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章走马上任

  三天的三级干部大会圆满落幕。从第一天的刘启蒙经济报告开始,整个会议都是围绕着经济发展在走。县里有财政局、民政局、经济协作局发了言,公安、检察、法院都在会上表态,今后的工作重心都将在经济领域。
  刘启蒙很满意会议的结果。会开得群情激昂,所有与会者似乎看到了一条光明大道,仿佛前面的道路上,遍地是黄金。只要弯下腰,就能盆满钵满。
  会议的最后一道程序,就是宣布副县长的任命。
  本来确定的投票程序没有做了,没有人知道副县长会是谁。在刘启蒙清清嗓子宣布说:“接下来,要宣布春山县副县长任命1
  刘启蒙的话音刚一落,会场里就骚动起来,所有人都把眼光去看主席台上端坐的郭伟。
  我不动声色,低眉敛首,玩弄着手里的圆珠笔。
  旁边的毛平坐不住了,侧过身子过来拉我一把说:“怎么不投票了?”
  “天晓得1我笑,专心致志地玩圆珠笔,把一支在指尖绕来绕去。这个动作我在大学里练了四年,深有体会和心得。
  当年练这个动作,目的很简单,就是想吸引我心仪的女孩子注意,可惜等我练成后,女孩子在静静地看我表演完后,不屑地撇撇嘴说:“小儿科。”
  接着把一支笔在指尖绕得出神入化,看得我眼花缭乱。
  初次泡女,以惨败告终。从此断绝了我在大学里谈恋爱的想法。这个想法在今天想起来,却是追悔莫及!一个人,如果不在大学里风花雪月几次,等于是白读了!
  “你不急?”毛平追问着我。
  “不急。能急的来?”
  “我怀疑有暗箱操作1毛平断然下了结论,又补充着说:“本来是有个投票的程序的,怎么不投了?”
  我盯着毛平的眼睛看,看了半天,看得他以为自己脸上有一砣鸡屎,拿手擦了擦,无辜地看着我。
  “就让这些人来投票?”我朝身后熙熙攘攘的一群乡村干部努努嘴说:“他们又能投什么票?”
  毛平就不做声了,搔搔后脑勺,把眼睛去盯着主席台。
  主席台上坐着一溜的县委县政府领导,刘启蒙居中,两边是关培山和县长。郭伟忝居末席,低着头在认真地看着面前的报告。
  我知道郭伟在装,因为我看到他面部的肌肉在不停地抽搐,眉毛扬了几次,终究没抬起头,眼光不来扫视底下我们这帮芸芸众生。
  刘启蒙侧过身子与旁边的县长和关培山说了几句,接着就看到县长拿着一张红头文件纸,站起身来。
  县长的眼光扫视一眼会场,本来像菜市场一样的会场顿时鸦雀无声。
  “现在我宣读春山县县委组织部文件。”县长咳了一声,脸色有些不自然。县委组织部的文件由他一个县长来宣读,显得不伦不类!
  “经组织考察,结合工作需要,现任命陈一凡同志为春山县副县长,兼任苏溪镇党委书记。主管县财政、经济、金融工作。中共春山县组织部。二000年一月八日。”县长宣读完后,擦了一下额头的细汗,回到座位前坐下。
  会场里静得连掉一口针的声音都能听到。我分明感到自己的心跳到了嗓子眼,差点就要蹦出来,使劲压下去,居然闻到了一丝丝的血腥味道。
  有人开始探长脖子四处张望,似乎在寻找我这匹黑马。
  “请陈副县长上主席台来。”刘启蒙不失时机地朝我喊。
  我站起身,立刻被一阵山崩海啸的掌声淹没。坐在我一边的毛平也激动地跟着我站起来,双眼里全部是崇拜的神色。
  我平静了一下自己,尽管在关培山的谈话里我差不多知道了花落谁家,但县长一字一顿的宣布,还是让我感觉喜从天降。仿佛我四周突然扬起了一圈光环,头顶上罩着光圈,在众人热烈的掌声和无限崇拜的眼神里,我感觉到做大领导真是美妙极了!
