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7 人面桃花

  大历七年春
  伴随着一阵清脆的啼哭声,又一个小郎君降临在了崔家的后院。
  虽然这已经不是这一辈的第一个孩子了,但得知膝下又多出一个小孙儿,慕皎皎心情还是十分激动。
  “这是阿爹的第十个孙儿,老一辈都说十全十美,今日便请阿爹给孩子赐名,好全了这十全十美之名吧!”抱着襁褓,大郎君小心翼翼的将孩子递到崔蒲跟前,毕恭毕敬的道。
  崔蒲捋着已然花白的胡须,看着这个正在襁褓里挥舞着小手呀呀低叫的小娃娃,突然觉得光阴似箭,岁月如梭。不知不觉,他居然都已经有十个孙子了!
  回头看看身边的慕皎皎,两人相视一笑:“要不,你来给孩子起个名?你可是孩子的祖母呢!”
  慕皎皎摇头道:“要是我起,自然而然又要从草药里头挑一个字出来。但是这一辈的孩子在排辈上就注定了无法从我擅长的领域下手。所以,还是你来吧!”
  “也是。”崔蒲颔首,便拈须想了一阵,“既然是第十个孙儿,那就给他起一个护字吧!但愿等他长大后,能同他的兄弟姐妹们一起,将咱们博陵崔氏的荣耀一路维护下去。”
  崔护?
  慕皎皎将孩子的名与姓拼在一起,突然便觉得心口一缩,一种异样的感觉扑面而来。
  而此时崔蒲又回转头来,冲她得意一笑:“娘子,你看我起的这个名字如何?”
  “挺好,挺好。”慕皎皎连忙点头。
  转眼,小十郎崔护长大了。
  这个孩子随了慕皎皎的性子,虽然天资优秀,然而从小便性情孤僻,极不合群。但或许是隔代亲吧,他却和慕皎皎异常的投缘。
  大郎君夫妻也想到老父老母年岁已高,而他们又无法常常侍奉在左右,便干脆将十郎君送了过来,让孩子代自己在父母跟前尽孝。所以,小十郎君的童年以及少年几乎都是在樊川别墅这边度过的。
  对于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孙子,慕皎皎自然是疼爱非常。就连一向对儿子们瞧不上眼的崔蒲,对这个性情和慕皎皎十分相似的孙子也喜欢得不行。
  所以,当看到小十郎君因为科举不第而郁郁寡欢的时候,他罕见的着急了。
  “怎么办?怎么办?十郎这些天饭吃得少,话也不说,一天到晚闷闷不乐的,这可怎生是好?”
  “这孩子就是心事太重了。他还这么年轻,一次不第,下次再考便是了。以他的才学,肯定能中。只是现在他钻进牛角尖里,一时拔不出来罢了。给他点时间,肯定就没事了。”慕皎皎淡声道。
  “我自然知道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可是现在,看着他不高兴,大家心情都不好,我也开心不起来啊!这大好的春光就这么白白辜负了,多可惜!”崔蒲焦急的道,便眼珠子一转,“你说,要不要咱们把他拖出去走上一圈,让他看看外头的花花草草,或许他心情就能好点了?”
  “你可算了吧!你敢强行将他拖出去,你信不信他接下来一个月都关起门来谁都不见?”慕皎皎没好气的道。
  “我信。他的性子和你一样,都是死心眼,干出这种事不足为奇。”崔蒲连忙点头小声道。
  慕皎皎脸一沉。“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说!”崔蒲赶紧摆手,便挤出一脸的笑来抓住她的手,“娘子啊,十郎最听你的话了。现在既然别的法子都没有,那就只能让你去劝劝他了。你会去的,对不对?”
