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解围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大门外这声低沉有力的嗓音吸引过去了。刚才还在声嘶力竭讨伐的妇女们,都齐齐的回头望向大门外。
  简亦当然听出来了这声音是谁的。
  她也跟着回过头去。就看见大门外,程肃像大爷一样大大咧咧的坐在轮椅上,身后是推着轮椅的张扬,还有一个穿着职业西装的陌生男人。
  程肃一眼便看见了人群中,因为吵架小脸憋的通红的简亦。
  他朝着简亦熟练的招了招手,就好像这个动作每天都要做上几百次一样的熟练。
  简亦条件反射的就朝着程肃走了过去,好像脑子还没反应过来,腿已经迈出去了。
  “你怎么来了。”
  程肃抬头看了看还在发懵的简亦,嘴角微挑。
  “”我来看看我那两张价格不菲的贵宾票,浪费在哪了。”
  简亦低着头,没说话。
  “我在这看半天了,你怎么那么怂。”
  身后的张扬轻轻掐了一下程肃的后背。
  “嘿嘿,简大美女。我今天成绩不错呢,可惜你没来,你要是来了,没准儿我就有劲超宗哥了都。”
  简亦朝着张扬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恭喜你。”
  三人还没寒暄完,身后一帮看热闹的耐心已经耗没了。
  “呦,还叫帮手了呐。没用我跟你说。我们这都是合法的要账,怎么的,叫几个男人来,还敢对我们动手吗?”
  简亦皱了皱眉头,身侧的拳头握得更紧了一些。
  程肃伸出手,拽着简亦的手腕,将人拉到了身侧,然后朝着远处叫嚣的那个中年女人,非常得体的笑了一下。
  “大婶,你看我这造型,像是能打架的样儿么。”
  那人哼了一声。
  “哼,不还有两个能站着的么。你们不要觉得多两个人,今天就能把事拖过去。我们已经说的很明白的。要么给钱,要么给房。赶紧给个痛快话。”
  简亦刚要张口,便再次被身边的程肃拉住了手腕。
  张扬在程肃身后狠狠的呸了一声。
  “不要脸。”
  被骂的当然不乐意,撸着袖子作势就要冲过来理论。
  却被程肃身后那个穿着职业西装的人,拦到了半路。
  “您好,我叫孟庭。我是简亦小姐的代理律师。今天来,就是代表简亦小姐,对您提出的遗产分配问题,进行沟通和解决的。您先平静下情绪,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好好的谈谈您和其他几位的要求。”
  简亦惊讶的望向程肃,眼神询问怎么回事。
  张扬在一旁充当起了翻译。
  “简美女,我和老大刚才就来了,律师是老大后叫过来的。他是国内非常有名的律师,交给他,放心吧。”
  为首的妇女不屑的撇撇嘴。
  “这年头,批个皮,都说自己是个人。你说你是律师你就是律师么。再说了,我们家的事,有你们外人什么干系。”
  孟律师好脾气的低笑了一下。
  “站在这,也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您也累。要不,我们进去坐下来说?”
  一帮人七七八八的前后脚进了屋。简母赶紧过来询问简亦和程肃,这是怎么一回事。
  程肃拉住简母的手,这画面,好像自己是这家亲儿子一样。
  “阿姨,你放心吧,这点小事,孟律师手到擒来的。”
  简母半信半疑的看着程肃和简亦,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孟律师带着几个领头的,在餐桌旁边围坐了下来。他掏出了公文包里的电脑,录音笔,文件夹。看的七大姑八大姨一愣愣的。
  本来还想着大嗓门占点气势上的优势,可一看到录音笔,一个个都跟消了音一样,谁也不肯先开口。
  “我大概了解了一下这套房产的所属和遗产分配关系。房产属于简瑞安的父亲简大治,在房主离世并且未对房产做遗嘱或是产权变更的情况下,简大治的三儿一女,均都应享受并且合理分配留下的遗产。”
  几人都没想到,律师一上来,就是向着她们说话。刚才还剑拔弩张的表情褪下了一点。
  “律师就是不一样,你看看,法律是保护我们的。我就说,这就是我们应得的,凭什么他自己独吞遗产。”
  孟律师点点头。
  “既然大家都同意这点,那么我就继续往下说了。”
  “你说你说。”
  孟律师从文件夹里掏出了几摞文件,挨个递到了几人的面前。
  “大家可以看一下手中的文件,这是这套房产现在就市场价做的估值,财产分配一定是按照当下市价的基础,这个可以放心。”
  几人看着手中估价表的数值,不由得眼睛一亮。
  “咳,你这也不太准。我跟你说,我可找人打听了,咱们这现在算是新开发区了,市政府非常重视这块的开发,价格涨的那叫一个快。”
  孟律师点头,温和的笑。
  “是,价格什么的,还需要各位当事人坐下来一起讨论,达到一个各方都满意的结果,才可以。”
  几个点点头,面上掩饰不住的贪婪模样。
  “这还差不多。我跟你说,我们也不是为难她们母女俩,我们就是想早点解决问题,要是早这样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解决,哪有今天。”
  “所以各位,关于手中的估价,还有什么觉得不合理的地方,可以现在提出来,我们一样一样的商量解决。”
  “你是律师,你算的肯定是准的,我们不会再价格上为难的。但是问题是,价是价,也得拿到手里才是真钱,在这空口说白话,谁都会,有什么用。”
  孟律师点点头,再次给大家发了第二张纸。
  “这上面,是每个人按照平均分配,应该分得的总价。各位看看,没有异议的话,可以夫妻双方分别在右下角签字,这是印泥。”
  “哎呦,现在就签字啊。这价格不是还要商量着来么。”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在场的谁都看得出来,这几个人看到纸上的数字,心里都乐开花了。
  她们一直处处刁难,无非就是看着这处房产眼红,无论卖或者不卖,钱才是最终的目的。而且这价格,也确确实实是现在合理的市场价。这总比一分没有,天天追债来得实在太多。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