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杀机暗藏

  这夜平安无事,韩秋倒也睡了个好觉,这时门被扣响,是小二的声音。
  “客官,是否用早茶。”
  “不用了。”韩秋现在对刺桐的菜品是强烈抵触了。
  站在窗边环视了一周,只见听涛阁里守卫森严仅仅有条。韩秋心想这白日里对手绝不敢轻举妄动,决定出门走走。
  片刻,韩秋已整装出门,街上还是人头攒动,热闹非凡。这时韩秋感觉腹中有些空虚,正巧看见路边有家面摊,正合了韩秋的口味,韩秋随即坐了下来。
  “老板,来碗阳春面。”
  “对不起客官,我们这里只有面线糊。”小摊老板连忙应声。
  旁边的食客听到韩秋这北方口音也纷纷转过头观摩了一下这个外乡人。
  “那就面线糊吧。”韩秋也是无奈,入乡随俗吧。
  “好嘞,一碗面线糊,客官,您稍等。”
  片刻一碗热腾腾的面线糊就已上桌,韩秋只见这面条细如发丝,北方的面条都是面汤分明,而这面线糊面汤一体,里面飘着肉糜。虽然品相不好,但面香扑鼻,还是让韩秋食欲大开。尝了一口,只觉面条劲道顺滑,味道层次不穷,韩秋心想这应该就是刺桐城里最美的美食了,食物不在贵贱,重要的是要合胃口,在韩秋看来这碗面条可比听涛阁的一桌山珍海味还要强上百倍。
  韩秋正细细品尝这人间美味,只听邻座的食客在那里议论起了刺桐的趣事。
  “你听说了没?再过十日就是刺桐刺史宋义宋大人六十大寿。”
  “当然听说了,这么大的事刺桐城谁人不知。”
  “到时候刺桐城肯定是热闹非凡。”
  “那是自然,不过要说热闹,肯定还是比不过尹老板大婚的那场盛会。”
  “你还别说,任他来多大的官,这刺桐城还是要看尹老板的,不然外面怎么会传颂,流水的刺史府,铁打的听涛阁。”
  “哈哈,对了,你知道吗,宋大人和尹老板一直不合,前几日码头命案宋大人亲自去听涛阁调查,尹老板硬是没让他进门。”一个人压低了声音小声说道。
  “还有这等事,宋大人怎么说也是朝廷命官,他尹老板就是势力再大,也不敢如此怠慢吧?”
  “千真万确,我当时就在旁边,宋大人当天大发雷霆,那个场面真是吓人。”
  “看来这尹老板真就是要当这刺桐的皇上了。”
  “这话可不能乱说,小心掉脑袋。你看到没这几日听涛阁里外全是守卫,恐怕又有事发生。”
  “他们大人物的事情,也轮不到我们操心,我们吃吃面聊聊天岂不是比他们快活。”
  “哈哈,兄弟此言在理。老板,结账!”
  两人说完闲话便起身结账离开。
  韩秋在旁边一字一句倒是听的清清楚楚,确实让韩秋没想到的是在这刺桐城尹江竟有如此势力,尹江和宋义不合,那么春风楼的杀手会不会是就是宋义指使,虽然无凭无据只凭道听途说无法确定,但宋义无疑是最应该小心的人。
  吃完了饭韩秋来了兴致,想去亲临感受下这当朝第一大码头,刺桐城依海而建,而这刺桐码头就在城里的东南角。
  转过街角,刺桐码头已近在眼前,只见连天的海面上千帆穿行,如一幅宏伟壮丽的画卷。岸边停靠着近百艘货船,码头上的监工吆五喝六,劳工汲汲忙忙,货船上的水手翘首跂踵。码头旁边便是尹江的货栈了,只见那库房占地千余间,库房里劳作的工人成百上千,外面的车队浩浩荡荡。韩秋也是大开眼界,此番场面比从客栈远眺的还要震撼,不愧为天下第一的码头,确实是震人心魄。
  看着一副忙碌景象,韩秋也不再前行,驻足片刻便转身离开。
  这天韩秋游历整个刺桐城,刺桐城南面靠海,其他三面都有高墙守卫,刺桐设三座城门,东门主要是通行货运车队,设有精兵把守,过往车队均需严格检查,西门和北门是供百姓通行,韩秋进城正是走的北门,而尹江的听涛阁和天涯客栈正好离北门不远,而刺史府邸在西门附近,刺史府邸也是气势恢宏,但却是一副官家威严,不如听涛阁那样雅致。
  回到客栈已至傍晚,刺桐城里已万家灯火,这时听涛阁的管家送来了饭菜,说是尹老板交待过的,考虑韩秋是北方人怕刺桐的菜肴吃不惯,特意让京城的厨子天天给韩秋做饭。韩秋心想,这些经商之人果然是心思细腻洞察人心。既来之则安之,送走了管家,韩秋便开始享用。
  这夜躺在床上韩秋又想起了盐湖镇的红衣女子,想起了那个融化冰雪的笑容,想着想着便睡了过去。
  已快至三更,突然外面一声呼喊惊醒了韩秋。
  “有刺客!”
  紧接着是一身哄乱。
  “抓刺客!抓刺客!”
  韩秋跃身而起,取过佩剑,到窗前定睛一看,听涛阁里灯火通明,侍卫弓手手持提灯已在院内集结。这时只见主厅屋顶上黑影闪过,一个夜行装扮的人影已上偏房,朝着府外逃窜,后面乱箭齐发,均被黑衣人轻盈闪避。
  韩秋未做多想,纵身一跃已穿出窗外,脚尖落处已是听涛阁门顶,再一借力已至院内。
  “尹老板怎么样?”韩秋问道。
  “主人无事。”
  这时只见黑衣人已飞身跃向府外。
  “你们回去保护尹老板,我去追他。”
  话音未落,韩秋已腾空而起。
  韩秋追至府外,只见黑衣人朝着北门逃窜,接着双腿运力跟了上去。
  眼看黑衣人已至城墙边,这时韩秋已后发先至持剑拦住去路。这时黑衣人亮出武器,一把不足两尺的短匕朝韩秋袭来。
  交手一个回合韩秋已试出对手武功相距自己甚多,使出一招“春风化雨”,只见韩秋身形如魅,剑至如电,黑衣人被这一阵攻势逼的接连后撤,无暇进攻,眼看已至墙边。
  这时黑衣人慌乱中从怀中掏出一把石灰粉散向韩秋。韩秋纵身后撤挥袖挡下,烟尘散去只见黑衣人已跃上城墙。韩秋未做多想运力跟了上去。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