  他都已经腆着老脸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那她还有什么可说的?而且说句心里话,对儿子女儿她或许能硬下心肠来,可现在对上孙子,慕皎皎发现,她还是犯了人的通病——就是忍不住的疼惜这个孩子,舍不得看他受到哪怕一点伤害。
  所以,她还是主动来到了小十郎君的房里。
  “祖母!”见到慕皎皎进来,正凭窗凝思的少年郎君赶紧站起来。
  慕皎皎走过去,看着这个孩子一脸的落寞,轻叹口气:“马上就是清明节了,我和你祖父打算去城郊走走踏踏青,你可要和我们同去?”
  “既然祖父祖母都去,孙儿自当陪同。”小十郎君赶紧便道。
  见他答应得如此爽快,慕皎皎可算是松了口气。
  到得清明当日,他们果然整备好车马,便到长安城南门外游玩。
  崔蒲和慕皎皎年岁都大了,不爱走动。所以略下车走了走,他们就叫人找了个鸟语花香的地方,铺上毯子,摆上红泥小火炉等物,便惬意的坐下吃吃喝喝起来。小十郎君自然陪坐一旁。
  崔蒲见他依然一脸百无聊赖的模样,便道:“叫你陪着我们两个老家伙在这里枯坐也是无趣。这样吧,你去四处走走,一个人好好散散心,只要申时前后回来便可。”
  小十郎君摇头。“孙儿哪里都不去,就在这里陪着祖父祖母便好。”
  “我叫你去你就去!我好容易和你祖母单独相处一会,谁叫你在这里碍眼了?”崔蒲不高兴的吹胡子瞪眼。
  小十郎君便是一怔,愣愣的看向慕皎皎。慕皎皎无奈笑道:“你就去走走吧!你祖父就这个毛病,你让让他就是了。”
  小十郎君这才起身:“那孙儿便去走走。祖父祖母还请在此耐心等孙儿回来,你们千万别乱走知道吗?”
  “知道知道。我们都多少岁的人了,谁还连这点小道理都不懂?”崔蒲不耐烦的摆手,“你还不赶紧走?”
  小十郎君被催得没法,只得起身匆匆一礼,便转身走人了。
  而等他前脚刚走,慕皎皎忽的就拉着崔蒲站起来。“走!”她兴冲冲的道。
  “去哪?”崔蒲莫名其妙。
  “跟着十郎,看热闹去!”慕皎皎道。
  切!崔蒲很不屑的冷哼:“这小子跟只闷葫芦似的,哪有什么热闹可看?”
  “那可不一定。”慕皎皎撇唇,坚持拖着他走。崔蒲挣扎几下,但终究抵不过慕皎皎的坚持,便还是跟她去了。
  两个人鬼鬼祟祟的跟在小十郎君身后走了一路。这孩子最近精神恍惚得厉害,这次出来也没见多少好转。现在被他们俩一路尾随,他居然都没有发现。慢慢的,崔蒲和慕皎皎便也开始直接大摇大摆的在他后头不远处跟着了。
  闲闲跟着他走了一路,崔蒲走的脚都疼了,一张老脸也拉得老长:“我就说嘛,他这么无趣的人,哪能有什么奇遇?咱们还是回去歇歇脚,喝杯茶等着他逛完了回来吧!”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这个人那么无趣,这辈子本来也不该有任何奇遇的?”慕皎皎冷哼。
  崔蒲肩膀一缩,立马就不废话了。
  两个人继续跟着小十郎君往前走。
  终于,再走了一阵,三个人兜兜转转,不知怎么的居然就行到了一处小院门口。正值春光烂漫的时候,小院内别出心裁的种满了桃花,多多桃花在枝头叫嚣着盎然的春意,还有几枝探出院墙来,将春意撒播到院外。
  见到此情此景,小十郎君的眼中终于多了几分情意。
  只见他绕着院子来回走了几圈,终是走上门去,轻轻叩响了院门。
  “他想干什么?”躲在不远处的篱笆后头,崔蒲小声问。
  “应当是想讨一杯水喝吧!”慕皎皎道。
  那边,连叩了好几下门后,终于听到轻盈的脚步声传来。伴着吱呀一声轻响,院门并未打开,只是稍稍被从里头拉开一点缝隙。不过透过这个缝隙,慕皎皎清楚的看到了一角粉嫩的衣裙——来人是个小娘子。
