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高潮迭起

  “朽木白哉,怎么还不卍解?就凭你这种始解,是没有办法打败我的!”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个成语用在此时一护的身上刚刚合适,在被夜一训练了三天三夜之后,一护已经掌握了卍解,也对自己的斩魄刀有了一定的认知,知道自己的斩魄刀的平常状态就是始解,仅凭这一点,他在对阵任何副队长都不会输。
  并且在初步掌握了斩魄刀一些情况之后,一护对于灵压的操纵也更上一层楼。
  “我的斩魄刀,斩月,并没有什么其他的能力,只是在斩击的时候,会吸收我的灵压,然后将其在斩击的一瞬间,释放出去,由此形成了一种特定的技能——月牙天冲!”
  一护与朽木白哉相隔几十米对视而立,一护右手持着斩月,对着朽木白哉遥遥一斩,一道蓝白色的月牙状灵力冲击波瞬间从一护的刀刃处成型,向着朽木白哉爆射而去。
  咻!轰!
  朽木白哉想右侧横移一步,将一护的这一招斩击成功规避,然而当他向着斩击经过的地方看去时,一道巨大的斩击壕沟触目惊心。
  “这就是我的斩魄刀,斩月,我再说一遍,朽木白哉,用卍解来和我战斗吧,不然的话你是没有机会赢我的。”
  一护冷酷的表情让在一旁观战的杨易满是吐槽的欲望。
  “这话说的还真是嚣张啊,不知道一会儿你遇到蓝染毫无还手之力的时候,还会不会保持着这种态度。”
  朽木白哉被一护不屑一顾的态度彻底的激怒,他将手中的斩魄刀转向刀尖向下,撒开了手。离开了他手掌的斩魄刀并没有插在地面上,而是如同没入了水面一样无声无息的落进了地面。
  “卍解!千本樱景严!”
  “卍解!天锁斩月!”
  在朽木白哉卍解的同时,一护也开启了自己的卍解,两人战斗的最高潮终于到来。
  “总算开始真打了,刚刚的互相试探都快让我睡着了。”
  杨易换了一个姿势,坐在了一块崩飞到他身边不远处的石头上面,继续吃零食观战。
  “话说一护卍解之后的这把通体黑色的斩魄刀还挺帅气的,至少比朽木白哉的卍解好看多了。”
  杨易在这里评头论足,忽然他的斩魄刀开始轻轻地颤动起来,杨易顿时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他立马补救道:“不过比起我的湛清来说,他们都上不了台面啊!”
  杨易的话音一落,他的斩魄刀立刻恢复了沉默,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呼~嫉妒心还挺强的!”杨易擦了擦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心中念叨,幸好我自己的求生欲也不错。
  “不过朽木白哉的卍解也挺有意思的,卍解有着特殊的领域,虽然不像是东仙要那种封闭式的空间领域,但是这种领域也有着它独特的优点,这种不封闭的空间可以在对敌时形成相对的单挑环境,并且不会失去对领域外的视野,不过还是我的领域更加厉害一点。”
  杨易在暗暗地将朽木白哉的卍解与自己的卍解进行对比,一护与朽木白哉在卍解之后,灵压的变化不大,一护的卍解侧重于速度与攻击力的加成,朽木白哉则是侧重于攻击方式与范围的加成,而杨易的卍解则是可以增加灵压以及控场能力,三个人的卍解算是各有所长。
  “破道之四!白雷!”
  一护的斩魄刀被朽木白哉徒手握住,而一护在一时之间抽不出刀,这个时候就体现了一护不是正规死神的短板了,朽木白哉用单手的伤换来一护无法抽刀,随即他用鬼道击穿了一护的肩膀。
  “所以战斗的时候,攻击方式不能太单一,不然的话,就很容易被克制,从而吃大亏。”
  杨易又开始隔空点评两个人的战斗了,当然他说话的声音并不大,正在战斗的两个人听不见,否则就凭他这种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劲儿,怕不是要被两个人联手群殴了。
  正在杨易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一道小小的身影从战场另一边的树林里向着他跑了过来,这道身影绕了一个大圈,绕过了战场,来到了杨易的身边。
  “我也要吃!”
