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残云刀客

  二人登上渔船离开了小岛,岛上人已散尽,小岛也重归孤寂,夜幕下显得神秘静美。
  二人一进院门连翘就跑了出来。
  “怎么这么久?”虽然短短五个字,但看的出来姑娘心中的焦虑。
  “连翘妹妹,说来话长,一会我跟你慢慢说。”高剑应声。
  “没事就好!吃饭吧。”
  晚饭间高剑将一天的经过详细的跟连翘讲了一遍。
  “这道士好生蛮横。”
  “也就是韩兄弟脾气好,沉得住气,换作是我肯定上去教训教训他了。”
  连翘听完高剑所言噗呲一笑。
  “师父教导,习武如修心,不可好勇斗狠。”
  少女看着韩秋冷峻的脸庞,坚定的眼神,不觉心中崇拜又多了几分。
  饭毕,韩秋跟二人交待了几句便一个人来到街上。片刻已行至红尘酒家,环视一周未见到熟悉的身影,韩秋有些许失落。
  找个了僻静的位置,韩秋坐了下来,点了一坛黄酒独自饮开。饮至微醺,夜也渐深,还未见到少女出现,韩秋欲起身返回。
  这时只见三人走进酒家,为首的一人灰衣束发,面容冷峻,黝黑的脸庞上有一道深深的刀疤,腰间是一柄鞘柄镶金的唐刀。观其神色,虽未言语,但可以感受到一股威严。
  身后两人韩秋倒是认得,正是今天挖出宝盒的两个江湖人,躲在刀客身后,显得有些畏畏缩缩,看来白日的经历已将二人肝胆吓破。
  “臭道士,滚出来,欺负人都欺负到我头上了?”那名刀客声音虽不大,但中气十足,声音已是震彻大厅,看来此人功力修为不浅。
  刀客发完声,酒家里的食客也受震撼,纷纷结账走人。只有韩秋不为所动。
  “这位贵客,这大晚上的是要干啥啊?”看着客人离去小二急了。
  “滚!”刀客看来正在气头上,根本不去搭理,说完手已握住刀柄。
  小二吓得魂不附体,转身逃往里屋,走的匆忙不小心还摔了一跤。
  片刻老道从楼上慢步走了下来,韩秋抬眼看去,原来这酒家还有客房,看来这跛足老道就是住在这里。
  “袁风,我俩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今天这是哪一出?”道人不慌不忙说道。
  原来此人便是残云刀袁风,他和道人虽算不算江湖一等一的高手,但也是少有敌手了,往往也就是这样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人,最是不可一世。真正如柳红叶一样的高手却是风轻云淡,胸怀天下。
  “我的两个徒弟今天寻得宝物,你威逼硬抢,今天总该给个交待吧?”
  “哈哈哈!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你袁风还有徒弟,你想要宝物就直说,怎么,还碍于脸面?”
  “放屁,老子收徒弟还要通知你不成,不信你问他们。”他看了眼后面两人,两人连忙重重的点了几下头。
  这袁风看来是自知被识破心思,碍于面子演了这一出,但韩秋不是别人,他这么一说更显的心虚,已尽被韩秋看在了眼里。
  “我说这个小子,看什么看,还不赶紧滚。”袁风看了眼韩秋,想借他出出气。
  “我说袁风,这小子可不是你能惹得起的,你最好别多事。”
  袁风听老道这么一说,心中一紧,这老道最是嚣张跋扈,平日里断然不会涨他人威风,便不敢再去挑衅。韩秋倒是不以为意,也未做回答,仍是静静旁观。
  “我说老道,你给是不给?”
  “我正好还要去找这小子,我说你小子是不是把这宝盒掉包了,盒子里就一张破羊皮纸,什么字都没有,我拿火烤拿水泡拿血染什么都没有,你给我老实交代?”道人冲着袁风身后的年轻人嚷嚷道。
  “你推的干净,莫非是想独吞宝物?”袁风看起来是根本不相信。
  “老子肯定是要独吞这些宝物的,怎么?你想抢不成?”
  “老匹夫,咱们出去试试,我看看你这把老骨头能接的住我几刀。”
  “我没功夫和你动手,这没用的东西给你便是。”说完老道从怀里掏出盒子扔了过去。
  袁风伸手接住,但也未急着打开。
  “老匹夫,你耍什么花样?又是什么阴毒诡计?”
  “咱俩相识这么多年我要使阴毒诡计你早就没命了,不要算了。”
  道人虽如是说,但袁风还是不放心,他将盒底朝着自己,慢慢的打开盖子,片刻后未有异样才缓缓翻了过来。这盒子里是一块羊皮纸,袁风缓缓展开,羊皮纸一尺见方,作为一张地图倒是极其合适,只是这羊皮纸上一个字也没有,就连图案和印记也没有,倒是有些斑驳的血迹,看来如老道所言,他是什么方法都试过了。
  “这肯定是一张藏宝图。”
  “你觉得是你就拿去吧。”
  “老匹夫,你舍得就这么给我?你敢骗我我定将你碎尸万段。”
  “放你娘的狗屁,老子将你碎尸万段还差不多。”
  “算你识相,你看不出来其中的秘密,说不准就被我看出来了,我们走!”袁风拿到想要的东西,心情大好,带着两人高兴的去了。
  道人冷笑了一声,看了韩秋一眼便转身上楼了。
  韩秋没想到事情就这样和平的解决了,这两人都是熟识,虽然嘴不相让,但谁都愿意动手,因为谁也没有把握能一定取胜,来到这里都是为了财宝,自然都不愿意惹麻烦。
  人已散尽,韩秋也走上回去的路,想着这一天的经历,这盒子究竟是何人所为呢?
  一个普通的盒子,有人认定了是宝物就可以去拼上性命,有人认定了里面装的是宝图就可以抱着它彻夜不眠,就怕最后都是一场空。
  韩秋倒不在意这些,今天所见的那只大鹏鸟在他脑中已挥之不去,看来真如沐春风所言,难道自已的身世真和这盐湖帮有着关系?但这盒子是刚埋的,说不定这图案也是有心之人画上去的,但自己身上的徽记除了师父和两个师兄弟断然不会再有他人知道了。多想也无益,韩秋回到了居所,高剑已是睡熟。
  躺在床上想起心中的少女,今天为何没有出现?她这一天是在哪里玩耍?可是去做了什么不想让自己知道的事情了?想着想着已是睡熟。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