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人渣,相信我!

  一时之间,几乎所有人都在议论韩氏总裁未婚妻钟敏纯与现任妻子安静澜。
  所有人都在等着看一场大戏。一场撕逼大戏。
  所有人都在期待时装节的到来。
  舆论也呈两面对战的趋势。
  分为支持钟敏纯派,与支持安静澜派。
  支持钟敏纯派的大骂安静澜小三,不要脸,鸠占鹊巢……
  支持安静澜派的大骂钟敏纯无良,缺德,要死就死,玩什么假死啊,害得我静澜好好的一个姑娘背上小三的骂名。……
  支持钟敏纯的大吼:我敏纯可是Morga大师的唯一弟子,比服装设计,安静澜,你也太自不量力了,找死呢吧。
  支持安静澜的也不示弱:未婚妻了不起啊?我静澜还是合法妻子呢。Morga的徒弟了不起啊,拿Morga大师的名字压人,也不怕给师父丢脸啊!我静澜可是新人,呵,一个大师的弟子和我静澜一个新人叫板,要不要脸啊?
  安静澜和钟敏纯都没有再管舆论的事情。
  安静澜埋头设计。
  钟敏纯也忙着收集着干妈需要的信息资料。
  蒋诺琛心情十分复杂和矛盾。
  原本,看新闻上面写钟敏纯回来与安静澜抢韩泽昊,他心头是雀跃的。他想着澜澜与韩泽昊离婚之际,正是他趁虚而入之时。
  随着每一天新闻的更新,他越看心头越不是滋味。
  什么安静澜为了爱情,无惧Morga大师弟子的光环,奋力一搏啊!
  什么钟敏纯为了抢回自己的位置,向安静澜施压,安静澜为了守住婚姻拼命死扛啊!
  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澜澜竟然会为了另一个男人而如此的奋不顾身?
  她,是否已经忘了,她曾经学习服装设计的初衷呢?
  而他,却是记得清清楚楚。
  是他劝她学的,是他说他们的爱情,他会努力走出九十九步,希望她向他迈出一步。
  这一步,就是为了他,学习服装设计。让他妈妈看到她闪光的一面。
  她学了,可最后却是用在为别的男人而努力上。
  他知道,在时装节上,她会是闪光的。
  麦果大师都说,她是他四十几年人生里,资质最好的学生。
  他不能深想,越想,就越觉得心口堵得慌。
  他打了几个电话约施尧嘉谈离婚的事情,施尧嘉干脆避而不见了。他去了霍家两次,也没有见着施尧嘉。
  他双拳紧攥,驱车往片场而去。不见是吗?他去堵她。他一定要离婚!
  ―――
  陆峥把霍梓菡的追求者名单放到了韩泽昊的办公桌上。
  名单装了两个文件袋。
  一个文件袋有三厘米那么厚。
  陆峥啧啧笑道:“真是看不出来呢,霍二小姐原来这么有魅力,她的追求者从M国排到了北冰洋。各种皮肤的都有啊!”
  “与她交往过的分出来了?”韩泽昊冷冷地问。
  陆峥挑眉:“小爷办事,你不放心?不止是与她交往过的挑出来了,所有的特别的,我都有标注,慢慢看吧,满意的话,别忘了给钱。我是挺满意的。”
  陆峥说完就走了。
  走到总裁室门口,他的眸色,黯了黯。
  虽然韩泽昊没有明说,但他大概猜到,那天韩泽昊之所以跑到陆宅去和他动手,是因为韩泽昊怀疑他与安静澜之间有不清不楚的关系。
  他想了很久很久,他想,如果安静澜不是韩泽昊的老婆,或许,他真的会喜欢她会追求她,会为了她放弃整片森林吧?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她有好感的呢?
  是她哪怕基础已经很牢固了,仍然坚持一丝不苟地踢腿和冲拳,还是她明明不是他的对手,却执意每天与他对打,哪怕总是以趴下而告终,却从不言弃呢?
  或者,是从她被冤枉偷了项链,承受不了心理压力而脸色苍白开始?
  或者更早,是从她甜甜地叫他陆教开始吗?
  这些,有什么重要?
  她是韩泽昊的老婆,他陆峥就不会再有想法。就算喜欢,他也会克制自己,不让自己再动情。
  不动兄弟的女人,从来都是他陆峥的原则。
  他眸光又再闪烁了一下,他退回总裁室,眸色认真地望着韩泽昊:“你确定你想好了吗?不管敏纯能不能赢得比赛,你都不会和安静澜离婚?”
  韩泽昊冷眸瞅向他:“你觉得呢?”