  主席台上的人也都站了起来,刘启蒙书记鼓着掌,笑容满面迎接我上台。
  主席台上马上给我加了一个位子,一个紧靠着县长坐的位子。我是主管财政金融的副县长,不是常务还是什么?
  我不敢去看郭伟,也尽量不去看台下的邓涵宇。我知道此刻在他们心里,一定是恨不得寝我的皮,食我的肉。
  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老子现在副县长!我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勇气上来了,我扫视一眼会场,看到底下满脸兴奋的毛平、赵德全和盘树容,以及我苏溪镇的所有干部。看到月白笑意盈盈,看到李莲笑成了一朵花。
  当然,我也看到了邓涵宇的微笑。邓涵宇的微笑不是假笑,这让我有点意外。
  掌声逐渐低了下去,全部与会干部都坐了下来。
  刘启蒙书记给我面前推过来另一张红头文件。
  “陈副县长,这个任命由你宣布。”刘启蒙微笑着说,笑容里有一股不容置疑的神色。
  我双手接过来,低头扫了一样,文件是任命郭伟和邓涵宇的。细看,不禁心里一阵乱跳。
  我捧着文件纸,朗声读道:“经县委研究决定,任命郭伟、邓涵宇同志为春山县经济领导小组副组长,享受正处级待遇。同时免去郭伟同志苏溪镇党委书记职务,免去邓涵宇同志城关镇镇长职务。中共春山县委组织部。二000年一月八日。”
  正处级,就是正县级!
  读完文件,我拿眼去扫我的任命文件,却没有发现享受什么待遇的话。心里一阵窝火!操!老子还赶不上他们两个?
  文件读完了,会也开到了最后。县委办主任捏着话筒说:“散会后,开会的干部按乡镇建制,到会议接待处领取会议补助。”
  说完后回头去看刘启蒙,看到刘启蒙点了点头,才庄严地宣布:“散会!”
  会场里一阵骚动,满耳是噼里啪啦的椅子撞击声。
  大会散场,都是领导先走。
  刘启蒙带头朝会场外走。我正懵懂着要不要跟着一起走,背后传来黄奇善的声音:“陈副县长,请。”
  郭伟还是坐着没动,看到我,伸出手来说:“陈县长,祝贺你!”
  “同喜同喜1我握住他的手,用劲地捏了捏。
  从外形来看,郭伟就是个文弱书生的样子。而我,却有着农民一样的体魄。
  “请1我说,态度非常诚恳。
  “你们领导走。我就不去了。”郭伟尴尬地笑。
  “你享受正处级待遇,我们待遇一样。”我说,声音压得很低。
  “不可同日而语。”郭伟说,起身站在一边,送我们出会场。
  在春山县,除了几个退下来的老书记和县长,没有几个人能享受正处级待遇。既然他一个副组长都是正处级,那么作为组长的关培山,应该是什么级别?难道他比刘启蒙还要高一级?如果是,春山县的行政结构就显得非常的微妙了,一个经济领导小组组长的级别高过县委书记,那么,究竟是书记听组长的,还是组长听书记的?
  我的脑袋里像灌了一盆浆糊!
  跟着刘启蒙书记他们出了会场,迎接我的是县政府办主任,满脸堆笑地接着我说:“陈副县长,请跟我来,去看看你的办公室。”
  一切似乎早就准备好了,连我的办公室也准备好了。
  “看过办公室,再去看看您的住房。如果不满意,请直接吩咐我。”县政府办主任我熟悉,现在他跟我说话的口气与以前比起来,仿佛突然变了一个天一样。
  以前县政府办主任跟我说话,他的眼光总是越过我的头顶往后看,现在他的眼光只停留在我胸口的第二粒扣子下面,再也不敢越过去半分。
  “晚上一起聚聚,庆祝大会圆满成功。”县政府办主任涎着脸笑,说:“刘书记安排的,老书记关组长和今天新任命的郭副组长,邓副组长都参加。”
  我哦了一声,甩下他朝县政府大楼走。
  站在县委大楼前,我感概万千!这个让我六年青春不知不觉溜走的地方,我今天终于以主人的身份登堂入室了!
  我非常清楚,只要我一脚踏进这座楼,我就走马上任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