  “谁呀?”随即,娇嫩的声音证明了她的猜测。
  小十郎君忙不迭行礼:“某出城踏青,路过贵宝地,忽觉口渴,便想求一杯水喝,还请小娘子行个方便。”
  “原来如此,你且稍等。”
  轻盈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再过一会,便又折返回来。
  随即,院门终于开启,一双纤纤素手托着一只小巧的杯子呈送到了小十郎君面前。“郎君请用。”
  “多谢。”小十郎君连忙接过,不经意间低头,待见到小娘子的容颜便是一怔。
  察觉到他的注视,小娘子赶紧垂头,娇滴滴的催促道:“郎君请用茶。”
  “哦,是,多谢小娘子提醒。”小十郎君这才反应过来,连忙低头吃茶。
  只是吃上几口,他又忍不住抬头去看,便又看得小娘子满面羞红,真真同这满院的天花一般,美不胜收。
  小小一杯水,即便喝得再慢也很快饮完了。捧着空空如也的杯子,小十郎君的目光还迟迟不舍得从小娘子身上收回。
  崔蒲见了,便小声道:“既然瞧上人家了,你还矜持什么?赶紧搭话啊!你今天若是连这个小娘子都拿不下,干脆也别回家了!”
  他的话音刚落,便听见小十郎君道:“某走了一路,突觉有些疲乏,不知可否求贵府上一席之地,少坐片刻歇歇脚?”
  “哈哈哈,真不愧是我崔蒲的孙子!有我当年的风范!”见状,崔蒲大喜,拍着手掌便要大笑。还好慕皎皎反应及时,赶紧就捂住了他的嘴。
  那边,小娘子听得这话,更羞得不行。
  她欲说还休的看了小十郎君一眼,便连忙转身离去了。
  “小娘子,你的茶杯……”
  小十郎君低声叫着,赶紧举着茶杯追了上去。
  这一唱一和的,可真是顺遂得紧。崔蒲见了,都不禁摇头感慨:“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这年头的小郎君和小娘子也太奔放了些,哪像当初,我们想和一个小娘子单独说说话都有多难!”
  “以前你不还经常吹牛你有多风流的吗?”慕皎皎凉凉道。
  崔蒲便又干笑不止。“那个……都过去的事了,咱们别再提了。娘子看戏,咱们接着看戏啊!”
  其实,现在也没什么看的了。一双小儿女都进了院子了,除非他们跑过去扒着院门看,否则能看到什么?慕皎皎摇摇头,便起身道:“走吧,回去了!”
  “啊?这事情刚开始有点意思了,怎么又要回去了?”崔蒲自然不舍。
  只是慕皎皎都已经走了,他再想看自家孙子的热闹也不行,便只能再抓紧时间多看几眼,便连忙又去追随慕皎皎的脚步。
  老夫妻俩回去再坐上一会,便见到小十郎君回来了。
  现在回来的他可比离去之时精神了不少。步履潇洒自是不必说,就连暗淡了好几个月的双眼中也跃上了几分亮眼的神采,眼角唇角都微微上弯,显示他现在心情不错。
  崔蒲见状,便要去打趣,奈何慕皎皎悄悄掐了他一把,他才不大甘愿的将到了嘴边的话又给咽了回去。
  “为什么不让我问?”回到家里,崔蒲才不高兴的埋怨。
  “小辈的事情,咱们何必插手?让他自己去处置好了。说不定,后续还能有不少惊喜呢!”慕皎皎意味深长的道。
  崔蒲听了,立马来了兴致。“娘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快和我说说!”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等着看咱们的小十郎能给我带来多少惊喜呢!”慕皎皎却道。
  崔蒲便扁嘴。“你越来越坏了,就知道欺负我!”
