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婷与徐王子

  新建文稿5
  她许晚风的朋友什么时候这么窝囊过。
  许晚风稳定心神,将水果切好后,端了出去,男人已经恢复成温文尔雅的模样。许晚风笑着坐到蒋婷身边说道:“蒋婷,咱们姐妹好几年没见了,当年我跟方钧出去游玩儿,没想到一别就是五年,今天晚上就让你老公回去,你好好陪陪我,咱们可要好好说说话。”
  蒋婷眼眶有些红,对着晚风道:“嗯!”
  许晚风又看了男人一眼笑道:“你可不准吃醋,蒋婷是我同学,我的好姐妹,如果让我知道你欺负她,定不轻饶!”
  男人说着哪里敢,在家都是蒋婷当家做主等等!
  许晚风听后没在说话。
  中午的时候方钧没回来。
  蒋婷老公:“你老公经常不回家吗?”
  许晚风闻言挑眉:“哪儿能啊~他从来不会夜不归宿。”
  就爱那个听老公:“要知道男人想偷吃,也就几分钟的事儿!”许晚风闻言,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蒋婷笑道:“看来你是没少在外面偷吃!”
  男人呵呵一笑。
  企图拉起许晚风手,结果许晚风举着菜刀对着他,笑道:“看来你并不是蒋婷的良人啊~”许晚风说这句话的时候,已经生气,要不是怕蒋婷难堪,早将这不知天高地厚的男人丢了出去,轮得到他在这儿BB!
  许晚风说道:“蒋婷,你过来帮我摘菜。”
  蒋婷听后,从沙发上站起来,朝着厨房走来。
  许晚风与蒋婷二人坐在厨房里,关了门,随手丢了个结界出去。
  然后.......
  许晚风问道:“这个男人是谁?看他一脸色相,不是什么好东西。”
  蒋婷脸色有些发白,咬着嘴唇说道:“我去年结的婚,结婚前我跟徐王子在一起了,怀了孩子!”
  许晚风听后,手里的菜掉到地上,纳尼?徐王子甩了蒋婷?
  许晚风浑身冒冷气。
  蒋婷继续说着:“徐王子从小一起长大的女人回国了,不知道为什么,从那以后我们两个人的矛盾从没断过,导致分手,分手后,我才知道,我怀孕了!”
  许晚风将事情理了一遍,暗骂一句白莲裱,以前没闹过矛盾,怎么那女人一回来就闹起矛盾来了?
  蒋婷:“晚风,我的肚子越来越大,我没办法才嫁给他,不过幸好,他没碰过我!”
  许晚风闻言笑道:“不是他不碰你,而是他身体有问题,那方便的问题,不光不能剩余,连正常的男人本色都不能有。”蒋婷瞪大双眼,一脸不敢置信。
  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许晚风:“自然有我的渠道,蒋婷,你挺好了,孩子不能没有父亲,你既然生下了孩子,就该让徐王子为你负责到底。”
  凭什么男人爽歪歪了,痛苦的是女人?
  如果徐王子真的不负责任,她一定会阉了那男人!
  见许晚风一脸戾气,蒋婷苦涩一笑道:“晚风,你说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那时候我们.......哎~不说了,孩子有个父亲比什么都强。”
  许晚风啪的一声将手里的菜丢到地上、
  “你说什么P话,孩子的父亲那是亲生的吗?这个男人因为不恩那个声誉没有那方面功能才娶你,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讨个公道。”
  晚上的时候,蒋婷自然没有留在晚风家,等蒋婷回去以后,许晚风不放心又给她打了个电话,这才放下心来!
  不等方钧回来,晚风一身黑衣的离开了,她整个人御空飞行,直接到了B市,顺利找到徐王子的家。
  敲响了门,开门的是一名女佣人.......
  徐王子家有一群人在商量什么,见到是许晚风,徐王子站起身来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许晚风呵呵一笑:“我要是在不回来,蒋婷呢岂不是要被你们给欺负死?这个就是那位白莲花小姐吧,啧啧啧.......长得就是那种娇柔做作的贱样,以为把蒋婷逼走,就能嫁到徐家了?”
  许晚风大咧咧的坐到沙发上,顺便给自己倒了杯茶笑道:“徐王子你要是个男人就特么的让蒋婷脱离苦海,不要因为有心人的算计而措施本该属于你的好姻缘,当然,如果你心已经不在蒋婷身上,我自然会帮她找一个比你好成千上万倍的男人给她。徐爷爷好,首先我要恭喜您一声,您的宝贝孙子在外留了种,那大胖小子过不久就该喊人家爹了!呵呵~~~”
  徐老爷子一听,双眼放光,一双眼瞪着徐王子道:“你赶紧将我重孙接回来,还有你媳妇,我就喜欢蒋婷那丫头,不做作,为人正直大方,我说你小子最近一年多怎么都没带人家回过家,感情你做了这等大逆不道德事!”
  徐王子有些难以消化许晚风带给他的信息量。
  蒋婷怀孕了?
  他怎么都不知道?她从来没跟自己说过。
  她什么都不说,就嫁给一个比她大的男人!
  他想过和好的。
  许晚风似乎看出徐王子的心思,笑道:“蒋婷所嫁的人那方面有问题,怎么可能会跟蒋婷,这还要感谢这位白莲花小姐,要不是你设计搭桥牵线,蒋婷不会这么快给孩子找个爹。”许晚风拿出一叠照片,摔在女人脸上,女人惊恐的大叫一声,躲到徐王子身后,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地上的照片。
  白莲花:“徐哥哥她是骗人的,她栽赃陷害。”
  许晚风呵呵一笑:“徐王子平时你那么聪明的一个人,难道就没想过,为什么自从白莲花小姐来了以后,你就跟蒋婷之间的矛盾不断?一次两次是巧合,三次四次五次呢?蒋婷什么人品你难道不清楚?”
  徐王子:“她让你来的?”
  许晚风:“她从没说过要继续打扰你,只是本姑娘看不惯你这碉堡样还有这位白莲花小姐。最好别让我抓到任何你伤害过蒋婷的证据,不然本姑娘的怒火,可不是你以及你背后家族能承受的。这东西就当作给你的小惩大诫好了、”说完在女人身上洒了粉末。
  这粉末是不是一般的药粉,而是一种口臭粉,种了这毒的人,浑身萨法恶臭,没有解药就是换血也解不开这毒。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