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历史军事 修凡纪

第44章 天杀

修凡纪 鬼斗才 6233 2022-06-23 12:08

  ,最快更新修凡纪最新章节!

   剑宇宗内掀起了修炼狂潮。外门弟子发了狠的修炼居然影响了内门弟子。这一举动让剑宇宗各大主峰的人反思,于是将附属峰中一个月开启一次的灵源阵,改为半个月开启一次。这是他们所能做的最大限度的努力。

   内门弟子中有人十年甚至二十年都不能成为核心弟子,实力只在融合境圆满,便无法再精进。心动境,这种玄而又玄的境界实在难以触摸,但是看到外门弟子如此卖力,似乎点燃了他们死灰般的心境。

   戒律堂有所收敛,不过还是有人会克扣任务奖励,然而这种行为已经不能惹怒外门弟子了。

   关路安和陆田文是事后才知道无心又一次出了风头,忍不住打趣,但也在暗暗用劲,希望快点增进修为。

   刘枫和张琛依旧备受折磨,这种修炼狂潮让力不从心的两人觉得自己就是废物。忍不住自怨自怜,看到一个个外门弟子修为增进,他们实在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再这样下去,我们怕是要失去仙缘了!”刘枫坐在床上感慨道。

   “是啊,力量重新梳理,要在身体中改变运行轨迹,是多么难的一件事。”张琛回道。

   “可我不想失去仙缘,我又做不到!”

   “一样!”

   “哐”房门被推开,无心走将进来,见两人没去修炼,也知道其中缘由,从乾坤戒中拿出两粒丹药,道:“这可是我从我师父那搜刮来的两粒玄阶的‘筑基丹’,你们别在这副模样了。”

   刘枫道:“什么意思?”

   “意思是让你们重新筑基!”无心笑道,“难道你们以为一人只能筑基一次?”

   “难道不是?”

   “哎,我就筑基了两次!”

   “什么?”

   “别这么惊讶,你们就按我说的做吧!”无心实在不想解释,道:“要不要,不要,我扔了!”

   刘枫、张琛二人从无心的话语中回神,连忙接过。

   “要不你们双修吧!”无心打趣道。

   二人瞪大眼睛,问:“男的和男的也能双修?”

   无心一巴掌拍在张琛的头上,道:“想什么呢?我的意思你当他的左手,他当你的右手!”

   两人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无心,拿着手中的丹药走出房间。

   无心躺在床上,探查着乾坤戒中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他厚着脸皮从他师父那里搜刮来的,按照他的说法,这些东西放在师父那里没有半点作用。倒不如让他废物利用了。

   他还记得师父当时一副想揍他的神情,不过最终,在师父反应过来之前,溜出了洞府。

   无心不知道单华渊到底是什么实力,但是他能感受到他的强大。他原本以为战裘光的事情会有后续,不过天剑峰似乎就此算了。以此猜想,多半是师父出手了。

   无心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不免觉得有些无聊。他已经是融合境圆满,但是进入心动境这个境界却并没有规律可寻。天道规则无数,万法皆有可能。单华渊让他多出去走走,可一时间他还真没什么特别的方向,主要是明风和紫馨那里都没有消息传来。

   “难道又要进一次禁地,不过结果还是一样吧!”无心很快放弃这种想法。禁地中的秘密,就连单华渊都不肯告诉他,他便知道,追问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真是浑浊啊!”无心摸着头叹道。

   一阵风将房门吹开,同时袭来的还有一股香气,无心望向门口,但见一白衣丽人,悠然踱来。

   “紫馨师姐!”无心从床上惊起,兴奋喊道。

   “看你最近风头出的,还以为你忘了我这个师姐呢?”紫馨打趣道。

   无心摸头,道:“哪敢,哪敢!”

   紫馨道:“不好意思啊,你托付我的事情,也没有及时过来跟你说。”

   “没事,没事!”

   “在我面前还是说实话吧!脸上写着的可不是这么一回事。”

   无心连忙斟茶,道:“师姐先喝口水再说!”

   紫馨望着无心的样子,实在不能把他和那日在天剑峰下说话的人相提并论。

   “白狼他……”紫馨喝一口,迟疑了半晌。

   无心紧张道:“白狼他…死了?”

   “没死!”

   “那是…跑了?”

   “也没跑!”

   “那他怎么了?”无心问道。

   “他开口了,他说他知道那些身穿黑白横条,胸前绣一朵花的人是什么组织。”紫馨答道。

   无心平复一下心绪,道:“是什么组织。”

   “我想先问你怎么惹了那些人,你会说吗?”紫馨道。

   “不会!”无心干脆道。紫馨一愣,她没想到无心会说这话。无心看了一眼紫馨的神情,道:“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我是怎么惹了那些人。”

   紫馨见无心神情有些烦闷,知道他没有说假话,道:“白狼说那个组织叫‘天杀’!”

