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酷爱哲学的度化僧

003章 我要你……我自己原形毕露!

酷爱哲学的度化僧 枫铃下 6086 2020-12-14 16:57

  “两位久等了,住持有请,请随我来!”

  没让西门遮雪和原口优太郎等太久,那看门的扶桑僧人火急火燎地跑了回来,朝着两人双手合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有劳小师父。”

  开玩笑,西门遮雪的身份摆在那里,森清苑如果据不相见,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在等着他,所以即便再有什么不方便,也只能亲自接见。

  跟在扶桑僧人的后面,走在清水寺当中,可以感受到那份古韵,只可惜,其中掺杂了一些不干净的气息,这便是西门遮雪执意要进入清水寺,并且见森清苑的主要原因。

  “嗯?你也跟来了?”

  西门遮雪注意到原口优太郎跟在自己身后。

  “这是自然,自在法师SAMA的安全由我来守护!”

  原口优太郎恭敬道,现在他的任务就是确保西门遮雪的安全,其他任何事情都往后稍一稍。

  别看原口优太郎五十岁的年纪,真实实力还是相当强悍的,不然也当不了扶桑区西门分家的执事。

  不过,原口优太郎可能没想到的是,有一些东西,不是靠凡人的力量能够解决的。

  “哎……”

  “算了,到时候小僧稍微分神照顾一下你吧。”

  西门遮雪叹了口气,想到自己还是要去拜会一下西门听雨,这个原口优太郎也算是忠心不二的属下,最重要的还需要他带路,所以顺便照顾一下没毛病。

  穿过清水寺前面的那些可供人参观的庙宇,来到了后面的屋舍,这里普通人是禁止进入的,是清水寺寺内那些僧人的住所,不对外开放。

  “自在法师,住持就在里面等您。”

  来到一处相对宽敞的屋舍前,扶桑僧人示意这里就是森清苑的住所。

  “有劳。”

  西门遮雪微微一笑,径直推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里面,是非常标准的扶桑系内饰布局,而作为清水寺住持的住所,更显一些清雅脱俗,能够感受到一丝丝佛法的味道,这是常年研习佛法积攒起来的,没有几十年道行是不可能那味儿的。

  有一位身穿僧袍的老和尚盘坐在榻榻米的地板上,脸色看上去确实不太好,应该就是清水寺的住持,森清苑,在整个扶桑区的僧人中也算是德高望重的老和尚了。

  “有贵客来访,贫僧无法起身相迎,还望恕罪。”

  森清苑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中气不足,看样子确实得了什么重病。

  西门遮雪心中冷笑一声,进入这房间后明显感到“浊气”又浓重了几分,你不生病谁生病?

  嘴上当然不会这么说,西门遮雪放下锡杖,端坐在森清苑面前,笑道:“无妨,森清苑住持有恙在身,可以理解……”

  “冒昧一问,住持所患何病?”

  “有劳自在法师挂心,只是一些痼疾,加上人老了,没有性命之虞,静养些日子便可。”

  森清苑露出和善的笑容,表示自己没事。

  “别客气,小僧对于医理之道略有涉猎,可为住持诊断一二,开些良方,或许有用。”

  听到西门遮雪想要为自己看病,森清苑脸色一变,拒绝道:“不劳费心,贫僧的病贫僧自己清楚。”

  “是吗?NMSL!”

  “嗯?”

  “小僧是说,‘那没事了’!”

  “唔咳咳!”

  “原来如此,自在法师博学,贫僧不懂这些所谓的外语字母缩写之意,见笑了。”

  森清苑不疑有他,略显尴尬道,毕竟字母缩写这种比较时髦的东西他没有去了解过。

  “术业有专攻,住持佛法高深,不了解这种粗浅学识也是情有可原的……”

  “至于小僧嘛,可担不起‘博学’一词,与住持你相比还是差了几个档次,毕竟你可以预知自己的病情。”

  西门遮雪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只是这话语中带着阴阳怪气的味道,即便仔细品位,也找不出半分破绽,让森清苑觉得有些不妥,但就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相当难受。

  开玩笑,西门遮雪当年可是前往九幽之地,与穷奇探讨极致的阴阳怪气,一论便是七日。

  最终还是以西门遮雪的哲学令穷奇折服,而他自身也得到了升华,领悟了阴阳怪气之道,修为大增。

  “不知自在法师此次驾临敝寺所为何事?”

  这边森清苑开门见山询问西门遮雪来此的目的。

  虽然森清苑表面上依然是一副得道高僧的慈祥面目,但眼中却闪过一丝隐晦的不耐之色。

  森清苑很快掩饰过去,不过还是被西门遮雪捕捉到了。

  “清水寺历史悠久,是扶桑区数一数二的寺庙,高僧辈出,佛法弘扬,小僧初来乍到扶桑区,自然要前来拜会,聆听住持佛法,也是一门修行,不知住持可否指点一二?”