  “最好这样!”陆峥说完,离去。
  韩泽昊抬起头来,看着陆峥离去的背影,眉头微微皱了皱。
  他伸手拿起陆峥甩给他的两个文件夹,打开来。
  陆峥的确是一个优秀的侦探,调查来的资料,十分详细。分类也很明确。
  有十几个人,被陆峥特意挑出来了,这些人里,有偏执者,有巨富者,有心狠手辣者,有绝症者,还有黑帮头子、混混以及囚犯。
  韩泽昊眸光冷冷地扫着这十几个人的资料,他修长的手指笃笃地敲打着桌面,一下,又一下。
  随即,他的唇角扬起一抹冷笑来。
  电话,在他的手里,他拨了一个号码,冷声道:“King,我这里传真五个人的资料给你,把这些人找出来,让他们骚扰霍梓菡。那个绝症者,你给他一笔巨款。反正他也活不久了,能骚扰霍梓菡,又能得到钱,我想,他应该会克服种种困难。那个偏执者,派个心理医生给他一些心理暗示,让他的偏执症更严重一些,死缠着霍梓菡。那个囚犯,你想办法把他从狱中捞出来。两个混混,先与那绝症者一起,骚扰霍梓菡,不必太过,给她添点堵就行!”
  陆峥调查的资料真是十分详细。
  那个囚犯被判了十七年,都是拜霍梓菡所赐,呵呵,捞出来以后,不知道他会不会和霍二小姐相爱相杀呢?
  韩泽昊挂断电话以后,唇角的笑意更冷。
  King的办事效率极高。
  他只是在办公室处理了一下午的公事。
  就收到了King传回来的消息,那个叫扎西的绝症患者和两个混混已经拿了钱开始行动了。
  韩泽昊这边早就让林政关注霍梓菡的动向。
  King的电话刚挂断,林政的电话便打了进来:“韩总,霍二小姐那边,突然多出三个追求者,很是疯狂。霍二小姐被追得躲在家里不敢出门。听说那些追求者,是从国外追过来的。”
  “继续关注!”韩泽昊说完便挂断了电话,没什么好意外的,现在只是开胃菜而已。
  那个偏执狂和那个囚犯才是重头戏。
  有种挑拨安安和他离婚,就要有种承担挑拨之后的后果。
  两个小时以后。
  林政又再打电话来汇报:“韩总,三个追求者中,有一个追到了霍宅去了。奇怪的是,霍二小姐竟然让他进入了霍宅。”
  “嗯。”韩泽昊没多大兴趣地应了一声。
  在偏执狂和囚犯出场之前,他都不会有兴趣。
  将今天的最后一份文件签好字以后,他合上文件离开了总裁室。
  他还急着去看安安的时装设计情况呢。
  应敏纯的要求,他没有告诉安安,就算输了,他们也不会离婚的这个事实。
  所以,他看到的便是安安拼命努力的样子。
  她每天抱着时装设计书看,拼命地画图,满书房都是她的设计稿。
  半夜,还悄悄地爬起来轻手轻脚地去书房画。
  她在为他努力,为他们的未来努力。他真的很感动,二十八年的人生里,从来没有如此感动过。
  敏纯说,一个人,只会在他在乎的人,爱的人为他付出的时候,才会感动。爱得越深,越容易感动。
  他知道,他对安安的爱,已经深到自己都不了解的地步。
  一回到韩宅,他径直去书房,一眼就看到安安坐在那里,手里握着笔,秀眉微蹙,思考着什么,然后埋下头刷刷画了几根线。似乎不太满意,她的秀眉蹙得更深,随即,她的脸上浮现出暴躁的情绪来,嘶嘶几声,她把手里的设计稿撕了,用力地扔出去。
  设计稿砸到韩泽昊的脸上,安静澜这才觉得哪里不太对劲,猛地看向门口,看到韩泽昊,她的脸上滑过一丝窘迫的神色。
  “你回来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咳,那个,今天我情绪有些不太好。画的时候,明明心里已经想得很完美,可有些东西,就是无法在纸上呈现出来。”
  韩泽昊一脸温柔的神情,大步走近,他将安静澜拉起来,拥进怀里,声音带着蛊惑的味道:“安安,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不管你这次的比赛结果如何,我们都不离婚!”他的语气,是肯定的。
  他应敏纯的要求,不说只要安安参赛,敏纯就解除婚约之事。但他可以告诉安安,他的立场。
  他的立场是坚定的,不会有丝毫的动摇,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他爱她!
  除了她以外,他不会再娶任何女人!这任何女人,当然也包括敏纯。
  安静澜抬起头来,眸色同样的坚定:“所以,我想要一次性痛快地解决!”
  韩泽昊定定地看着安静澜。
  安静澜声音坚定地传来:“人渣,我知道我们的爱情从来不被外界所看好,也不被身边的人所看好,更得不到亲人的支持。不止因为我的身份地位不高,也因为我这个人的不够优秀。所以,我一直试图改变,好让自己足够站在你的身边。
  钟小姐有些话是对的。我既没有身份也没有地位,如果自己还不能优秀的话,有什么资格站在你的身边?这一次是钟小姐,下一次还会有别人。我不能一直活在你的羽翼下,我不能把所有的压力交给你一个人来扛,我会心痛!
  至少,这一次我与钟小姐之间的比赛,是完全公开透明化,没有一丝阴谋的。我也相信钟小姐的为人,如果我赢了她,她一定会答应与你解除婚约。韩泽昊,相信我,我不会把你输掉!”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