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第六十四章(一更)

  王的女人最新章节
  ;;;;第六十二章
  ;;;;钟砚并没有强迫顾盼搬入皇宫里去,侯府的里人也大都没什么变化,愿哥儿还住在前院里。
  ;;;;几次冷脸后,钟砚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少,有时候顾盼都快要感受不到他存在痕迹,不过不等她推开侯府的大门,明中暗中盯梢的人就打消了她可笑的想法。
  ;;;;她还是活在钟砚的世界里,也许她的一举一动钟砚还全都知道。
  ;;;;越快到临盆的日子,顾盼越发睡不着,有时候她低头看着自己的肚子,记忆总会被拽到在东宫的那段日子里。
  ;;;;顾盼看得出来,赵焕章是真的很期待这个孩子的出生,从知道她怀孕那天起就很高兴,甚至提前准备好了名字。
  ;;;;可惜那时候她心不在焉,压根就没怎么认真听赵焕章说话。
  ;;;;开春那天,天气暖和。
  ;;;;顾盼久违睡了个好觉,梦里面晴光正好,太阳大的有些刺眼,她好像看见了刚刚及笄的顾六小姐,游荡在宫里,她穿着新做的漂亮衣裳,画了个精致艳丽的妆容,年纪小脾气犟,被其他人耍了困在御花园里迷路出不去。
  ;;;;少女转了两圈都没找到路,气的不轻,脚尖狠狠将眼前的石头踢开,既然找不到路也出不去,她干脆就爬到了树上,四下无人,她又脱了自己的鞋子,两只脚在半空中晃来晃去。
  ;;;;阳光浓烈,她伸手挡在刺眼的日光,半张脸躲在树荫的阴影下,她眯着眼,享受着徐徐吹来的微风。
  ;;;;“你怎么跑到树上去了?快下来吧。”
  ;;;;这道突然出现的声音把她吓了一跳,右手陡然一松,提溜在手上的绣花鞋便掉了下去,她有些恼怒,更甚至于迁怒下面的男子,如果不是他突然出声,她的鞋子也不会突然就掉下去。
  ;;;;明眸皓齿的少女眼珠子转了转,往下看了看,才想起来她在顾府里曾经见过这个男人。
  ;;;;她之所以记得,是因为他长得好看,不容易忘记。
  ;;;;她抿紧了唇瓣,环抱着双手,继续晃荡着自己的脚丫子,不说话。
  ;;;;彼时她还没想起来这位笑眼盈盈款款如春风的男子是太子殿下。
  ;;;;赵焕章低头轻笑了声,随即仰着脸,看着她的眼睛,对她招了招手,“快下来吧,一会儿贵妃娘娘就要过来了,见你在树上肯定是要罚你的。”
  ;;;;她也听说过贵妃娘娘的名号,知道那是一个并不怎么好相处的人,她虽然胆子大脾气也大,但也不想白白受罚,不仅吃苦头,传出去还要被其他人耻笑。
  ;;;;她最好面子,是绝不肯让其他人笑话她的。
  ;;;;少女摆着张气鼓鼓的脸,“我的鞋掉下去了,我下不去了!”
  ;;;;她越说越觉得生气,“都怪你!”
  ;;;;这是赵焕章第二次看见她时的场景,漂亮少女连鞋子都不穿高高坐在树枝上,洒脱中带着些许稚嫩的气息。
  ;;;;她变得更好看了,但脾气却一点都没改。
  ;;;;赵焕章道:“跳下来吧,我会接住你。”
  ;;;;顾盼狐疑的盯着他,不觉得他消瘦的身形能有足够的力气接住她,而且男女授受不亲这个道理她还是懂的。
  ;;;;赵焕章似乎也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很好心的提醒:“你可要快点做决定,贵妃娘娘马上就要过来了。”
  ;;;;她望着男子手里属于自己的那双绣花鞋,脸莫名其妙的红了红,她捂着脸不禁在想,她为什么要脸红?!她又不喜欢他。
  ;;;;远处浩浩荡荡的声音越发接近,她看了眼笔直站在树下的男人,咬咬牙,闭上眼睛从树上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男人身上的味道更像清冽的松香,淡淡的很好闻。
  ;;;;她被稳稳当当接住,心里松了口气之余,还是觉得生气,恼怒的从他身上跳下来,凶巴巴的夺过他手里的那双格格不入的绣花鞋,连鞋子都没来得及穿就跑了。
  ;;;;将身后的声音一并甩开。
  ;;;;“往那边看什么呢?”
