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说你爱我

  韩泽昊无端让陆峥挨了几拳,心里过意不去,但让他道歉,他怎么丢得起这个脸?
  好像,他二十八的人生里,除了在安静澜面前说话会低三下四以外,在任何人面前,他都是端着的。
  就是对敏纯,也只是态度比一般人好些。
  没给陆峥道歉,但他给陆峥打电话了:“陆少,晚上去你那里烧烤,给敏纯接风!”
  他倒是给自己找了一块极好的台阶。
  陆峥怒:“烧烤你妹,小爷我现在还伤着呢,小爷的肋骨断了,一个月不能玩女人!”
  韩泽昊:“……”
  想了想,他沉声道:“我明天让林政给你划五千万玩女人的专款!等你好了,尽情玩!”
  说得那么认真,直接把陆峥逗得绷不住了,他立即道:“你现在就让他划过来!”
  “好!”韩泽昊唇角弯了弯。
  到底是二十几年的兄弟,陆峥立即就给他面子了。
  陆峥似乎还不满意,对着电话叫道:“别以为给了我玩女人的专款我就不计较了。说,抽什么疯?为什么打我?”
  “咳……”韩泽昊轻咳起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他难道要说,因为一张他抱安安的照片。可是总要编个理由,于是他说道,“安安收到一张我和敏纯抱在一起的图片,要和我离婚,我气得没处发泄,所以想找人打一架。在锦城,只有你挨得住我的拳头。”
  陆峥怪叫起来:“尼玛,韩泽昊,你果然有病啊!找人打架就打架,你开几个小时的车跑陆宅来,还一幅要打死我的样子,我信了你个鬼。我信了你我就不是陆侦探,而是陆白痴。”
  “你爱信不信!”韩泽昊砰一声挂断了电话。
  皱了皱眉,他又再拨通陆峥的电话:“陆少,帮我彻底调查霍梓菡,主要调查情史,重点看看有没有偏执的爱慕者之类的。”
  陆峥:“……”
  半晌,才八卦地问:“我说,你这是要玩什么啊?这敏纯才刚回来,你又看上霍梓菡了?”
  “她也配?”韩泽昊语气里尽是不屑,“让你查就赶紧查,把她的所有追求者,谈过的没谈过的,名单全部给我。”
  挂断电话以后,他一双眸子危险地半眯起来。再拨通了林政的电话:“立即打五千万给陆少。另外,世锦建材那边,有没有问题?”
  林政是一个办事能力极强的人,立即汇报道:“世锦那边我盯得很小心,没有打草惊蛇。目前合同正常履行,不过,韩泽勋那边似乎耐不住,有蠢蠢欲动之势。这三天时间里,频频与韩泽琦接触。”
  “很好!照原计划,透一些可乘之机给他们。把泽杰集团拖下水。”韩泽昊冰冷地说道。
  呵,他们手里的韩氏股权抵押给森冠担保公司,借了几十亿,以为还钱就能再把韩氏股权赎回去吗?做梦!
  挂断电话以后,韩泽昊去安静澜画图的书房,就看到安静澜正捧着一本《麦果大师作品集锦》皱着眉头认真地看着,他皱了皱眉,走过去,想问问她怎么突然看服装设计类的书。
  电话响了起来,是爷爷的声音:“泽昊,你在韩宅还是在公司?如果在韩宅,现在来爷爷的书房一趟吧!”
  爷爷的语气有些凝重,他立即大步往外走去。
  韩老爷子的书房。
  韩老爷子神情凝重:“泽昊,敏纯是真的回来了?”
  “嗯。”韩泽昊点头。
  “那你打算怎么办?”韩老爷子眸光深邃地望着韩泽昊,那双发黄的眸子里透出精矍的光芒。
  “没有想像中的那么麻烦,我已经和敏纯说清楚了。我和安安之间的感情不会改变。除了感情和婚姻,敏纯如果有需要我帮助的地方,我会倾尽全力!”韩泽昊立场很明确。
  “嗯。”韩老爷子点了点头,唇角有了一点笑容。立场坚定就好!他就知道,他这个孙子,不管遇到任何问题,都不会让他失望。
  他把手机递到韩泽昊手里,说道:“这件事情,是你们商量好的?”
  韩泽昊皱眉接过爷爷的手机,就看到今日的新闻头条,豁然写着一排大字:韩氏总裁未婚妻归来,怒与现妻决战时装节!
  决战时装节?
  什么情况?他立即看向下面的小字。
  越看,眉头拧得越紧。
  赢的人自动退出?呵,他韩泽昊竟成了赌注。
  “这件事情你不知道?”韩老爷子眉头一皱,脸上的皱纹就更深了。
  韩泽昊急道:“爷爷别担心,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我先走了!”
  说完,他急急地冲到安静澜的书房,一把夺过她手里的书,眸光灼灼地望着她:“你要与敏纯比服装设计?”
  “……”安静澜紧张起来,她是想要瞒着韩泽昊的。
  韩泽昊怒:“你还是要和我离婚?”
  安静澜皱眉:“没有!我不会和你离婚!”