  这个身影就是一直躲在树林里面观战的八千流,她含着手指,流着口水看着杨易手边的零食,充满了童真的双眼中满是想要吃东西的意愿。
  杨易自然不会吝啬,他从自己的怀里,将这次带来的零食全部都拿了出来,放在了身边的石头上。
  “吃吧,不要客气,我们一边吃一边看。”
  “嗯嗯!”
  八千流已经熟悉了杨易,于是她毫不客气的坐在了杨易的身边,抓起零食就往嘴里塞,很快她精致的小脸就被嘴里的零食撑的滚圆,配上她粉色的头发,让她看上去更加的可爱了。
  两个人在这边优哉游哉的吃着零食,而战场中却是异变陡生,一护被朽木白哉的白雷加上斩击打成了重伤,就在他的意识逐渐模糊,快要失去身体控制力的时候,他的脑海中忽然响起了一个充满了暴虐杀意的声音。
  与此同时,他的脸上开始逐渐的被白色的面具覆盖,这层面具仿佛是活物一样,一点一点的聚集空气中的灵子,然后成长变大,最终覆盖了一护的半张脸庞!
  “好讨厌的气息!”八千流将嘴里的零食咽了下去说道。
  “嗯,这是虚的气息,对我们来说有着天然的厌恶感。”
  战场中的朽木白哉从来都没有见过这种情形,死神的脸上竟然会出现虚的面具,这种对立种族的混合体怎么可能会出现?而且这两种灵力明明会互相排斥的才对。
  “哈哈哈!终于让我出来了!一护,让我来教教你斩月的真正用法吧!”
  此时占据了一护身体意识的正是一护体内的虚白,不得不说虚白是天生的战士,斩魄刀在他的手中舞动成一道漆黑的剑花,将朽木白哉的攻击全部抵挡开来,并且他将灵力缠绕在斩月的剑刃之上,含而不发,增加了斩月的劈砍力道,还可以随时激发出去。
  “咦哈!”
  虚白的动作要比一护更加的灵动,但是言语与表情却充满了残忍和暴虐,朽木白哉在度过了最初的震惊后,开始沉着的应对这陌生的虚白。
  “说到底你也是一护自身的力量,他本体不是我的对手,你也一样!”
  “哈?你真是对自己的实力相当的自信呢。”
  虚白狞笑一声,瞬间消失在了朽木白哉的面前。
  “好快!”
  朽木白哉与观战的八千流同时失声道。
  “还好啦,其实还可以更快的,不过一护受伤的身体不允许他发挥出全部的实力。”
  八千流惊诧道:“那这么说来,一护还可以更强,那岂不是说小剑没办法打赢一护了吗?”
  “也不能这么说,更木队长如果能够发挥出自己全部的实力的话,想要打赢现在的一护很容易的,但是以后就不一定了。”
  听了杨易的话之后,八千流的眼中闪动着明暗不定的神采,最后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仿佛是下了什么决定一样。
  “要分出胜负了!”
  杨易的声音陡然升高,将沉思中的八千流惊醒,她赶紧望了过去。
  一护已经夺回了自身的意识,此时他与朽木白哉将剩余的全部灵力都集中在了这最后一击上面。
  “终景!白帝剑!”
  “月牙天冲!”
  一护与朽木白哉错身而过,背对背站立。
  “我赢了!哇!”
  一护口中鲜血狂喷,而在他背后的朽木白哉也是身负重伤,倒地不起。
  “一场大战结束了,下一场即将上演!”
  杨易没头没脑的话,让八千流完全摸不到头脑,不过好在她并不想深究,只是吃零食的动作略微的停滞了一下,然后便继续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