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魇

  “我……不太有这个天赋!”叶小叶提起笔又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孟玖零揉了揉脑袋,略为不满的盯着眼前的小花妖:“你……什么都不会,怎么长这么大的?”
  叶小叶玩弄着自己的食指,心虚的低着头,半天不知道说什么。
  但总的来说,事情进展的还算顺利,毕竟小花妖除了玩,什么也不会!所以孟玖零给了她一个小模型,让她没事就搭积木,慢慢的就成了一个小房子,虽然刚开始不太完善,但经过孟玖零这个甲方的各种挑剔,叶小叶也算是吸取了很多经验!
  日子过了很久很久,也看着孟玖零接待了很多个人,唯一不同的是,君小君一天比一天木讷,君小君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变化,但又不知道说些什么,他总是想不起来自己究竟是怎么进化成最终的形态,也不知道叶小叶究竟是怎么又惹上了忘川的恶鬼,更不知道最终孟玖零是怎么跳进忘川,而不得不轮回洗去身上的戾气。
  君小君的脑子也生锈的差不多了,他没办法再思考什么了,但他知道,现在所发生的一切,根本不是时间倒流,而且梦魇,至于究竟是谁的梦魇,他思考不了,并且……他不知道怎么才能出去。
  直到有一天,外边的月光也慢慢消失了,酒店外的空气都有些令人窒息,孟玖零已经不见了,而叶小叶也变成了孟玖零最喜欢的花,而不是原本的玫瑰!
  君小君的身子也慢慢的灵活了起来,记忆也慢慢恢复着,脑子里也变得越来越清楚!
  对!就是这种感觉,很久以前他所谓升级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不过不同的是,当初他看见了孟玖零给他传输力量,这次却没有!因为孟玖零的气息已经消失了!
  消失的无影无踪!
  君小君抬着头看着远处的忘川,他或许不是第一次看见忘川,但这次确实最清楚的。
  忘川河中,无数的鬼都在拼命的吧拉着别的鬼想要往上爬,可刚爬上去却又被别的鬼扯了下来,爬到最顶的鬼受到了奈何桥的蛊惑,吞掉了比他低的恶鬼却又再一次掉了下去。
  与其说这是一条河,倒不如说这是一个很宽的坑,上面有来自奈何桥的屏障,下面有源源不断自私和欲望!谁也爬不上去,谁也活不好!
  被吞掉的鬼又诞生在最底层,努力的往上爬,却又避免不了被吞掉的命运,周而复始,没有尽头!
  君小君在忘川中搜寻着孟玖零的身影,却在最底层看见了那个不断散发着力量的身影,不像原来那样的强大力量,现在的孟玖零弱小的可怜。
  周围的恶鬼受到了力量的吸引,都慢慢的摸索了过来,就连爬到了顶层的恶鬼也掉了下来直接到了孟玖零身边。
  岸上的关旭垂下一条绳摸索着底下的情况,自带绝缘的关旭慢慢摸到了孟玖零身边,可孟玖零的身影也虚弱的没有一个正经的样子,关旭只好把孟玖零的影子放进了自己的法宝里养着魂,拼尽全力也不过是在恶鬼身体里提取出来一部分魂。
  君小君站在门口看着忘川中的一切,以及不远处孟玖零的真身,关旭看不见忘川里的景象,找不到孟玖零,君小君能看见,却出不去这个店。
  君小君终于知道这是谁的梦魇了,这是望月玲子的梦!她或许想起来了什么,有关叶小叶,有关君小君或者有关她经历的一切!
  可怎么才能出去呢!就这么傻等着吗?
  君小君往前走了两步,竟然走出了店铺的范围,或许在望月玲子现有的记忆中,他并不是被捆绑在店里的灵魂吧!或许她只是觉得自己是个普通的机器人。
  君小君大步走着,忘川中的鬼越来越兴奋,吞噬着孟玖零的魂力的鬼也慢慢脱离了忘川的范围,跳下了投胎转世的台子。
  而沉睡着的孟玖零也丝毫不能阻止这一切,关旭继续在忘川里搜寻着孟玖零的真身,仿佛一切都是按照曾经的过程走一遍,君小君抱着孟玖零走出了的忘川的范围,突然梦境崩塌,一切归于平静!
  而君小君怀里的望月玲子也慢慢转醒。
  “我!就是孟玖零?”望月玲子深吸了一口气,眼神空洞了许多:“我就在天上看着你们的一举一动,我总觉得孟玖零就是我!但我又敢相信!”
  君小君把望月玲子抱到了一旁的椅子上,轻轻的安慰着:“你是孟玖零,是世上最兢兢业业的引渡人!”
  望月玲子摇了摇头,她的记忆太混乱了,她只知道曾经的一些事情并不是她所愿的,她控制不住事情的发展,她也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才会让她变成这个样子。
  “小叶子去哪了?”望月玲子突然觉得世界安静了许多,转头搜寻着那个平日里叽叽喳喳的身影。
  “不清楚,她或许走了吧!毕竟这个店本来也与她没有什么关系!”君小君倒是想起来叶小叶的来历,说起话来也是毫不留情,如果不是那个小花妖,或许后来也没有那么多事。
  望月玲子揉了揉脑袋,她的愿望也完成了,按照约定叶小叶确实是可以离开了。
  “她是从凡间的店铺走的吧!毕竟阴间的路,她可是走不了啊!”望月玲子自顾自的说着,同时也松了一口气,但又察觉到了体内力量的不足,说来也到是奇怪,她怎么总觉得力量不够用,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召唤她。
  “现在什么时辰了!”望月玲子看着外边落下去的月光,眼角低沉了许多,一时间没有了叽叽喳喳的声音,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快亥时了,马上就有人来了!”君小君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店铺也随之慢慢变化着。
  望月玲子走到门前,轻轻打开了门,看着面前这个一头银发的少年,和发丝中间的那一抹红色,露出了一副莫名其妙的笑容。
  面前的少年拿着一把枪,冲着望月玲子笑了笑,头上的耳朵抖动了一下,轻声说道:“你看见我弟弟了吗?!我找不到他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