  韩泽昊气得冷笑起来:“不会和我离婚?你和钟敏纯的赌注,不正是我吗?”
  被自己心爱的女人当成赌注,这种感觉,简直糟糕透顶了。
  “你怎么知道?她告诉你了?”安静澜眉头皱得更紧了些。连比赛的赌注,钟敏纯都说了?
  “呵呵,安静澜,你好样的。你就这么急着和我撇清关系,就这么急着把我推出去。”韩泽昊气得拳头攥紧,恨不得敲开这个女人的脑子看看,都在想些什么?也想把她的心挖出来看一下,她的心里,到底有没有他?
  安静澜看韩泽昊神色异常,气得不轻,她立即解释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和你离婚。我说过,只要你是爱我的,不管有多少困难,我都会迈过去的。”
  “说你爱我!”韩泽昊腑头,眸光灼灼地望着安静澜。
  “我爱你!”安静澜抬头望着韩泽昊,一双清眸里,是毫不掩饰的深情。
  “加上我的名字!”韩泽昊声音霸道。
  “我爱你,韩泽昊!”安静澜又说道。
  “说你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不会松开我的手!”韩泽昊语气有着咄咄逼人之势。
  安静澜认真道:“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都不会松开韩泽昊的手!”
  韩泽昊仍是不太满意:“说未来不管是富是穷是伤是病,你都会一辈子和我在一起!”
  安静澜仍然是一副认真的神情:“未来不管是富是穷是伤是病,我都会一辈子和韩泽昊在一起!”
  韩泽昊稍稍有些满意,把安静澜抱进怀里,将她的头压在自己的胸膛上。缓缓地开口:“我知道,这个赌局一定不是你愿意的。放心,我会说服敏纯,让她出面向媒体澄清。”
  “澄清什么?”安静澜不解地问。
  “当然是澄清她和我之间已经没有爱情,她也不再是我的未婚妻,还有你们的赌局只是个玩笑!”韩泽昊说道。
  “等到时装节以后,再说这些,好吗?”安静澜请求道。
  她可不想还没有比赛就被媒体炒得沸沸扬扬。
  韩泽昊一张好不容易缓和下来的脸,突然就冷沉了下来。
  安静澜的电话响起,她立即接通了电话:“颖子,怎么了?不会是突然有了设计灵感,想要跟我分享吧?”
  “分享你个鬼啊?你说说你们到底怎么回事啊?那个钟敏纯,她到底是人是鬼啊?不是死了三年了,怎么回来了?还要和你比赛啊,她是要回来和你抢韩泽昊的意思吗?”苏颖在电话里急得跳脚。
  “怎么连你都知道了?”安静澜皱眉。
  苏颖急道:“我说,你不会连新闻都不看的吧?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你将与钟敏纯在时装节上一决雌雄了!”
  “啊?新闻,等等,我先挂了,看完新闻再打给你。”安静澜急急地看新闻。全然没有发现,韩泽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她看着手机上的新闻头条,头痛不已。钟敏纯原来是这么高调的一个人吗?她这是志在必得,向她宣战的意思吗?
  昨天才应下的赌局,今天她就让媒体开始造势了吗?
  这是断定她安静澜会输,让全世界作证的意思吗?
  安静澜咬了咬牙,捏紧拳头,给自己打气:安静澜,你一定不能输!
  画布咖啡馆。
  韩泽昊约了钟敏纯,他脸色一点也不好,臭得不能再臭。就算对面坐着的是钟敏纯,是他曾经的爱人,是他的救命恩人。他的脸色也好不起来。
  钟敏纯倒是一脸坦荡的笑容:“阿昊,你约我来什么事?”
  “赌局,是你激安安应下的?”韩泽昊语气里带着质问的意思。
  钟敏纯没有丝毫隐瞒,点头笑道:“是啊,我激她的!”
  “那新闻也是你爆料的?”韩泽昊盯着敏纯,语气不悦。
  “嗯。”钟敏纯点头。
  韩泽昊不高兴到了极点,冷声道:“敏纯,我跟你说过,我很爱安安,我不会和她离婚的。你是Morga大师的唯一弟子。而安安,恐怕连服装设计是什么都不知道。你激她应下这样的赌局,逼她和我离婚,有意思吗?”
  “看样子,你真的很爱她,比我想像中更爱!”钟敏纯优雅地搅动着咖啡,不急不徐道。
  韩泽昊瞪着她,脸色难看。
  钟敏纯也没有丝毫惧意,笑道:“赌局是我激她的,但比服装设计,是她提出来的!”
  “你说什么?”韩泽昊难以置信的目光看向钟敏纯。
  敏纯笑:“她问我最擅长的是什么,她挑了我最擅长的。这一点上,我很欣赏她。阿昊,你的女人很有胆量,也很坦荡,我不讨厌她!”
  韩泽昊暗暗咬牙,安静澜,你个蠢货,你是成心要把我输掉吗?
  敏纯看韩泽昊气得要杀人的样子,笑着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调出其中一条短信,推到韩泽昊面前。
  韩泽昊看着短信内容,眸光冷凝。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