  “理应如此,不过……”

  “不过住持身体抱恙,或许不太方便,小僧自然不会勉强。”

  进入西门遮雪的节奏,完全猜到森清苑想要说什么,提前抢话,让后者难受持续+1。

  “呵呵……你能明白就好,贫僧……”

  森清苑尴尬一笑,想着这个时候直接送客,不打算再跟西门遮雪扯皮。

  “原来住持知道小僧对建筑颇有研究,那小僧就献丑了,说道说道这清水寺的建筑风格。”

  “……”

  还不等森清苑下逐客令,西门遮雪又一句话直接堵了上去,硬生生把前者憋了回去,整个老脸都涨红了,心中狂喷:MD!老子怎么就知道你丫的对建筑颇有研究?都TM是你在那里自说自话!

  想归想,气归气,森清苑表面还是不能表露出不满的情绪,一来自己在外面是得道高僧的形象,所谓的“偶像包袱”还是有的。

  二来便是西门遮雪的身份,万一这个九华大地西门家宗家的第一继承人被轰出清水寺,以后少不了各种麻烦。

  “自在法师果然博学,贫僧佩服,既然如此,那便请教了。”

  森清苑借坡下驴,脸上笑嘻嘻,心里MMP,希望西门遮雪赶紧结束,然后送客。

  “住持好学,小僧佩服!既然住持如此诚心诚意地请教了,那小僧自然不好藏拙,献丑了。”

  “我……!”

  森清苑差点忍不住暴起,想在西门遮雪头上暴扣,最后还是冷静下来,一切以大局为重,只能笑脸相迎,示意后者可以开始了。

  西门遮雪微微一笑,仿佛没有看到森清苑的反应,整理了一下思绪,形式上做足了功夫。

  “清水寺已有上千年的历史,虽然经历过战火的损毁,但其整体风貌仍在,确实是难得……”

  “而且从每一栋庙宇中可以感受到庄严的佛法,这是长年积累下来,历代高僧道行凝聚所致,无愧京都最古老,佛法最高深寺庙之称。”

  这一通夸赞让森清苑极为受用,作为京都最古老的寺庙,清水寺确实有它骄傲的资本,即便是得道高僧,对于夸赞是不会讨厌的。

  “不过!”

  突然,西门遮雪话锋一转,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盯着森清苑,淡然的语气中透露出不容置疑:“为何庄严法相的清水寺中,小僧感应到了不应该存在的邪恶气息呢?”

  “不知住持可有合理的解释?”

  “……”

  随着西门遮雪的话音落下,整个房间的气氛瞬间降到冰点,站在旁边的原口优太郎甚至打了个冷颤,心中震动不已。

  一方面是震惊西门遮雪为什么会对森清苑提出这样的质疑,另外一方面,自然是察觉到周围空气产生了异样的变化,让他这个凡人当中算得上高手的人产生了警觉。

  “你早有察觉?”

  “那是自然,不然小僧何必故意恶心住持呢?”

  “你!”

  森清苑这个时候一扫之前病恹恹的模样,眼神变得阴冷狠厉,却再一次被西门遮雪气到语塞。

  “住持别动气,你不是说了重病缠身吗?万一落下永久性的病根就不好咯。”

  面对凶神恶煞的森清苑,西门遮雪依然保持着风轻云淡的模样,时不时调侃一番。

  “你找死!”

  这个时候森清苑也不再卧病床榻,变得无比灵活,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年近80的老和尚,身轻如燕,急速朝西门遮雪而来,带着满满的怒气和杀意,身上隐隐浮现出一丝黑气,诡异万分。

  “哼!”

  虽然没搞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森清苑杀气腾腾地冲向西门遮雪,原口优太郎自然不会坐视不理,他的职责就是保护西门遮雪的安全。

  原口优太郎横跨一步,来到西门遮雪面前,挡住了森清苑的行进路线。

  “森清苑大法师,我劝你……”

  “你最好还是不要挡在小僧面前哦……”

  “滚开!”

  不等原口优太郎耍帅把话说完,以及后面的西门遮雪好心提醒,森清苑已经来到面前,抬手一记横扫,直接将前者击飞出去。

  “呼――”

  “嘭!”

  原口优太郎狠狠地砸在地板上,直到现在他还是一脸懵逼,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他甚至没看清楚森清苑是如何出手的。

  “不管你是西门家什么第一继承人,既然你找死,贫僧成全你!”

  森清苑原形毕露,现在哪还有得道高僧的模样,面容凶狠可怖,脸上透露出浓浓的煞气,双眼瞳孔可见猩红之色,恶狠狠地对着西门遮雪道,已经不在乎对方是什么身份。

  “哦~弥陀佛!”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