  ;;;;“母妃,没什么。”
  ;;;;少女跑的飞快,耳边划过冷冽的寒风,有些冷呼呼的风灌入她的耳畔,她越跑身体好像就越不舒服,不仅腿脚疼,肚子也疼。
  ;;;;梦中的少女扶着身侧的栏杆,缓缓坐了下来。
  ;;;;顾盼好像也感觉到一阵剧烈的疼痛,缓缓睁开眼,才发现自己是哭着醒过来的。
  ;;;;她抬手茫茫然擦干净脸上的泪,肚子传来的疼痛越发明显,顾盼苍白削瘦的手指几乎握不住东西,“啪”的一声,打破了油灯。
  ;;;;这道声音将在屋外的碧青引了进屋。
  ;;;;“夫人!”
  ;;;;稳婆匆匆赶来时,顾盼的羊水已经破了。
  ;;;;宫口尚未全开,孩子出不来。
  ;;;;顾盼脸色惨白,大片大片的汗水打湿了她的衣衫,她好想听见了钟砚的声音,又好像没有。
  ;;;;几个时辰后,还是没什么动静。
  ;;;;胎位不正,有难产的风险。
  ;;;;钟砚就在门外,里面丁点声音都没传出来,平静的让人害怕。
  ;;;;顾盼已经意识不清了,只凭着一股气在撑着自己不睡过去,稳婆暗道了声不好,给她喂了催产的药,随即匆匆忙忙打开了门。
  ;;;;钟砚脚底一僵,看着稳婆满手的鲜血,敛眸屏息,嗓音暗哑低沉,“她怎么样了?”
  ;;;;稳婆脸色为难,“夫人情况不太好,若是孩子和大人只能保一个......”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便被钟砚打断,“要大人。”
  ;;;;至于那个孽种死了就死了。
  ;;;;他垂着眼眸,觉得孩子最好是死了。
  ;;;;稳婆心提了起来,得了句准话也知道该怎么做了,不至于和方才一样束手束脚。
  ;;;;顾盼觉得自己好像在一片汪洋大海里浮浮沉沉,她被海水包裹,精疲力尽浑身都没有力气,她努力的往前游,好不容易望见边缘陆地,正要上岸之际,突然间被人按着脑袋浸泡在海水中。
  ;;;;海水从四面八方灌入她的口鼻,呼吸对她而言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她努力挣扎,渐渐地丧失了力气。
  ;;;;顾盼醒来时,是第二天的早晨。
  ;;;;屋子里的血腥气已经散去了大半,坐在床边的男人眼眸暗沉昏黑,眸光紧盯着她的脸,好像一夜未睡,嗓子听起来很沙哑,“醒了。”
  ;;;;顾盼慢吞吞的从床上坐起来,没有看见孩子的身影,各种不好的念头在她脑海中盘旋,被子底下的手在发抖,嗓音轻颤,似乎很害怕,“我的孩子呢?”
  ;;;;钟砚轻轻的笑了声,“奶娘抱去喂奶了。”
  ;;;;孩子最终平安落地,足月出生,哭声响亮,身体很好。
  ;;;;顾盼点点头,“男孩还是女孩?”
