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遗迹争锋

  韩秋二人也紧随其后跳上了湖心岛,登上小岛,二人环顾四周,只见这个小岛不大,但方方正正,就像是有匠人丈量过一样,岛上地面以砂石为主,看来这个小岛并非自然天成乃是人工建造。建造一个方圆一里的小岛花费的人力物力可想而知,这盐湖帮的实力确实让人不免惊叹。
  岛上植被茂密,看来多年未有人打理,茂密的植被后依稀可以看到残破的围墙,盐湖帮的驻地看来就在这小岛的正中心了。
  “我们过去看看吧。”韩秋道。
  二人驻足片刻便准备前行。二人一前一后穿过一段树林已来到围墙近前,围墙足有丈余,均是青砖堆砌,有些地方已有些残缺,二人未做停留径直走向朝南的正门。
  正门相比围墙倒显得有些江湖气,一排圆木绑扎的大门已倒下一扇,还有一扇也已残破不堪。门上木板上刻着“镇盐湖”三个大字,三个字龙飞凤舞,潇洒写意,历经多年看上去依然是豪气干云,威严十足。
  走进大门,里面已遍是寻宝人,一个个或是忙着翻找,或是忙着挖掘,似乎丝毫不在意这两个不速之客。二人扫视了广场,未见有熟悉的面孔,只见到处是断壁残垣,碎石烂瓦。广场对面便是主厅,虽然木材都已风化,有的地方已经坍塌,但任掩盖不了多年前的恢宏。主厅两侧都是房舍,多数已坍塌,只能看到一些痕迹。
  二人穿过人群走上主厅的台阶,主厅门前的地面上是一块黑底金漆牌匾,看上去以前应该是悬挂在主厅门口,牌匾上三个大字“定风波”,应该被人刚擦拭过,看来这块牌匾也被人仔细检查过。厅内除了江湖人已是空无一物,就像是被洗劫一空一样。除了首座后面的墙上的帮会徽记图案好像再也找不到别的痕迹了,盐湖帮的徽记是一只展翅的大鹏鸟,造型倒也稀疏平常。
  韩秋看到这只大鹏徽记不自主呆在那里,他太熟悉这个图案了。韩秋不由自主的从胸前掏出一块黑色精铁徽记,仔细对比一番既然丝毫无异。
  “韩兄弟,怎么了,这图案有什么问题吗?”高剑看韩秋看的出神不免疑问。
  “没什么,只是觉得这图案有点奇怪。”韩秋急忙收起手上徽记,不再多看,只是心中疑问却挥之不去了,师傅只和自己说过,这个徽记是捡到自己时身上带的,别的未多说一句。难道自己和这盐湖帮有关系,师傅为何不曾透露。
  厅内的江湖人倒是耳聪目明,听到韩秋和高剑的对话,不免对这图案提起了兴致,都一窝蜂涌了上去。看到这一幕倒是把韩秋的思绪打断了。
  “我们出去看看吧。”韩秋开口。
  “好!”
  “有人挖到东西了!”
  二人正欲走出大厅,外面传来一身呼喊。
  屋里的人听完纷纷涌出大厅,韩秋二人也跟了上去,走到广场,只见众人已亮出兵刃,将两个江湖人围在了中间。看来挖到宝贝的江湖人还有个同伴。
  “哈哈!有好戏看了。”高剑朗声笑道。
  韩秋未准备走近,二人就这样远远观望。
  “你们想干嘛!”说话的江湖人捂着胸前的木制盒子。
  看上去那个盒子手掌大小,看起来也装不了太多东西,也不知为何众人都眼神发亮。
  “乖乖的把宝物交给我,饶你一条小命!”有人已按耐不住。
  “放你娘的屁,要交也是交给我,你又是个什么东西。”又有人发声。
  “韩兄弟,看到没,一个比一个狂,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啊。”高剑打趣道。
  “人心贪婪,以他们的身手,拿到盒子估计也走不出这座岛。我们静观其变吧。”韩秋倒不以为意。
  “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说完两人已缠斗开来。剩下的人还是围着寻到宝贝的二人。
  “快点交出来,别逼大爷我动手!”一人上前一步正欲动手。
  “都吵什么吵,不想死的,赶紧夹着尾巴滚下岛去。”围墙上传来一声大喝。
  众人回过头只见围墙上站着一个邋遢道人,正是刚与韩秋打过照面的跛足道人。
  “老东西,你又是什么东西,你怎么不夹着尾巴滚下去,赶紧去打听下我这凤阳大砍刀的名号。”
  “哈哈哈!凤阳大砍刀!还能再招笑一点吗?”高剑笑出了声。
  “真是人如其名!无知者无畏。”韩秋也忍不住笑了。
  道人飞身从围墙下来,慢慢走向近前。
  “去死吧,老东西!”这个名曰凤阳大砍刀的汉子也端起手里的大刀已是照着道人头顶劈砍过来。
  道人不避不躲,拿起手中判官笔应声接下。叮的一声,两兵相交,那个汉子一看就是孔武有力,武功稀疏平常,完全是靠着一股蛮力。
  让众人没有想到的是,汉子的大刀竟无法再前进一寸,汉子双臂运力,额头已是汗如雨下,却仍是抵不过这只短笔。反观道人,似乎并未使出全力,神色泰然自若。
  大汉眼看强攻不下,调转刀锋,回身又是劈出两刀,但均被道人一一化解。使出这三刀耗费了大量气力,汉子已是双臂无力开始喘开。
  “小子,见了阎王以后别再这么狂妄。”道人说完,转动手中的精铁判官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出,笔尖已插入大汉胸口,片刻鲜血从衣襟流下,道人收回武器,大汉也应声倒下。
  此一战惊呆众人,众人自觉不是敌手纷纷往后退了几步,旁边两个缠斗的江湖人也停了下来。
  “都赶紧滚!你!把盒子给我。”道人大喝一声。
  众人已吓的魂不附体,各自逃窜,那个拿着盒子的江湖人双手颤抖的递过盒子,接着也逃了出去。
  道人接过盒子未急着打开,收到胸前后回头看了看韩秋二人。
  “怎么,小子,要动手?”
  “前辈要取便取,我二人无心财宝。”
  “那我就放过你们。”说完纵身一跃已出了围墙,片刻已没了踪影。
  “什么玩意,嘴上厉害,跑的比兔子都快。”高剑见状骂咧开来。
  “走,过去看看。”韩秋说完已迈步朝大汉尸体走去。
  “对了韩兄弟,刚才看了那老道出手,你觉得你们谁更高。”高剑好奇问道。
  “刚才观他出手,我应可以在二十招左右胜他。”韩秋淡然道。
  “还是韩兄弟厉害。”高剑知道韩秋不是个轻狂的人,也便深信不疑。
  “不对啊!”韩秋看了下挖出盒子的土坑。蹲在地上用手指捻了下坑里的泥土。
  “怎么了?”
  “不对,这泥土是新鲜的,这盒子怕是埋下没多久,事情恐怕没那么简单。”
  “我看看。”高剑也试了一下。
  “确如韩兄弟所言,这是为何,何人如此大费周章。”
  “以后就会知道了,天色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一会没有船了。”
  “嗯!”
  韩秋回头望了眼大厅,很多疑问已埋在了心中。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