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这场仗赢得有些意外

  事实上陈华并不知道,那条加密信息并不是秦佩发过去的。
  因为此时她正忙着追踪逃逸丧尸的大本营。
  上万吨的巨型纳米机甲转变成一个个直径一米的圆扇形扫路机,看上去就像密密麻麻的蝗虫过境。
  被扫过的大街,眨眼就变成一天天黑红色的浆河……
  丧尸仓皇逃进大楼里,然而还没来得及藏匿好,大楼就哗啦啦的融化,纳米新型材料修建的墙壁像灰层一般被建筑打印机回收。
  丧尸嘶吼着疯狂挣扎,但是它们奋力抓住的坚固墙壁下一秒就像流沙一样消失,四肢再无着力点,便如同泥石流般纷纷滚落下来,落到高速旋转的绞肉机里,转眼融化,流入黑红色的浆河。
  就连已经躲进大楼管道,却还未来得及钻入地下管道的丧尸也无法避免。
  秦佩只需要留下一部分带路的便足够了。
  火龙舌卷而过,黑红色的浆液被化成灰烬,热腾的沸气不散,使得灰烬漫天飞舞。
  大概是镜头脏了,看上去整座城市都被灰烬笼罩,让人莫名有种错觉,或许直播里那震撼的场面并不是真实的,也许只是一场梦。
  火龙是烧不尽浆河的。
  大概是过度消耗,秦佩感到自己的身体不断在升温,体内仿佛点燃了锅炉,再不停下来,就要给自己烧坏了。
  即便如此,秦佩还是三心二意的操控着双手,绞杀了丧尸军团还不算,她要彻底的灭了敌人的念头。
  她很懒。
  虽然不喜欢招惹事,但从来也不是什么善人。
  你打我一下,我回你一拳,然后你又踢我一下,我又回你一脚,这样的打闹很没有意思。
  她从小就知道一个道理:面对无关痛痒的欺负,要不视而不见,若一旦回手,势必将对手往死里整,一次整到怕,杀得对方连报复的勇气都彻底失去。
  从此不再来犯,彼此河水不犯井水,各自安好。
  秦佩下手虽狠,但是她并不着急。
  分子纳米侦察机追踪着逃进地下部分管道系统的丧尸,发现这些丧尸只在管道里不断徘徊。
  看来是丧尸的主人仿佛还没有想好,究竟是保存丧尸,还是冒着暴露的危险回收丧尸。
  秦佩闷哼一声。身体的不适感越来越严重了,但是她依然很有耐性。
  既然丧尸的主人不想回收,就让她来帮忙吧。
  杀了那么多,也够了。
  毕竟都是资本,末世艰难,实在不该奢侈浪费。
  绕开被防御罩保护着的大楼,城市里的建筑物已经融化的差不多了。
  秦佩这才发现,暴露在丧尸之下的城市区域,居然连一个活人都没有找到。
  地面上所有的管道口都被高速旋转的绞肉机把手,藏到地下管道里的丧尸出不来。
  地面上,建筑打印机一边回收一边打印城墙。
  八字形的城墙不断收窄,幸存的丧尸渐渐被收拢。
  丧尸的主人仿佛看出了秦佩的意图,便操控丧尸拼命的挖墙。
  但这终究是无用功。
  丧尸虽然凶猛,但是它们挖墙的速度远远比不上建筑打印机补墙的速度。
  秦佩啧啧感叹,建筑打印机在这里简直就是神助攻啊!
  建筑打印机又被绞肉机护着,丧尸想要攻击摧毁,也根本无从下手,只能被城墙和绞肉机逼着不断往一个方向聚拢——宴会大楼。
  局势已经形成。
  若对手依旧隐藏着不再出招,那么这些丧尸就注定成为秦佩的囊中之物。
  可是一直到最后一个丧尸被赶进宴会大楼,然后失去踪迹。
  敌人也依旧没有动静。
  可惜了。秦佩叹息。
  数字万亿计的分子纳米侦察机早已经团团包围了四大家族的产业大楼。
  秦佩一狠心,甚至连田氏和军区都给监控起来。
  要有一丝风吹草动,必然会被通財觉察。
  只是敌人也是心狠。
  宁愿舍弃丧尸军团,也不愿再次暴露痕迹。
  这样的敌人,也是最恐怖的。
  要是对方敢再次出手,哪怕只是发射一枚离子炮,建筑打印机和满天飞舞的“扫路机”都会失控。
  同样失控的,也包括丧尸。
  如此一来,城市必然也会更加混乱。造成的恐慌也会更严重。
  那么与丧尸军团这一仗,秦佩也绝对不可能赢得这么轻松。
  秦佩原来也只是想在直播中给市民证明,虽然丧尸残暴,身体强度比人类强许多倍,但并不是不可战胜的。
  人类的武器是大脑。
  赤手空拳我们打不过,但我们懂得制造武器,使用武器,便能自保。
  纳米变形机器人就是这样的武器之一。
  末世早已经降临。
  温室里的小草也该醒悟。
  弱者想要在这个时代生存,就要学会拿起武器去战斗。
  她甚至做好了持久战的准备,并想好了台词打算在直播中呼吁游戏场玩家联合起来全民打丧尸。
  结果,敌人怂了。
  准确来说,也不能说是怂。
  这样一支身体素质、服从度、配合度、战斗力都几乎无懈可击的丧尸军队,想必是人类军队无论如何训练都难以达到高度。
  可是敌人说舍弃就舍弃。
  这需要多大的底气!
  如此一来,敌人就变得更加深不可测了。
  一击不得势,果断断臂。
  这次不暴露,是为了下一次更出其不意的攻其不备。
  难道制造城市混乱和恐慌并不是敌人的目的吗?
  这一次是丧尸兵团,敌人下一次再出手,又会是什么手段?
  秦佩本来已经怀疑李氏了,因为李氏表现的太过猖狂明显,可是如今敌人宁愿舍弃丧尸兵团,也不愿再次暴露痕迹。
  这让她也有些吃不准了。
  如果李氏不是主谋,那么李氏在其中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
  “夫人,王市长来信息了。”通財没有在镜头前说话,而且给她发了信息。
  秦佩心中一秉,收起火龙,立在高高的的城墙上。
  这王市长果然是人才啊,反应这么快!
  城市降陆在即,而且城市里又出现了丧尸兵团,军区此时更重要的任务应该是外防。
  且不说降陆后,将面临变异兽的攻击。
  就是眼前,广州城外还有一团诡异的云层包围着。
  所以王市长出现正是恰到好处啊。
  “那我们走吧,让老王来收尾。”秦佩回信息。
  “啊,就这么走了?”通財回复。
  秦佩想了想,地下管道的丧尸已经被包围,既然它们不急着逃,那她也不急着追了,就看有谁会来营救。
  眨了眨眼,发过去一个表情包,“打完啦,不走还要干嘛?”
  “你不是还在直播吗,腐乳管家给你写的台词还没说呢。”通財提醒。
  秦佩恍然醒悟,差点忘了这茬。
  可是,那是动员大会的台词,现在说好像又有点不太合适了……
  镜头前,灰蒙的背景,空旷的城市,血流成洋的暗红浆液,立在高高的城墙上的那一抹银色身影显得分外渺小,又何在引人注目。
  镜头由远拉近,身穿银色盔甲的女战士呆呆的望着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许久,盔甲里终于响起了一个声音。
  她道:“末世很可怕,从今天起,都该醒了,拿上武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团结就是力量!”
  嗯,不错,挺励志的。秦佩非常满意自己的演讲。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