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来玩个游戏吧

  “怎么回事?”天乐走到离歌剪的身边,看离歌剪一副要吃人的样子,淡定地问了一句。听刚才家丁所言,这是丢失了十几株天玄草了。丢了便丢了,其实没什么要紧的。不过,既然离歌剪是总护法,这里的事情,自当由他来处li。
  离歌剪见天乐到来,收起了周身的杀气,拱手道:“宫主,是丢了十三株天玄草,属下正在核查!”
  “嗯。”天乐点头,眼神扫过跪于地上的丫环与家丁们。
  很快,便见一个家丁周身瑟缩了一下。
  她笑了笑,道:“大家都起来吧!”
  众人闻声,抬起头来,一个个紧张兮兮地看向离歌剪。
  “宫主发话了,看我作甚?还不快起来!”离歌剪狠狠地咬了咬牙,收剑入鞘,不解地看向天乐。什么也不说,大哥常跟他说,别看天乐平日里嘻嘻哈哈,一副傻样,事实上,她聪明着呢,尤其是大是大非面前。既然天乐让他们起来,定是有了主意了。
  又听天乐对众人道:“我们们来做一个游戏吧!”
  丫环家丁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所措。
  天乐继续道:“十三株天玄草,丢了便丢了,不打紧的。我天乐宫家大业大,各个玄阶的草,数以万计,就当是丢了一点银子,伤不了天乐宫的筋骨。”说完,她的一双厉眼又扫视一周。
  众人打着哆嗦,不知她到底要做什么。这种感觉,极其不妙。
  萧五站在离歌剪的身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天乐。这个女人,总给人一种王者的气息,让人窒息。
  “都放松点,放松点,来,过来这边!”天乐一边说着一边往空旷的西院院心走去。
  走到院心,她又道:“现在,我们们做的这个游戏叫‘谁才是真正的贼’?”
  众人心头,皆是一跳。离歌剪的双眼,立即亮了亮,他所料果真不错么?真的是有人监守自盗?
  天乐开始宣布游戏规则:“现在,分成四个组,男的,分成两组,女的,分成两组!快!”
  有人心中暗暗叫苦,却不得不照做。
  很快,众丫环家丁便分成了四小队。每队约有七八人。
  “现在,男女混合,混成两组!”天乐又命令道。
  众人立即照做。由四组合成两组,男女搭配,每组便有了十五六人。
  天乐继续道:“现在,让我们们忘了年龄,忘了身份,忘了男女。”
  有丫环们已经细声嘀咕开来了。有家丁开始面露喜色了。
  这个时代,是一个保守的时代。男女有别,授受不亲。丫环们自是不愿了,而家丁,听到天乐的话,有的心里已经暗爽了。在卖入天乐宫做家丁以前,他们都是极其贫穷的,甭说娶一房媳妇,就是奉养老母,都很成问题。对于女色之喜爱,是成年男人的天性与需求。玩这个游戏,虽不能真正洞房,但借机揩油,还是能过过手瘾的。
  天光正是算准了他们这样的心理,才提出玩这么一个游戏。指着其中一组道:“你们先围成圈就地休息!”又指着另一组道,“你们,分散开来,围成一个圈,听我的口令!”
  众人立即围成一个圈,天乐走到圈子中央,又扬了扬手,道:“圈子再散得大一些!”
  众人又往外扩了一些。
  天乐背着手,踱起步来,笑道:“大家听好了,现在,女的,价值五文钱,男的,价值十文钱,我每说完一段话,大家便计算好钱数,男女用最快的速度抱成一团,团数不限,不能全是女的,亦不能全是男的。我所说的话里,只会出现尾数是5或0的钱数,你们男女钱数相加,尾数与我给出的数据尾数相同,则进入下一轮,尾数不符,则最后加入的人被淘汰出局。大家还有没有问题?”
  “没有!”众人齐呼。便是有问题也不敢提啊。
  “很好,听好了。昨日,我去皇宫的路上,给了公公五十文银子的打赏,回来的路上,我又看上了一支珠钗,花去二十五文,请给答案!”
  人影立即四下窜动起来。
  有丫环扭扭捏捏,众丫环里,天乐扫过去,便见两个丫环神色慌张,急急地去抱住一个家丁。
  家丁却是一副生怕被抱住的样子。
  这与正常人的心理极不相符。这个时代,他们正常的心理应该是,丫环不会主动去抱家丁,而家丁,却是巴不得有丫环投怀送抱。
  天乐勾唇之际,这一组的人已经抱成了两团。有男有女,天乐走近,清点男女,两团尾数皆是五。她高声宣布:“很好,尾数皆为5,请再听题。我让香菱去买茶叶,香菱买了最次等的茶叶,花去了三十二文,回来的路上,想起针线没有了,又花了三文买针线,请给答案!”
  仍然是那两个丫环最为积极。那个眼神游离的家丁兴许是担心被人识破,有意识地躲着那两个丫环,而是急急地去抱了另外的丫环。另外的丫环挣扎了一下,便任由他抱着了。
  仍然是两团,天乐走近,数了数,发现两组的尾数皆为0,于是分别让最后才抱成一团的人出局。两团里,分别有一个家丁和一个丫环出局。
  出局者被天乐安排坐在一旁休息。安顿后了以后,她有意对离歌剪道:“把他们看好了,最先出局者,嫌疑最大,这个游戏十分简单,玩不好,只有一个可能,便是心中有鬼!”
  离歌剪点头。
  家丁丫环心里皆是一跳。
  最为恐慌的莫过于最先出局的二人。
  二人原本坐于草坪之上,听天乐如是说,登时吓坏了,一骨碌爬起来,跪地便朝着天乐的方向叩头:“宫主,我们们冤枉啊,我们们真的什么也不知道,真的不是我们们!”
  天乐转头,极为不满地低斥一声:“闭嘴!谁是内鬼,本宫主自有定论,这会儿本宫主正玩得兴起,再敢扫了本宫主的兴致,我便将你们一个个开膛破肚!”
  跪地的丫环和家丁相视一眼,纷纷噤了声,nǎ里还敢再说半句。
  天乐继续持续着这个游戏……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