  “对呀,我不欺负你,还能欺负谁?”慕皎皎浅笑,在他额头上轻轻一戳。
  崔蒲顺势就往他怀里一钻。“我不管!你欺负了我,那你就要负责安抚我到我心情好!不然,我不依!”
  噗!
  一把年纪了,他还这么耍宝,可真是叫人承受不住。慕皎皎忍无可忍,便破功笑了出来。
  崔蒲见了,便闹得更凶了。
  听得祖父祖母那边的动静,小十郎君只是无力摇头。不过,只等一闭上眼,今日那个小娘子的容颜便在眼前浮现,一颦一笑无比鲜活,仿佛近在眼前一般。不由的,他的心口也涌上一股蜜意,人和傻傻的笑了起来。
  转眼,又是一年过。
  到得清明节,这次不用祖父祖母吩咐,小十郎君便主动提出要陪他们出游。至于出游的地点嘛,自然还是南城门外了。
  陪着祖父母走一走,然后坐下,小十郎君都不需要崔蒲再做恶人驱赶,就主动道:“祖父祖母先在这里歇一歇,孙儿出去走走。听说附近有许多桃花开得十分灿烂,孙儿去折一枝回来给祖母插瓶。”
  哈哈哈,这小子这么快就把目的给暴露了!
  崔蒲强忍着心头的笑意连连点头:“既然如此,那你去吧!”
  小十郎君赶紧便走了。
  崔蒲便对慕皎皎使个眼色:“怎么样?追不追?”
  “当然要追。”慕皎皎道。
  于是,老夫妻俩又鬼鬼祟祟的跟上孙子的步子,杀到了去年的小院子外。
  今年的桃花依然烂漫。然而小十郎君前去叩门许久,也迟迟没有得到回应。再耐心等了足足半个时辰,他才终于确认院内没人,那满身的落寞远到崔蒲和慕皎皎都能切身感受得到。
  “切,既然对人家小娘子有心,你为何要等过了一年才来?一年时间,谁知道会发生些什么?”崔蒲小声吐槽。
  慕皎皎只是摇头。
  落寞的又在院外徘徊许久,小十郎君才终于接受了这个残酷的事实。只是,他却并没有转头离开,而是从随身的袋子里取出笔墨,写了一首诗。
  “你看得清他写的什么吗?”慕皎皎小声问。
  “那还用说?我虽然老了,可是眼睛还好得很,不信我念给你听!”崔蒲立马便道,“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慕皎皎轻声接下去。
  “咦,你也看到了?”崔蒲连忙回头。
  慕皎皎笑道:“是啊,看到了。可真是惆怅得紧呢!”
  都说少女情怀总是诗,其实少年情怀不也一样?她的孙子长大了。
  眼见着小十郎君将一首诗提完,又恋恋不舍的在门口徘徊几圈,她便赶紧拉拉崔蒲:“赶紧走。”
  “啊?又走?我都还没看够呢!”崔蒲还不舍得,但还是被慕皎皎给拖走了。
  还好还好,他们走的很及时。前脚老两口才回去坐下,后脚小十郎君就魂不守舍的回来了。看到他这般模样,崔蒲差点又想嘲讽,但他在慕皎皎的冷眼注视下还是忍住了。
  至于那支许诺给慕皎皎的桃花自然是连影子都没有。
  慕皎皎问了一句,小十郎君就是一脸要哭的模样,搞得慕皎皎还得反过来安抚了他半天。
  回去之后的小十郎君明显又开始神游天外。这小模样看得慕皎皎和崔蒲好生心疼。
  “要不,咱们帮他一把?”崔蒲悄悄的和慕皎皎商量。
  “不用。他自己的事情,必然得自己动手才行。感情的事情,外人万万插手不得。”慕皎皎冷声道。
  “也是。”崔蒲点头,也不再多管了。
  再过没两天,早上过来请安过后,小十郎君便道:“孙儿今日与同窗有约,须出门一趟,就不陪祖母您研究医书了。”
  听起来有戏啊!