  ;;;;钟砚轻扯着嘴角,似嘲似讽,“男孩。”
  ;;;;顾盼记得赵焕章想要个小姑娘,不过他也说过第一胎最好是个男孩。
  ;;;;可惜他什么都看不见了。
  ;;;;钟砚握着她纤细的手腕,浅色眸子淡淡的望着她的眼睛,想透着这双漆黑明亮的眼望进她的心底,他说:“窈窈,过几天便收拾东西准备进宫吧。”
  ;;;;顾盼只愣了一瞬,便答应了下来,连思考都懒得思考,都是一个快死的人了,计较那么多做什么呢?
  ;;;;“好啊。”
  ;;;;钟砚觉得这样也很好。
  ;;;;虽然他还不知道他对顾盼愈来愈深的占有欲是不是爱,只要能把她留在身边就够了。
  ;;;;纤弱的美人,就该活在精心准备的宫殿内。
  ;;;;吃过午饭,顾盼才见到自己刚出生的孩子,皱巴巴的小孩子安安静静睡在襁褓中,现在还看不出长得像谁,顾盼觉得这孩子最好是长得像他父亲。
  ;;;;不同于第一次生孩子,那时候她抱着刚出生没多久的愿哥儿手足无措,孩子哭她也哭。
  ;;;;这回她已经有了哄孩子的经验,将他抱在怀中,低语呢喃哄他睡觉。
  ;;;;刚出生的孩子一天有十个时辰都在睡觉,他好像不爱出声,连饿了都不哭的,这可把顾盼担心坏了,就怕这孩子出了什么问题。
  ;;;;钟砚心思内敛,明明厌恶这个孩子,也不得不容忍着他的存在。
  ;;;;他看着顾盼抱着孩子不撒手时的模样,暴戾的杀气压抑在心口,他表现的云淡风轻,“他有名字吗?”
  ;;;;顾盼拿着拨浪鼓的手顿在半空,“有的。”
  ;;;;她抬头,视线对上钟砚的眼眸,淡淡的说:“赵恒。”
  ;;;;姓赵,名字是她起的。
  ;;;;不怎么好听也不怎么难听,“恒”字也没什么特别的含义,只因为当初赵焕章写过的字里最多的便是“恒”。
  ;;;;她觉得他应该会喜欢的。
  ;;;;“好听吗?”
  ;;;;钟砚觉得顾盼当真是在故意折磨他,问出的三个字恰巧往他心尖上刺,狠狠捅进去还不够,偏要握着刀柄旋转两圈,血肉模糊才满意。
  ;;;;他的笑容苍白无力,吐字道:“好听。”
  ;;;;孩子睡了,钟砚伸手要将孩子抱过来,被顾盼躲开了。
  ;;;;钟砚觉着可笑,“我难道还会杀了他不成?只是想把他抱到隔间去,免得扰了你的休息。”
  ;;;;顾盼还是很警惕的望着他,她一点都不想让钟砚碰这个孩子。
  ;;;;“我若真想杀他,你拦得住吗?给我。”
  ;;;;最后两个字隐含怒意,顾盼这才将孩子交给他。
  ;;;;钟砚的脸上半点情绪都没有,将孩子抱到隔间的摇床上,他站在床边,多看一眼都嫌恶。
  ;;;;这个孩子就是他心中拔不掉的刺,他动不得,只能受着。
  ;;;;钟砚削瘦冷白的手指忽然间搭在孩子的脖子上,轻笑了声,“真想杀了你啊,小孽种。”
  ;;;;他强压下满眼杀气,收回手指,转身出了隔间。
  ;;;;踏门而入时,顾盼弓着腰在咳嗽,手中染了血的手帕被她飞快的藏了起来。
  ;;;;她不会让钟砚知道她身体快不行了这件事。
  ;;;;只有顺着剧情死去,她才能回家。
  ;;;;作者有话要说:还有二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tronging、阿吾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a?葳蕤39瓶;让让10瓶;捕梦9瓶;西西宝贝7瓶;懒懒、柠檬、神奇的华言5瓶;陈陈爱宝宝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