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盛典“玄皇令”

  许扬大囧,心说在屎尿队里扎了一晚上,没味儿才怪……
  他忙钻进石屋的里间换了套衣服,这才清爽了些,又招呼宋璇,“坐,坐。昨天忙着修炼,忘了换衣服。”
  宋璇立刻接过他换下的脏衣,转身从石柜里取出一张符纸,注入少许灵力,而后贴在了那衣衫上。
  立时便有浅蓝色微光从符纸中流出,很快覆盖整件衣衫。
  不多时,光芒散去,宋璇方将衣服还给许扬,温柔笑道:“师叔,好了。”
  许扬接过已经光洁如新的衣服,连连点头,“多谢多谢。”
  他心中暗叹:“还有这好东西?!”却压根没注意到宋璇脸上浮现出温馨的微笑。
  宋璇在桌上摆好碗筷和饭菜,皱眉看了眼孤零零的椅子,转身出门,抬手劈下一截水桶粗的树枝,又将其另一头削平,便成了个不错的木凳。
  “宋师侄真是心灵手巧。”许扬看着桌上的两副碗筷,倒也没有多想,“你今儿也没吃哪?”
  宋璇给他盛了一碗米饭,点头道:“啊,我怕来晚了耽误师叔用餐,便索性在这儿一起吃了。”
  “好,好!人多吃饭才香。”
  许扬说着,已不客气地抄起了一只鸡腿,想了想,忙将另一只夹进宋璇碗里,“别光顾说话,你也吃。”
  “多谢许师叔。”
  宋璇低头想了想,又道,“师叔,我在修炼方面有些疑惑,想向您请教。”
  “呃……”许扬虽是头大,但人设不能崩,只得点头道,“你说说看。”
  宋璇立刻道:“我每每运行功法至腹背之间时,便会出现滞涩感,不知……”
  这也是宋璇有意为之,否则天天没来由地给许师叔送饭,会显得很不自然。但如果加上讨教修炼上的问题,就不会太过突兀了。
  她一连说了三个问题,倒也都是一直以来困扰她修炼的症结。
  许扬则是点头仔细想了一阵,咧了咧嘴,道:“这些啊……我直接解答的话你怕你印象不深刻。这样吧,你再自己琢磨琢磨,如果还没想透,过几日我再告诉你。”
  他心中打定主意,回头去请教自己师父,然后把答案说给宋璇,一切齐活。
  宋璇忙道:“多谢许师叔。还是师叔考虑得周全。”
  饭毕,宋璇收拾了碗筷,向许扬告辞,“那我就不打扰师叔修炼了。”
  许扬打着饱嗝将她送到山路上,立刻转回关妖兽的栏舍里,开始继续修炼。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宋璇每天中午准时来送饭,间或说些修炼上的困惑,许扬则是大咧咧地照单全收。
  后来她干脆中午多带一份饭来,留给许做夜宵,如此这般,时间过得飞快。
  ……
  玄华山极天峰。
  这里是玄华宗宗主的居所所在,但由于宗门高层议事的极天殿也在此地,故而那些地位仅次于宗主的长老们也常常聚在极天峰。
  此时就在极天殿的偏厅里,一名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妇正望着远处浸于云海中的群山,咬牙怒道:“前不久也不知是哪个胆大包天的,竟敢偷我的鹤儿!而且竟一连偷了二十多只!真是气死我了!”
  她身旁那个眼睛半眯,长了个蒜头鼻子的中年女子道:“近来各峰弟子越来越不像话!佟师姐可知,那日我去贯月峰讲道,竟有十多人没来!
  “后来我的徒孙看到她们聚在一起,往鸿云峰不知做什么去了!”
  两人相视叹气,转对另一侧的瘦高老者道:“吕师姐,奉律殿掌殿是你的弟子,得让她好好管管了!”
  “对!查查是谁偷了我的鹤,定要严惩!”
  吕师姐点头道:“成,成!等宗主这儿议完了事,我便去趟奉律殿。”
  她又劝了二人一阵,直到有弟子通传,说宗主已到,她们这才止住话头,往正殿而去。
  极天殿正殿上,端坐着一名五十来岁,身着紫色长衫,长眉细目,墨发无风自舞,一副出尘绝世之态的女子,正是当代玄华宗宗主肖兴和。
  待殿中数十位长老、各峰主事行过了礼,肖兴和便开门见山道:“今天让大家来,主要是议一议这次宗门较技之事。”
  众人面面相觑,低声议论道:“宗门较技还不就那些事儿,有何可议的?”
  “是啊,每次都无不同,交给务德殿就是了。”
  “我还以为今日有何大事儿,竟是为这个……”
  肖兴和轻咳一声,接道:“想必大家都听说了西海洲南面发现仙冢之事吧?”
  下面的人纷纷点头,但心中却皆是纳闷,仙冢通常都由三圣五宗或者四军处置,关咱们玄华宗什么事儿?
  肖兴和道:“昨日我得到消息,由于近来图托所领魔军兴风作浪,四军皆难以抽身。加之仙冢位置与南域大妖的势力过于接近,三圣五宗及四军都不愿为此事费神。
  “故而,经三圣五宗共议,决定将这次争夺‘玄皇令’的盛典就放在这仙冢之中举行!同时还言明,进得仙冢之后,所得之物皆可自行带离,作为玄皇令奖励。”
  她这番话说完,极天殿上立刻炸开了锅。
  “能将仙冢里的至宝带走?!那可是有获得圣阶灵宝的机会啊!”
  “历次发现仙冢,皆是由三圣五宗或四军探寻,此次咱们宗门有染指仙冢的良机,万万不能错失!”
  “若真能带回一件圣阶,不,哪怕天阶灵宝,便可令我玄华宗地位扶摇直上!”
  “莫说灵宝,即便只找到一些灵药、珍贵材料,也能使宗门实力大增……”
  也有人谨慎道:“仙冢之中禁制重重,本就极为危险,此番又在妖族左近,难保它们不会趁乱暗害我族精英……”
  “是啊,万一至宝没拿到,却折损在里面,可就亏大了。”
  “没有三圣五宗居中指挥,各宗派、朝廷所派人手之间也必会私下使绊子,难啊……”
  万长老突然走出两步,扬手高声道:“富贵险中求,哪个宗门能在安稳太平中强盛?!此次乃是百年不遇的良机,我们玄华宗必须牢牢抓住才行!”
  肖兴和欣然点头,站起身道:“万长老所言极是!此乃宗门兴盛的绝佳机遇,绝不容有失!”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