皮的经验,不过纪录片里蛇啊,螃蟹啊蜕皮之前,好像也是会痒痒,症状相同,心里不免有些期待。

  只是目前瘙痒的程度还能接受,估计还得等几天。

  就算趴在叶子里躲着不动,林亦文也没有觉得无聊,刚才的生死瞬间让他的警觉性爆棚,蚱蜢也许是替死鬼,如果没有它在边上,也许被吃的就是自己了。

  至于鸟窝,放弃了。

  因为看见只漂亮的小鸟飞了回去,站在上头梳理着羽毛。

  还好,没有冒失地上去。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