   “天杀?”无心一脸懵。

   紫馨道:“我也没听说过这种事情,甚至觉得荒唐。”

   “为什么?”

   “因为白狼说这个组织又叫‘替天行道’,奉天的旨意杀掉那些天道不允的存在,这些人遍布五域。”

   “天道不允?什么意思?”

   “按照白狼的说法,这种人天生可能会成为神魔仙妖,甚至威胁道本主的存在。”

   “本主?”

   “就是你本来是人,但是天生就拥有了神魔仙妖的力量,最终可能会打破某种平衡。而这种平衡是天道的平衡。”

   “你的意思本主是天道?”

   “我不知道,白狼也没有说得很清楚,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天杀’是一个恐怖到极致的存在。就连白狼那种妖在说这些的时候,神情都充满了恐惧。”

   “等等,你刚刚说‘天杀’的人遍布五域,也就是凡人当中也有?”无心惊诧道。

   “这个就不清楚了,白狼不愿意多说,他说再说下去,他的命都保不住。无心,你就真的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追杀你?”紫馨担忧道。

   “师姐,我是真不清楚啊,不过知道他们是谁,似乎我心里舒服了许多!这个暗地里的敌人浮出水面也不过是时间问题。”无心像是解决了一件天大的事,困扰他这么久的问题得到解决,豁然了许多。

   “不过,白狼说从来没有人能躲过‘天杀’的利剑。凡是被盯上的目标,最后都会钉在天杀的石柱上!师弟,你可得多留心了。”紫馨道。

   无心道:“就让他来吧!看看他们打算怎么把我钉在石柱上。”

   “真是不知者无畏啊,白狼口中的天杀最少都是金丹境,你确定你……”

   “师姐,想得太多呢会头痛的!谢谢你啦,不过还希望你能保密!”无心笑道。

   紫馨喝了一口茶,叹道:“哎,终于还你一个人情了,我们两清了!”

   “我们两清了,我们两清了,我们两清了!”紫馨的话一钻入脑海,便如同山谷中的回应一般在脑海中回荡,洛雪的脸骤然袭来,无心几乎控制不住自己。心跳紊乱,呼吸急促,洛雪的脸再一次清晰,满嘴鲜血的模样刺激着,无心瘫坐在凳子上。

   “师弟,师弟,你怎么了?”紫馨见状,大声喊道。

   无心脑海里骤然混乱,这句话牵连出的人便是南宫驰越,被他踩在的脚下的画面再一次浮现。

   “好痛!”无心一会捂住心脏,一会又抱住头。

   紫馨不知道无心说的是心痛还是头痛,可是那副模样却让她失去了平静。

   “你走,你快走!”无心喊道。

   紫馨有些自责,快速离开了屋子,可是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刺激了无心。

   无心头疼欲裂,出奇的是那颗强大的心脏也发出了痛感,无心从来没有这种体会,即便偶尔想到洛雪也不至于出现这种情况。这种疼痛,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

   心脏传来的疼痛,像是有人拿刀将其割裂,脑海中传来的疼痛,如同有人拿针在扎。

   两种疼痛袭来,他根本不能运转丹田中的力量来平息。

   咚!

   无心倒在地上,挣扎不已。

   啊!

   无心被痛感折磨,忍不住发出凄厉的惨叫声。

   关路安几人回到房间,见无心披头散发躺在地上,双眼空洞,嘴里呓语道:“我们终于两清了,我们终于两清了。”

   他们自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明白无心为何会变成这样,既不像中毒,又不像发癫,那双眸子里的空洞透着死寂。

   连续十几天无心都是这副状态,或坐在床上喃喃自语,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语,或者走在路上傻笑。一开始,他的嘴里只是重复着“我们两清了,我们两清了”。可到后来,他的话语变得十分怪异,有时候甚至能看到他跟地上的蚂蚁说话。

   “疯了,许多人都认为无心疯了。”

   一个月后,无心还是这副模样,单华渊将他接到了洞府之中,因为紫馨来找他,将白狼说的话复述给了单华渊。

   单华渊每天都能听到无心讲着那些奇怪的话语,他不懂,查阅了无数,也没找到无心说的是什么话。

   可他有一种错觉,无心像是在与人交谈,至于对象是谁?他无从得知,但他相信,无心一定看到了他们都不曾看见的东西!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