  听得这话,崔蒲连忙冲慕皎皎挤挤眼。慕皎皎也含笑点头:“既然如此,那你去吧!”
  小十郎君赶紧便出去了。这速度,可一点都不像往日和同窗出去游玩时该有的表现。
  而等人一走,崔蒲就又跳了起来。这敏捷的伸手,哪里像是个年过花甲的人?
  “娘子,咱们再去追啊!”他拉上慕皎皎的手便道。
  “这次不用追了。”慕皎皎却摇头。
  “为什么?”崔蒲不解。
  “因为,这次好戏自会送上门来。”慕皎皎意味深长的一笑。
  崔蒲眉头紧皱,很是不解。只是慕皎皎说完这话也不解释,这便让他很是怨念。
  不过,他的怨念很快就得到了化解。因为小十郎君出去不过半天,就急吼吼的回来了!进到房内,他就在老夫妻跟前跪下了:“孙儿有一事恳求祖父母做主!”
  “什么事?”崔蒲忙问。
  “孙儿有一位心上人,孙儿想娶她为妻!”
  我的天!
  这进展可真够神速的!崔蒲忍不住又往慕皎皎那边看去一眼,却见她浅浅含笑,面上看不出多少异样来。
  算了,问她还不是问孙子呢!崔蒲撇撇嘴,赶紧就抓住孙子开始盘问。
  小十郎君也是老实,果然就把事情从去年开始说起,然后再到今年的清明节,以及今天。
  原来,今天的他实在是捱不住,又往那家种满桃花的小院子走了一遭。结果这次叩门终于有了回响,然而来开门的却是一位老翁。听他自报家门后,老翁大哭不止,捶着他的肩膀大哭:“你害死了我的女儿你知道吗?”
  小十郎君大惊,连忙问去,才知道原来自去年清明节见面过后,小娘子便对他牵念不已,日日在家中守候却迟迟未能将人等来。今年清明节,小娘子只是出门走亲戚去了。谁知回来便见到他提在门扉上的诗句,竟然忧伤成疾,好几天不吃不喝,现在已经香消玉殒。
  小十郎君得知后也是追悔不已,苦苦哀求老翁放他进去见小娘子最后一面。老翁允了,等见到躺在榻上、依然面如桃花的小娘子,小十郎君伤心不已,抱住她痛哭。
  他跟在慕皎皎身边长大,自然也学了一些医术。抱着小娘子哭时,他指尖碰到小娘子脖子上的大动脉,竟然发现还有一点微弱的跳动,便知小娘子还一息尚存,便赶紧施救。然后,小娘子果然又醒来了。
  老翁见状大喜,小娘子见了他,也慢慢恢复了精神。三人对坐,说上几句话,小十郎君便主动提出要迎娶小娘子为妻。
  “她叫降娘,也出身书香门第,容貌不俗,谈吐高雅,祖父祖母大可以将她叫来看看。”说起那位降娘小娘子,小十郎君眼角眉梢里都是满满的情意,似乎要让整个屋子都开满朵朵桃花。
  对了,这次他回来,可是带来了一大捧的桃花,娇艳妩媚,芳香诱人。
  慕皎皎和崔蒲对视一眼,两人便都笑了。
  “既然如此,那就将你阿爹阿娘也叫上,咱们一起去他家拜访拜访吧!”慕皎皎道。
  小十郎君闻言大喜,赶紧就飞奔出去找自己爹娘了。
  既然孩子们都已经互生情意,而且那位降娘小娘子也着实品貌不俗,看得出家教甚好,慕皎皎和崔蒲都对她十分满意。父母都点头了,大郎君夫妻也便没有反对。于是,这门亲事便轰轰烈烈的办了起来。
  成婚后的小十郎君和降娘依然在樊川别墅与崔蒲慕皎皎夫妻同住。小夫妻如胶似漆,小日子过得十分甜蜜。降娘温柔和顺,能识文断字,帮助慕皎皎整理校正医稿,也省了慕皎皎不少事。
  这一日,她又来慕皎皎身边请安,慕皎皎将她叫到身边坐下,便拿出一只锦盒递给她。
  降娘不解:“祖母,这是什么?”
  “你打开看看便知道了。”慕皎皎笑道。
  降娘打开了,便见到里头躺着一支碧玉发簪。簪子雕成桃花状,在簪尾还刻着一个小小的君字。
  “这是谁用过的发簪吗?”她好奇的问。
  “是啊!当初你祖父年少时,曾同平康坊内一位名叫君君的名妓过从甚密,君君极爱桃花,这只簪子便是你祖父攒了整整一年的月钱,才买来一块羊脂美玉,命人给她雕琢而成,君君一度十分喜欢。只可惜,后来你祖父同我成婚,君君又被鸨母赎身带走,从此二人天各一方。离开长安前,君君托人将这支玉簪交还给了你祖父,你祖父便一直将之带在身边。”慕皎皎道。
  “是这样吗?那那位君君娘子,她现在怎么样了?”降娘忙问。
  “她已经过世了,还是为了救我而丢掉的性命。”慕皎皎叹道,便将后来的事情又说了一遍,“我和你姑母逃走后,段皇后的人就捉住了她,她不愿再受辱,便自尽身亡了。只是因为当时正值战乱,尸体遍地,后来我们派人去寻找她的尸骨却不得,只能给她立了个衣冠冢。我们知道她留下一个女儿叫凤娘,这些年一直在到处寻找,然而找了许多个凤娘,却都不是她的女儿。或许,凤娘也已经死在安史之乱中了吧!只是君君对我们的恩情,我们一直铭记在心。第一次见到你,我和你祖父不知道为何,都觉得你十分的亲切,隐隐觉得你身上似乎有君君的影子在。这不,他便翻箱倒柜将这支簪子找了出来,叫我一定要给你。即便我们找不到,那么你们也要帮我们接着找下去,只要有一点希望就不要放弃,记住了吗?”
  “是,儿记住了。”降娘赶紧点头,抱紧了匣子。
  两个人又说了半天的话,降娘才转身离去。
  她却没有去小十郎君那里,而是转身进了自己父亲的院子。
  “阿爹。”她轻声叫着,将匣子递给了他。
  当见到匣子内的玉簪时,老翁手都禁不住一抖,双眼顿时老泪纵横。
  连忙将玉簪连同匣子一起紧紧抱在怀里,他才摆摆手:“好了,你回去吧!东西暂时放在我这里,你别和他们说。”
  “是,儿知道。”降娘连忙应是,轻轻退后,嫣上房门。而就在她转身的瞬间,她清楚的听到一声带着哭腔的呼唤钻入耳中——
  “阿娘……”
  慕皎皎那边。
  降娘走后,崔蒲便过来了。
  “该说的都说了?”
  “都说了。”慕皎皎颔首,“簪子也给了。现在,她应该已经转交到凤娘手上了吧!”
  崔蒲颔首,便轻笑一声:“凤求凰,凤求凰,凤为雄、凰为雌,你说当初我们怎么就没想到这一层呢?”
  “别说我们了,就连君君只怕都没有想到吧?如果知道她当初生下的其实是个小郎君,你说她还会不会那么听他们的话?”慕皎皎低声道。
  “肯定不会。”崔蒲摇头。
  “所以……”
  “哎!”
  崔蒲长叹一声,便拥住了慕皎皎。“还好,这么多年了,我们终究还是找到了她的孩子,也算是稍稍弥补了对她的愧疚。也还好,她的孩子也一直在寻找自己的母亲,他还一直没有忘本。”
  “是啊,还好,还好。”慕皎皎点点头,慢慢靠在他肩头。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